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14章 分配

第314章 分配

        县令一嗓子喊完,啪的又迎来一鞭子。

        玉珠转转手腕,“和你说过,王妃没问的,别多说,你这是肉厚不怕鞭子抽么?上赶着叫唤?”

        县令快憋屈死了!

        愤怒的瞪着师爷。

        师爷一脸我是好学生的表情,恭恭敬敬跪在那里,等待下一题。

        县令:......艹!

        苏落手指慢悠悠敲着桌面,“东郊县驻兵多少?”

        “五千!”师爷秒答。

        玉珠手里的鞭子秒抽。

        县令嗷的一嗓子就喊了出来,转头泪眼汪汪看着师爷。

        师爷昂首挺胸,看着苏落。

        苏落忍不住笑了一下,又问:“这五千的兵,指挥是谁?什么出身?素日如何训练?”

        “是,是,梁梁......”县令飞快开口。

        但是脑子里一时卡壳,竟然想不起来指挥是谁,急的一脑门子汗。

        旁边师爷看了他一眼,眼神赫赫:那就不要怪我了。

        “指挥叫梁盛月,原本是京卫营的人,当年因为得罪镇宁侯府世子爷陈珩被夺了职位,但被宁国公暗中安排到了东郊县,后来镇宁侯府出事,他就被提拔成东郊县驻军的指挥,对宁国公颇为忠心。

        另外,东郊县县令夫人是徐国公府夫人的娘家外甥女。

        所以一旦他们那边也接到了命令,可能不用我们求援助,他们也会过来。

        至于训练,这五千兵马隶属辽北驻军,辽北驻军训练一向严酷。

        他们虽然被分出来,但是还秉承了辽北驻军的训练习惯。”

        县令难以置信的看着师爷,“你一个师爷,怎么知道的比我还多,你是不是也想买官......”

        啪!

        不且县令声音落下,玉珠一鞭子又抽了过去。

        县令嗷的一声惨叫,声音中断,怨恨的看着师爷。

        “按照你们的传信速度,他们最早什么时候能到?”苏落又问。

        “这个我知道,最早酉时。”县令立刻抢答,答完,鼻孔冲着师爷看过去。

        玉珠转手鞭子就朝师爷抽过去。

        师爷却赶在玉珠鞭子落上前,飞快道:“酉时到不了!”

        玉珠鞭子一顿。

        师爷道:“梁盛月不是鲁莽之人,相反,这个人小心谨慎至极甚至有些过,从来不做冒险之事,长公主殿下带着王妃来北济寺祈福,所带随从浩浩荡荡不说,还有皇家护卫队。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但是这次皇上下令让捉拿长公主殿下和王妃,却不是直接给护卫队下令而是给我们下令,这说明皇上不信任护卫队。

        这一点,我能想到,梁盛月一定也想到了。

        那么,梁盛月必定不会贸然带兵过来,因为他怕长公主殿下这边另有准备。

        酉初将将天色见晚,他必定觉得不够安全,他最早应该是在明日凌晨突袭,并且不会给我们传消息,因为他也不相信我们。”

        县令人都惊呆了。

        愤怒又震惊的看着师爷,“你不是这么和我说的!你说他立功心切,一定会天黑之前就来!”

        啪!

        玉珠一鞭子抽过去。

        县令直接委屈哭了。

        嗷嗷的。

        师爷同情的看了师爷一眼,有心劝慰一句,但是玉珠的鞭子还在那儿呢,只能眼神安抚:我骗你的。

        县令:......你特么的!

        苏落看着这对塑料主仆,“碣石县,谁是世家的人?县城内存粮多少?药材存量多少?可有密道通往城外?”

        县令转头道:“县城里所有的粮店药堂酒坊全部都是世家的,存量就他们店里那些啊,没有密道,我们县城没有密道......”说完,县令有点不踏实的转头看了师爷一眼,“吧?”

        师爷:......

        虽然我也不想否定你,但是,要是让他们查出来我怕不得好死。

        死道友不死贫道!

        “的确县城里所有的粮店药堂酒坊都是世家的,但是有一家布坊不是世家的,具体是谁的不清楚,存量不止他们店里的那些,在城外赵王庄,有一个存粮粮库。

        城中有一条密道,能从城墙下直接通到城北林子里。”

        啪!

        县令又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

        特么的我是县令你是县令!

        师爷:......

        我也不想啊!

        但是平时你什么心都不操,我要是不去管这些,这县衙事物谁来处理!

        该问的差不多都问完,苏落让人将他俩带下去。

        赏罚分明。

        回答好的,不挨打,还有赏,赏赐就是被关在屋里能在屋里获得行走自由并且还有一桌酒菜。

        回答不好的,挨了打,还有罚,罚就是被困在屋里的柱子上,看着回答好的那个吃。

        县令活劈了师爷的心都有了。

        骂骂咧咧退出房间。

        等他们一走,苏落转身进了内室。

        内室坐了八个箫誉的亲随,刚刚师爷和县令的回答他们听的清清楚楚。

        他们当中桌上放着一张本地地图,上面已经落下不少标注。

        “我对这些,一窍不通,如何应对那五千兵马,还要辛苦各位了。”苏落屈膝一福,朝那八人一拜,“我和长公主殿下的性命,全靠各位了。”

        那八人立刻道:“王妃折煞我们,我们追随王爷,理应护卫王妃和殿下安危。”

        为首的一个道:“梁盛月我是知道些的,正如师爷所言,他是个小心谨慎的性子,不过,这也未必是坏事,他虽然小心谨慎,但是本人并无多大谋略,我们未必就被动。”

        另外几人给苏落让出位置,让她站在地图前的主位。

        为首的那个随从指了地图上的一处道:“如果能将他吸引出来,这个位置,十分适合活捉,他五千兵马虽然厉害,素日训练也不差,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要论功夫,他们还是比不上我们的。

        刚刚我们商量了一下。

        将我们的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稍后由我亲自带着,出城前往东郊县,偷袭梁盛月。

        必定是不可能靠偷袭将他击败,但是可以逼他出来,我们想办法将他引到这个位置,和隐蔽在这里的另外一部分人将他活捉。

        这样我们就等于全部出城。

        城里只留下护卫队,王妃就要受累,保证城中的稳定。

        我们这一次出击,如果能成,咱们就暂时安全,如果不成,可能就要反守为攻,这样城里的用粮和药材必须要统一规划安排,这一点,可能会引发百姓的不满。”

        而这一点,正需要苏落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