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15章 艰难

第315章 艰难

        百姓都是好百姓。

        真的是只要有一口吃的饿不死,就不会逆反闹事。

        就是城中的商铺,因为相当一部分都是世家掌控的店铺,这些店铺掌柜的跟着世家做事久了,根本不把苏落这种王妃放在眼里。

        在他们眼里,世家天下第一,天王老子来了都不管用。

        苏落发了降价的通知,好几个店铺拒不执行。

        箫誉的那些随从以及从长公主府带出来的死士暗卫,已经被集中分配去对付梁盛月的那五千兵马,苏落只能用护卫队那些人来收拾那些商户。

        但是商户手里有自己的打手,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完全不把苏落和护卫队当回事。

        “没听说过!这药价又不是我们一家这个价格,莫说是碣石县这样的小县城,就算是京都那种皇城根下的,药价不一样高?凭什么让我们降价!凭什么!我们不降!

        有本事你就抄了我们的店!

        再说了,我们可是听说了,南淮王要造反呢!你们都是乱臣贼子,凭什么管我们!

        要降价,拿出朝廷的文书啊!

        没有文书就想让我们商户降价?没这个道理!”

        “对!没这个道理!你们又不是钦差大臣,凭什么管这些!”

        商户蛮横,寸步不让。

        “咱们不过去帮忙?”巷子口,小竹子看着苏落被几个商户围在中间,那些商户慷慨激昂的怒吼,不由担心。

        苏子慕摇头,“我姐都是大人了,总不能什么都要靠弟弟吧,让她自己解决吧,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忘了师傅的吩咐啦?”

        小竹子:......

        苏子慕说完转头招呼身后张小川等一帮小孩,“快点,师傅等着呢!”

        北城门外。

        苏子慕的师傅带着他们一群小孩儿在城门底下挖坑埋长矛。

        这些长矛全都是从碣石县县衙的仓库搬出来的,好多都生锈了。

        “尖儿朝上,埋的深一点,让它稳固住,等到半夜涨潮的时候,争取别让这些被潮水泡倒!埋得时候小心点,别被划破了,尖儿钝了的就磨一磨,争取埋下去的每一根都是锋利的。”

        “好!”张小川他们兴致高昂干劲十足的答应,

        师傅背抄着手,站在一块高石头上,望着不远处的茫茫大海,过了片刻,回头看这帮小孩儿,“他们要是挡不住那些人,今儿夜里,你们就要跟着一起上,紧张不?”

        昨天夜里,苏子慕和小竹子找他聊过。

        苏子慕开门见山,他要组建一支娃娃军。

        如果这次要打起来,他的娃娃军要跟着一起历练一下。

        他们这些人也训练了好久,当时箫誉找师傅练他们的时候,苏子慕就和箫誉提过,想让小竹子将来参军,这些人就是小竹子的亲兵。

        箫誉特意吩咐过当时的先生,按照战场那一套训练他们。

        尽管年纪小,但现实可不管他们到底是年纪小还是年纪大。

        该历练,就要上。

        “不怕!”张小川笑嘻嘻回头看师傅,“我盼了好久了,现在激动地都直冒汗珠子呢。”

        一个大高个男孩儿也笑道:“咱们这次历练,主要就是射箭,也没有啥危险,就是躲在暗处射他们,多爽啊!”

        苏子慕笑嘻嘻道:“到时候,一箭一个弄他们!”

        小竹子看了苏子慕一眼,抬手将他头上的呆毛捋平,转头朝师傅道:“他们会失败吗?”

        师傅望着前面的茫茫大海,“不好说,毕竟,对方比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他们熟悉地形。”

        他现在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但是不影响他根据现有的情况去做出判断。

        ......

        直到子时将近,苏落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外面回来。

        那些世家的商铺,没有一个善茬,全都不服。

        协商无效,最终只能用拳头说话。

        原以为用护卫队那些人对付世家商铺的那些伙计打手们足够,没想到,那些皇上派来的护卫,月月拿着高俸禄,却连人家伙计的力气大都没有。

        要不是玉珠一手鞭子甩的好,今儿还未必如何呢。

        “累了一天,你快去睡,明儿还不确定什么情况。”一回来,苏落立刻吩咐春杏,“给玉珠放水让她泡泡脚,殿下如何了?”

        春杏一直留在内宅,见她们回来,赶紧迎上去。

        苏落身上倒是没什么,玉珠衣服破了好几处,裸露出来的胳膊上,好几道子血印儿,春杏心疼的不行。

        “殿下情况已经稳定了,虽然还在昏睡,但是乔太医说不碍事。”

        回禀了苏落,春杏朝玉珠道“我给你打水泡脚,你泡着,我给你涂药。”

        玉珠拽住她,“不用麻烦,我就这么歇会儿,今儿夜里什么情形谁也不确定,我也不敢睡。”

        “不行,要睡,必须睡,哪怕只睡一盏茶呢你也给我睡去!”苏落说的严肃,“我跟前,就你一个会功夫的,那些护卫队的人你也见了,关键时候指望不上,你必须保证自己的身体不能垮下,知道吗?”

        苏落也心疼玉珠,也舍不得这样用她。

        但没办法。

        她恨不得自己像个女侠客女将军一样,一身功夫,也能亲自上场,可她不会。

        她只会酿酒,只会卤下水......有个屁用。

        迎上苏落的目光,玉珠顿了顿,点头,“好,奴婢去睡。”

        春杏赶紧把一杯给苏落备好的热牛乳送到了玉珠跟前,让她喝了。

        玉珠和衣而卧,上床躺着,春杏打了一盆热水,把水盆儿放到床榻底下的小角几上,给她洗洗脚。

        她能做的,也就是这些。

        苏落捏着眉心在椅子上坐下,将那张地图放在面前看。

        如果是箫誉,他会如何呢?

        苏落扯自己的头发,想要想出一个好办法,可脑子里空空,什么都没有,疲惫的脸色被烛火映衬的越发明显。

        春杏给玉珠洗完脚,放好玉珠的腿让她睡,一抬头,看到苏落。

        瞧着苏落不过数日就瘦削了的脸颊,心里发酸的难受。

        “王妃也歇会儿吧。”

        春杏话音不且落下,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人未至,声已到。

        “王妃!不好了!他们没有拦住梁盛月的兵马,梁盛月带人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