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21章 旧人

第321章 旧人

        “果然是无商不奸!这群奸商,没有一个好东西!”

        从酒楼出来,春杏愤愤不平。

        苏落笑道:“目前咱们也是商。”

        “咱们又不是奸商!他们那嘴脸,奴婢瞧的清清楚楚,都是只想占便宜不想出一丁点力的。”春杏咬牙切齿,“满嘴恭维,但实际有用的话,一句没说,和他们谈,还不如和其他的小酒坊谈。”

        玉珠道:“他们又做不了主,能说什么,他们做什么还不是要听世家的安排。”

        话音才落,玉珠忽然回头,眼神锋利的朝后方看去。

        “怎么?”她突然这样,苏落和春杏也顺着她的目光往后看过去。

        但是街头行人来来往往,各干各的,也没看出什么问题。

        玉珠皱眉,看了半天回头,“没什么,可能是奴婢感觉错了,刚刚觉得那里有人。”

        非常时期,自然要格外当心。

        苏落问,“哪?”

        玉珠指了后侧方的一个巷子口,“就那个卖扇子的后面。”

        “过去看看。”苏落抬脚就往那边走。

        箱子里一个人没有,倒是巷子口卖扇子那里,有几个姑娘围着扇子摊挑选。

        春杏上前问那扇子摊主,“大叔,刚刚这巷子口这里站着人吗?”

        虽然苏落来了碣石县有几天了,之前还当众闹了一场,但不是所有人都记得她长什么样,这买扇子的大叔就明显不记得,不过态度挺好,“你们说我这摊儿后面啊,有人,刚刚有个穿红衣服的姑娘在这里站着。”

        “她自己?”春杏问。

        大叔笑道:“这就不知道了,我这阵儿生意好,没注意,能注意到她还是因为她前面头发有一缕红的。”

        也就能问出这些。

        但是这头发有一缕红的姑娘只是凑巧站在这里还是如何,谁也不知道。

        “咱们还去酒坊吗?”春杏有点不踏实,问苏落。

        “去。”

        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会太安生。

        但该做的事情总要一件一件的做。

        既然放出了消息要继续酿酒完成南国的订单,还要招合作方,苏落想要干脆在这里买下一个小酒坊,改成酒厂。

        因为不知道箫誉什么时候能来,来了之后又是什么打算,她干脆做出一个要在此地常驻的样子来吸引那些世家的视线。

        世家只想要利益。

        谁给他们的利益多,他们的心就偏向谁。

        显然,如果能拿到南国更多的酒水单子,这利益绝对是笔大的。

        这就是苏落的筹码。

        正好县城南边有一家小酒坊要出售,据说这酒坊是他家里祖传下来的,但是这几年被世家的酒坊挤得生意做不下去。

        苏落今儿要去把他这酒坊买下来。

        ......

        “宫主,还跟吗?”玉门派宫主身边跟着一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姑娘,眼瞧着苏落上了马车离开,问道。

        宫主额前留着一缕头发,火红的颜色。

        她抱臂靠在树干上,瞧着那马车远离,“不用,她跟前那个玉珠,功夫太强,我们跟的近了容易被发现,跟的远了没有意义。”

        “那我去把玉珠引开?”紫衣姑娘问。

        宫主摇头,“没必要,我又不杀人,引开做什么、”

        她眼睛微眯,嘴角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他现在连记忆都没有了,总该是我的机会了,我不信这次我还得不到,苏落不是要开酒厂么,去弄个快要经营不下去的小酒坊。”

        “是。”紫衣姑娘领命,“可......咱们不杀长公主?这次机会难得。”

        “杀,不过不是现在,我自有安排。”

        ......

        因着酒坊东家诚心出售,那酒坊很快就在苏落手下开始新的运转。

        原本大家还担心辽北大军会过来,结果等了两日一直风平浪静,不光辽北大军没来,连东郊县那边都悄无声息。

        “朝廷难道不抓咱们了?就这么默认咱们在这边这么住下了?”春杏给苏落端了热牛乳,百思不得其解。

        苏落一口喝完。

        以前喝不了一喝就肚子疼的东西,现在倒是喝的香。

        “皇上肯定还是想要抓咱们,只是他说出的话有多大的威力有多少人会听,听了之后又有多大的执行力度,就不一定了,

        驸马爷的名号响当当的摆在那里,咱们王爷又不是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皇上要抓咱们,其实名不顺言不正。”

        春杏唏嘘,“可那是皇上啊,他想要抓谁,还用什么理由?”

        “别的皇上或许不用,但是他用,你还记得南国公主来的那些日子吗?太后皇上对南国公主,连一句重话都不敢放,人家死了一个婢女,让他一个国公夫人去抬棺就去抬棺。”

        春杏撇嘴,“这么说来,这皇帝当得真没趣,除了敢和家里人耍横,还能干什么。”

        这话苏落就没接。

        长公主今儿精神好多了,叫她过去说话,她刚从外面回来,换了家常衣裳便往过走。

        “王妃,有人求见。”

        苏落才进长公主的院子,玉珠便急急从外面追过来。

        “谁?”苏落停在门口问。

        “如意酒坊的东家,说是想要和王妃合作,不求赚大钱,但求酒坊能开下去什么的,现在人就在外面会客厅。”

        如意酒坊?

        苏落搜寻了一下脑子,没找到有关这个酒坊的记忆。

        玉珠道:“一个开在城西的酒坊,一般卖的都是一些穷人常喝的米酒什么的,铺子不大,生意一般,王妃见吗?”

        苏落想了一瞬,“见吧,你让她稍后,我去看看母亲就来。”

        玉珠领命转身离开,苏落穿过大院子进了长公主的屋。

        才进去就听到里面一声惊呼,是长公主的声音。

        苏落赶紧往里屋跑。

        屋里伺候的婢女已经守到长公主身边,长公主苍白着一张脸,披头散发坐在床榻上,大喘着气。

        看样子像是......“母亲做噩梦了?”

        苏落上前,径直走到床榻边坐下,拉住长公主的手。

        她自己也不安。

        怕长公主梦见箫誉,梦见什么不好的事。

        长公主大口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仿佛才回过神一样,抬眼看向苏落,“我梦见以前的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