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22章 酒坊

第322章 酒坊

        苏落用帕子帮长公主擦了额头脸颊上的冷汗,接了婢女端来的一杯温水送到长公主唇边。

        长公主也没有另外伸手再接,就这苏落的手,喝了一口,又狠狠喝了一大口,怔忪的目光才渐渐清明起来。

        “梦见以前的一个姐妹。”长公主靠了背后的靠枕,拉着苏落的手,笑的有些虚无,“很要好的一个姐妹,但后来......物是人非了。”

        说着话,她伸手在苏落脸上摸了摸,“这几天功夫,就瘦了一大圈。”

        苏落像是小猫一样脸颊在长公主掌心蹭了蹭。长公主明显不愿意再说旧事,她也就没有多问,只笑道:“瘦了才好让王爷心疼我呀,到时候等王爷来了,看他心疼的哭不。”

        苏落打趣。

        长公主心里发涩,手指摩挲苏落的脸,半晌,叹了口气。

        “好孩子,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干活的都是王聪他们,还有子慕的师傅。”苏落没提苏子慕,免得长公主心里更难受。

        但不是她不提,长公主就不知道。

        “还说不辛苦,子慕才几岁,就要跟着一起上了,你这姐姐做的,真够......”得知苏子慕带着那帮小孩儿也在大雨里奋战一夜的时候,长公主说不清楚自己当时听到这消息那一瞬的心情,“一会儿要去做什么?”

        “弄了个酒坊,想要用方子吊住那些世家,看能不能拖延一下时间,有个小酒坊的东家来了,不知道什么意思,一会儿要见见他。”苏落如实道。

        长公主就道:“世家把控各行各业,这个关头,上门来的多留几分心眼。”

        “知道了,母亲放心,若是有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和母亲商量的,我没来说明我能办好,母亲安心养着,以后很多大事情都等着母亲给拿主意呢。”

        长公主这病,就是因为思虑太多才亏空下来的。

        现在正病着,苏落哪敢让她劳神。

        劝慰着说了几句,因着外面有人等着,苏落没多耽误便离开。

        出来的时候原本想要嘱咐长公主这边伺候的人,以后不要什么事都告诉她,免得她心急,可转念又放弃。

        善意的隐瞒是为了对方好,但现在这个时候,不适合。

        王爷啊。

        你几时才能来。

        看着天边遣倦的云彩被风吹得形状莫测,苏落摁了摁发酸的眼眶,将涌上来的眼泪憋了回去,大步朝外走。

        长公主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的紧。

        乔太医也说,命是保住了,但是她思虑太重这是心病,若是不能及时缓解,怕是......

        苏落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这心病如何缓解,只能等箫誉活生生的站在这里,或者......苏落朝偏院看了一眼。

        那是苏子慕带着他师傅住的院子。

        如果这个师傅是真的萧济源就好了,他的出现,一定能让长公主熬过这一关。

        可.....

        万一不是呢。

        那种希望出现却又破灭的打击,她不确定对长公主而言是不是致命的。

        一路走过去,脑子就跟打着旋似的一直琢磨这个琢磨那个,直到进了会客厅,看到会客厅里的人,苏落有些意外的扬了一下眉毛。

        玉珠回禀说是有酒坊的东家来,她没提男女,苏落下意识的反应应该是个男子。

        但进门看到是个妇人。

        那妇人在苏落踏入会客厅一瞬,立刻从椅子上起来,朝苏落行礼,“王妃好,草民给王妃请安。”

        苏落看着她。

        不知道是因为长公主刚刚的提醒,还是因为这些日子的草木皆兵,苏落目光落在这妇人身上的一瞬,就生出一股不明缘由的狐疑。

        妇人身量和长公主差不多,长得算是好看,眼角带着细碎的皱纹,年纪差不多在四十上下,皮肤很白。

        身上的衣裳是在碣石县县城最常见的粗布衣裤,脚上一双打了补丁的布鞋。

        头上用蓝色的碎花布巾包着头发,只露出圆润的额头。

        行礼的时候,屈膝微福,垂着眼,明明是一个恭恭敬敬的动作,但她就是给人一种气场很大的感觉。

        苏落收了目光,笑着一边向主位走一边道:“听说您想和我这酒坊合作?”

        语落,转身在椅子上坐了。

        那妇人立在原地,直起身来,看着苏瑜,笑道:“草民家里开着酒坊,就是城西的如意酒坊,这酒坊原本生意是很好的,草民家里一直靠这酒坊,过得还算不错。

        但是五年前,草民的夫君出了一点意外,这酒坊就只剩下草民一人经营,就艰难起来。

        如今酒坊已经连续半年入不敷出,草民一直想要将酒坊转出去,可碣石县的酒坊十有八九都是世家的,余下那几家不是的,也都经营状况和草民差不多。

        原本上个月,草民想要直接把店关了的,哪成想王妃会来。

        王妃如今开酒坊,草民那里,算上草民一共有两个酿酒师傅,酿酒的器具什么的,也都一应俱全。

        我不要王妃的酿酒方子,就......我们酒坊,能不能替王妃产酒啊?

        我们也不要分红,王妃给我们一个工钱就好。”

        苏落笑道:“坐下说话。”

        等如意酒坊的东家坐下,苏落问:“既然准备关门了,为什么又要给我们做工,你贴着酒坊的用具,只拿一个工钱,怎么看都不合算吧。

        这都不如你去给别人做绣娘赚得多。”

        酒坊东家苦笑,“不瞒王妃,草民从小学酿酒,这双手,只会酿酒,别的不会,原本关了酒坊,也是想去做浆洗衣服那些,但......草民还是喜欢酿酒。”

        说着,唯恐苏落不答应一样,睁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笃笃的看着苏落。

        “王妃,草民一定竭尽全力酿酒本事,好好干的,王妃现在,不是正需要酿酒的人吗?草民不会像世家那般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的,草民就想好好过日子。”

        她说的诚恳。

        苏落顿了顿,她现在的确是“急需酿酒人才”,毕竟她要“抢工给南国完成酒水订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