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07章 选择

第307章 选择

        北济寺。

        按照约定,长公主带人抵达北济寺当天,杨廷和就该带着一千五百的兵马抵达,然后一路同行,直奔祁北。

        可现在她们都在北济寺住了三天。

        苏落整整三天都心神不宁,长公主更心里慌得难受。

        小儿子落那样一个下场,但好歹是活了一条命,大儿子若是有什么闪失,让她怎么活。

        可她不敢在苏落面前表现的失神,更不愿意在那些追随者面前表现的落魄,只能强作坚强,面上还是风轻云淡,心里一颗心快煎熬到萎缩。

        终是没熬住,第三天傍晚,病倒了。

        病势汹汹,高烧不退。

        索性当时出来的时候,乔太医和赵太医暗中跟随,此时更是表明整个队伍都不会再回京,这俩太医也就光明正大的过来给长公主瞧病。

        “如何?”

        北济寺的禅房,苏落不安的问乔太医。

        乔太医面色不大好的道:“积忧成疾,又强行压制,心神不宁又未曾宣泄,病势太急,再加上之前一顿板子伤了根本,脾弱阴虚,心血不足,怕是......”

        苏落手都在抖。

        她不想听那句怕是。

        “可有的治?如何治?只要能治就行,需要什么尽管说。”

        乔太医道:“心病最好的医治,还是心药,长公主殿下应该是因为太过担心王爷,才会如此,只要王爷平安抵达,吃些安神药便可。

        可若王爷迟迟未来,怕是就要用红花吊命。

        现如今药堂的红花分两种,一种是正经红花,准确炮制,药性很强,但是难寻且价高。

        另外一种是红花中的劣品,且炮制手法粗劣,药效难以恭维,但是这种普遍在各大药堂售卖。

        我们出来的时候,带了人参,却未有充足的红花。

        北济寺所处县城颇为荒芜,只怕也难有。”

        都是世家把控药堂药价的结果,箫誉扳倒镇宁侯府之后,是改善了不少药堂,但他的改善,微乎其微,并且才刚刚开始,怎么能和那种盘根错节的去比。

        苏落绷着一口气,面色是肃重的从容,她学着素日里箫誉处理事情的样子,哪怕心里虚的没底,面上也是游刃有余。

        “你只管给殿下瞧病保命,雪莲我供应你!”

        乔太医看了苏落一眼,“王妃莫要太过强求,若是王妃也病倒......”

        他说的是体己的掏心话,只有真正的关心才会说。

        苏落领情,但道:“只劳烦太医多辛苦些,咱们同舟共济总能克服过去的,今儿是母亲病倒了,倘若换成别人,我也不会放弃,只要跟着咱们出来的,都是咱们自己人,争取一个都不能少。”

        苏落这话听得人心里暖,乔太医点头,“王妃放心,下官一定竭尽全力。”

        留了乔太医和赵太医在屋里帮着长公主针灸,苏落带着春杏和玉珠出门。

        “要红花?”春杏自告奋勇,“奴婢现在就去外面药堂买,这么大一个碣石县,总能买到。”

        苏落点头,“带个人和你一起去。”

        “是,奴婢晓得,王妃放心。”

        春杏前脚离开,后脚苏落吩咐玉珠,“王爷迟迟不来,杨廷和也迟迟未到,想必是京都发生了意外,等今儿打探下消息的人回来之后,若是还无消息,我们就不等了。

        碣石县距离京都太近,并非王爷地盘,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咱们无人照应。

        你去安排,明日一早就出发,直奔祁北,母亲病着,她的马车着重布置一下。”

        玉珠点头,领命而去。

        苏落想了一瞬,转头去找北济寺的方丈。

        苏落刚进禅房,方丈正要出来,脸上带了点焦灼,“王妃来的正好,老衲正要过去。”

        苏落一下心提了起来,“大师可是有事?”

        方丈丝毫没有遮掩脸上的急色,道:“今日老衲去县衙领取衙门补贴,听到县衙的县丞大人说,朝廷下发了什么捉拿通知,县丞没有多说,只因着早些年和老衲有过一些机缘,提醒老衲,今夜要警醒些,务必让寺中僧人莫要踏出房门。

        王妃,老衲许是多心,唯恐这捉拿就是冲着你们。

        县令夫人今日可来寻长公主殿下说话?”

        自从长公主带着苏落来北济寺祈福,到达第一天,县令便在自家院中设下接风洗尘宴,隆重而热切的招待他们,一再的要留他们在县衙住下。

        只是长公主以诚心祈福为由拒绝了。

        这几日,县令夫人日日都带着府中女眷前来寺院给长公主请安。

        今日却不曾来。

        苏落忙的焦头烂额,没想到她们那里去,现在被方丈一提,顿时察觉不对。

        平时都来的殷勤,今日人病了反倒是不来?

        这是什么道理!

        必定是出了什么事,让她觉得没有必要来了。

        苏落定了定心神,朝方丈屈膝一福,“多谢大师提点。”

        方丈行了个佛礼,“北济寺当年受萧将军恩惠,理应如此,王妃可有应对之策?”

        苏落道:“大师可知,碣石县县衙衙役配有多少?”

        “按照规制,应该是有一千衙役的。”大师只知道长公主带着人过来祈福,过来借宿,但并不知道他们要去祁北,更不知道京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长公主病倒,苏落只能去找箫誉的随从商量此事。

        从方丈这里离开,苏落将箫誉的几个得力随从全部叫来。

        “如果方丈说的消息属实,县衙接到的通知和咱们有关,那么这个捉拿,必定不是县衙的衙役捉拿,咱们这边有多少人就算县令不知你们,可也知道那些护卫队,他的衙役是无法和护卫队相抗衡的。

        他没有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来拿人,极有可能是手上的兵力不足,在等待增援。

        我们现在有两个方向可以选择。

        一,立刻动身,在他们增援抵达之前离开这里,但这意味着我们会被追赶,并且后面的城池得到消息,可能也会围追堵截我们。

        二,我们先下手为强,趁着他们的增援尚未到,我们先把县衙控制了,但是一个县城的形势太过复杂,我们手里的兵力,也许不足以控制那些随时爆发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