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26章 哈?

第326章 哈?

        那学子没跑几步就被后面的人追了上来。

        “让你跑,不是很能跑吗!艹!个狗东西,还敢跑!”

        第一个追上来的一脚将那学子踹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后面几个涌上来一窝蜂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完了,他被人一把从地上提起来。

        为首的那个凶狠的道:“给钱!这个月的保护费交一下,不然我们再动手可就不是揍你了!”

        学子让揍得眼睛乌青,肿的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我已经交过了,我交过了,为什么还要交!”

        “让你交你就交,哪那么多废话!学习好了不起?有本事你去告诉先生啊,看先生管不管你这个好学生!狗日的玩意儿,下次考核你要是敢考得比义哥好,让你再交一次保护费!”

        “你们欺人太甚,考核都是凭本事,我怎么就......”

        “因为我们喜欢凭拳头,碣石县的第一名只能是义哥,谁比义哥考得好,谁就吃拳头!拿出来,保护费!”

        看了片刻,苏落转头朝玉珠道:“把他带过来。”

        玉珠应命上前。

        “呦呵!来了个多管闲事的小娘子?看不出来啊,你朱赫还有红颜知己?”

        玉珠走到跟前的时候,那几个围着学子做歹的立刻阴阳怪气吹口哨和哄笑。

        玉珠面无表情看着他们,“把人给我。”

        “给你?给你干什么?啊?小娘子,你要他干什么?他一个弱鸡,你要他不如和哥哥们玩啊......”

        不等这人污言秽语说完,玉珠手里一颗石子嗖的飞射出去,直接击中在他嘴上。

        那人疼的嗷的一嗓子叫,捂着嘴原地蹦了一下,“艹!给我上!”

        他身后三四个人一窝蜂就往玉珠这边涌。

        他们不过是街头混子,怎么可能经得住玉珠这种杀手级别的人动手,连眨眼功夫不到,四五个人被撂翻在地,哎呦连天。

        为首的一个让揍得疼的满头冷汗,扯嗓子叫嚣,“你是谁?报上名来,我告诉你你完了,敢得罪我们义哥,你知道我们义哥是谁吗!”

        玉珠理都没理他们,将那学子扶了起来,“能走吗?”

        那学子并不认识玉珠,但也知道人家这是救了他,连忙点头,手撑着地站起来,作揖答谢,“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玉珠看他一眼,“谢就不必了,跟我过来吧。”

        苏落直接把人带回县衙。

        “多谢王妃相救。”

        得知苏落身份,朱赫震惊万分,恭恭敬敬立在当地行礼作揖,不敢多看分毫。

        苏落坐在外院的一把椅子上,喝了口茶问道:“叫什么?”

        “学生名叫朱赫,朱砂的朱,显赫的赫,是青阳书院的学子,去年考中童生。”

        苏落打量他一眼,“多大了?”

        “回王妃,今年二十。”

        顿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苏落这话里的意思,犹豫须臾,又补充道:“学生,学生是去年才入的书院开始学习。”

        十九岁才开始上学?

        “之前做什么?”苏落不紧不慢的问。

        朱赫站在那里,低着头,“之前......学生五岁被拐子拐到碣石县,拐子把学生卖给碣石县的一个老混混,老混混名叫爬哥,他,他养了十来个孩子,我们,我们平时就偷鸡摸狗,得来的钱物都给爬哥,爬哥给我们一口饭。”

        提起不光彩的过往,他被揍得尽是乌青的脸上带着涨红的尴尬。

        苏落和玉珠对视一眼。

        朱赫停顿了须臾,继续道:“学生之前逃过,但是都被抓了回来,让打怕了,就不敢再讨了,直到前年,爬哥忽然得罪了个大人物,让弄死了,我们那些人就都自由了。

        我去码头扛了一年的大包,赚了点钱,加,加上之前在爬哥那里那些年,我,我自己也攒了点,就去青阳书院报了名。

        原本,像我这样的人,书院是不收的。”

        说起像我这样的人几个字,朱赫声音有点颤。

        脆弱的自尊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吧。

        “就,就之前在码头做工的时候,我们先生曾经去码头送别故友,先生回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是我发现的,把他背回了家,因为这个,先生破格让我入学,说只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表现不行就退学。”

        然后他入学当年,考中童生。

        算得上是努力勤奋有有那么点天资的了。

        “他们为什么打你?”苏落问。

        可能是总算交代完自己的过往,那些耻辱的不堪的过去终于不被再提起,朱赫明显的松了口气,僵硬的表情都鲜活了几分。

        “他们也是书院的学子,平时和义哥玩的好,义哥私底下在书院定下规矩,所有人考核不能比他考得好。

        我本来是遵守这个规矩的,我不想惹事,只想平平稳稳读书。

        但是这次考核,义哥不知道怎么发挥失常,我交上去的就比他略好一点。

        我考了第一名,义哥考了第二名,他们......就王妃刚刚看到的那样了。”

        “书院没人管?”苏落问。

        朱赫道:“这规矩是义哥私底下定的,谁敢在书院和先生告状,他就能让谁在书院待不下去,义哥的爹爹是书院的院长,没人敢惹他的。

        我这次也是倒霉。”

        “义哥多大?也是童生?那之后考秀才呢?他考不中的话,难道你们也不能考中?”

        “这个不会影响,等到大考的时候,义哥一般都不参加,我们就能正常发挥,就平时在学堂,我们不能比他考得好,义哥今年二十五,也是童生,义哥十岁就中了童生。”

        苏落:......

        做了十五年的童生,平时不许别人比自己好,等到正经大考不参加,然后再周而复始继续在书院做童生,继续混?

        这不有病吗?

        是个神人。

        苏落救他没别的什么目的,只是自己曾经受过那种被围攻的苦,不太看得下去眼。

        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刚出门,就在门口迎面遇上正杵在大门口的朱赫。

        一见苏落出来,朱赫立刻迎上前,“王妃,学,学生昨天回去做了点小点心,那个,您,您尝尝。”

        朱赫满面不好意思,一张脸涨红。

        站在不远处一心惦记媳妇快马加鞭赶回来的箫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