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08章 算计

第308章 算计

        一个肤色偏黑的随从道:“立刻动身不现实,皇上如果真是给碣石县发了捉拿命令,那么这个命令怕是也下发到了其他各处,我们一旦被围堵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不说被捉,就是被围困,也会被活活围死。

        而且,这边是有驻军的,一旦给驻军时间派兵过来,就咱们的人数,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抵御绝对的力量。”

        “不错。”另外几个随从认同。

        苏落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耽误时间,现在就定下方案,攻占碣石县衙,以碣石县为据点,以守为攻。”

        “可如果消息有误呢?”有人疑惑。

        苏落道:“就算消息有误,王爷日后去了祁北,一样要打回来,碣石县的县衙与咱们并无旧交,并且与朝中南阳侯关系颇近,南阳侯是世家。

        生死一线,我们自己能活就是本事了,没必要这个时候有这个宅心仁厚,再者,我们拿下县衙又不是要杀了他们。”

        “不错!”

        苏落的话立刻得到其他几个随从的迎合。

        “只是京都发来这样的消息,那就意味着王爷在京都暴露了,杨廷和也未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只怕那边......麻烦不小。”

        这话让苏落心里想被针扎了一样。

        她怕的要命,慌的要死,现在却也只能咬紧牙关,学着箫誉素日的从容,扬起下颚,道:“那我们就更要拿下碣石县,作为迎接王爷的据点,而不是让王爷解决了京都的麻烦再千里奔袭直奔祁北。”

        碣石县三面环海,一面靠陆。

        拿下碣石县县衙或许容易,但是守住却未必容易。

        一旦对方从海上进攻,他们怕是难以抵挡。

        “我们拿下碣石县,按照目前我们的兵力和县衙的兵力,其实是毫无悬念的,但是就怕激怒百姓,我们需要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并且快准狠。”皮肤微黑的随从道。

        苏落感觉自己这辈子,脑子就没转的像现在这样快过。

        “如今长公主病着,需要红花,不如我们放出消息,就说长公主殿下病危,急需红花鹿茸一类药材救命,否则熬不过今夜?

        县衙若是收到京都要捉拿我们的消息,必定不会送药,他最合理的做法就是顺水推舟。

        我们可以趁机搜一下某个药铺,碣石县也有世家的药铺,这药铺里必定有上好的红花和鹿茸。

        我们拿这个做切入点,应该能引发百姓的共鸣,然后顺势推翻碣石县县令,如何?”

        苏落的临危不乱其实已经让箫誉的这些随从高看一眼。

        箫誉尊重苏落,他的随从们自然也不会轻视,只是毕竟一个没有经历过风浪的弱女子,在这样的场合下,没有被吓得六神无主已经算不错。

        现在竟然提出了颇为合理的意见。

        意见可行,几人商议一番定出最终方案便开始执行。

        这边苏落商议定,才从禅房出来,迎面遇上灰头土脸的春杏。

        “王妃,奴婢跑遍了全城的药堂,没有一家有像样点的红花的,全都是卖这种碎渣的。”

        春杏拿出一个小纸包,里面包着一些红花的碎渣,最大的可能也就是手指肚那么大的花瓣碎片。

        “这入药的药效能好到哪去呢!”

        春杏要急死了。

        苏落道:“药堂没有,县衙一定有,你去叫玉珠,让她不要忙乎了,随我去县衙。”

        碣石县衙。

        县令一筹莫展焦灼万分的在书房当地来回徘徊,“这可如何是好,如果他们要突然启程离开,我这到底追还是不追。

        我们县衙一共一千多衙役,拿去追他们,那就等于是拿去祭天,有去无回。

        要是眼睁睁放他们走,到时候这罪过论下来,我就是一个渎职。”

        县令要急疯了。

        “皇上也是,要捉拿他们,怎么不派兵来呢,我一个县衙怎么可能抓得住他们!你送出去的信到底靠谱不靠谱?”

        县令对面,站着师爷。

        师爷一抹八字小胡子,挤着一双三角小眼笑道:“大人放心,绝对靠谱,隔壁的东郊县县令的夫人是徐国公府夫人的娘家外甥女,徐国公府落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都是南淮王害的,这是血海深仇,东郊县是有驻兵的,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了,不出意外,天黑之前就能抵达。

        咱们只需要在天黑之前拖延住他们不走就行。

        卑职派人去北济寺那边打探了,只要他们有离开的动静,会立刻回来回禀的,大人放心,这眼瞧着就天黑了。”

        “万一东郊的县令不愿意出兵呢?那位毕竟是长公主,皇上现在说要捉拿,但万一回去了,人家姐弟俩又一团和睦了,到时候谁抓的谁倒霉,他若是有这一层顾虑,怕是就不会来帮忙。”

        “怎么能叫是帮忙呢?陛下能给咱们下令,未必不会给他们下令,卑职瞧着,这次陛下应该就是动了绝对的杀心。

        那长公主带着南淮王妃说是来北济寺祈福,可大人也瞧见了,他们带了多少人,那哪像是祈福的样子,倒像是逃离京都的样子。”

        正说话,外面传来回禀,“大人,南淮王妃来了,要见您。”

        像苏落这种娘家没有根基的,县令不把她放在眼里,摆摆手,“让夫人应承她!”

        随从回禀,“王妃是一路从北济寺哭着出来的,从北济寺连走带跑一路哭着来的咱们县衙,外面不少百姓都围观呢。”

        县令一愣,“围观?围观什么?她哭什么?”

        “说是长公主殿下得了急症,急需红花和鹿茸救命,但是遍县城都买不到像样的红花,长公主可能撑不了一两个时辰了,来和咱们要药呢!”

        县令一脸震惊,“不是说,只是心血不足昏了过去?怎么一会儿工夫就成了急症?可是属实?”

        随从道:“卑职去北济寺悄悄打探了一圈,那边的确是几个随行的太医大夫都忙作一团,话里话外听着,是不大好了的样子。”

        师爷立刻道:“大人,这是咱们的机会啊。”

        “机会?”

        “大人您想,长公主若是在这里病逝,那一时半刻他们肯定不会离开咱们县城,咱们都不用等东郊县的帮忙了,只说北济寺条件不好,把人接进县衙,这人一来了,还不是任由大人辖制!她有再多的护卫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