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05章 布局

第305章 布局

        太医院院使哆哆嗦嗦上前,先在内侍总管尸体前用银针挑起一点他吐出的污血。

        银针并未变黑。

        凑近了,闻了闻那污血,中过毒的血,腥臭味很浓。

        内侍总管的牙缝里还带着些点心,用银签子挑出,确实和他嘴角的糕点屑是一致的,就是桌上的那碟马蹄酥。

        太医院院使将那马蹄酥捏成碎末,浅尝一点,慢闻轻嗅。

        “陛下,这马蹄酥里被人下了断枯草。”

        “断枯草?”皇上只觉得这个名字耳熟。

        太医院院使道:“就是南淮王前几日在津南码头中的毒。”

        提起箫誉,皇上怒火又起来,“他被炸伤都是假的,这中毒倒是真的了?”

        太医院院使忙道:“启禀陛下,中毒是真的,当时解毒,正是臣亲自解的,千真万确是中了断枯草。

        此毒是在中毒之后一个时辰后发作,最初症状是浑身绵软酸疼,小腹胀痛,持续约莫一刻钟后毒发。

        身体好的,能坚持两三个时辰,及时服下解药便可解毒。

        身体不好的,随时毒发身亡。”

        皇上想起内侍总管说自己小腹疼,差不多就是一个时辰之前,转头问那小内侍,“小哲子找到了?”

        那小内侍忙道:“回陛下,还未找到,这属实有点奇怪,小哲子平时就在御书房伺候,不敢耽误分毫,哪怕去贡房都要专门打声招呼,唯恐陛下喊人的时候无人答应。

        刚刚奴才出去询问,大家都说,快一两个时辰没见小哲子了,怕是在......”

        不等他话说完,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皇上抬眼朝大门看去,才看过去,一个小内侍便急匆匆从外面进来,脸色煞白,一进门,扑通跪下,“陛下方才吩咐寻找小哲子,奴才几个满宫里找,在槿怡宫后门的浅湖处发现了一具尸体,衣着像是小哲子的,但是脸被毁的不辨真容。”

        皇上只觉得头顶像是压了个千斤顶。

        这一夜,怎么这么多事!

        “尸体已经抬回来了。”

        那小内侍说完,听候皇上吩咐。

        “怎么死的?”皇上默了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

        小内侍道:“发现的时候,人是飘在水上的,已经死了,脚上栓了绳子,那绳子像是另外一端缀了东西,但绳子被末端了。”

        皇上从小在宫里长大,什么样的路子没见过。

        想要灭口又要毁尸灭迹的,有多少人选择在人脚上栓个重物,然后直接沉塘,尸体就那么悄无声息留在水底,若是无人潜入水底或其他意外发生,这尸体就永无见天日的可能了。

        “去看看,是不是小哲子。”

        之前伺候的小内侍和小哲子在一屋睡,是除了内侍总管外,对小哲子最了解,闻言立刻去查验尸体,不过片刻,白着脸回来,“回陛下,是小哲子,不知谁和小哲子有这样大的仇恨,把人杀了不算,还要毁了他的脸。”

        另外一个小内侍道:“奴才们把小哲子捞上来的时候,在小哲子手里发现了这个,小哲子攥的很紧,奴才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取出来。”

        那小内侍将一枚玉佩递上。

        皇上眼皮沉沉一跳。

        他都不用细看,只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皇后的东西。

        这玉佩,是他前不久才赏赐给皇后的。

        内侍总管死了,用手指沾着血在地上写一个槿字,若说这不是指的槿怡宫,那又如何解释小哲子的死。

        死在槿怡宫后面的浅湖不说,手里还攥着皇后的东西。

        小哲子怎么可能有皇后的东西,除非是当时和皇后发生过拉扯。

        皇后到底要做什么!

        皇后是宁国公的女儿,皇后要做的事,必定是宁国公的意思,皇上骤然间心惊胆战,看向桌上那盘马蹄酥。

        冷汗刷的落下。

        他隐约记得,今儿内侍总管是和他说,皇后让人送了一碟马蹄酥。

        当时他正见玉门派的掌门,哪有心思吃这个,随手挥了一下,朝内侍总管吩咐,“分了吧。”

        皇上死死的盯着那盘马蹄酥。

        这就是皇后送来的那盘?

        皇后难道......不是要杀内侍总管,而是要杀他?

        冷汗瞬间如注,皇上一个激灵朝后踉跄半步。

        没有内侍总管在一侧服侍,小内侍又没有那么体贴到位,皇上险些一个踉跄跌倒。

        刑部尚书将内侍总管的眼睛慢慢阖上:你为王爷做的,已经够多了,后面的,就交给我吧。

        刑部尚书深吸一口气,起身,朝皇上道:“陛下,这玉佩看着好生眼熟,臣可以仔细看一眼吗?”

        皇上在惊恐不安中涌出疑惑,“眼熟?”

        刑部尚书点头,“这玉佩,臣应该见过。”

        他从小内侍手中将玉佩接过,仔仔细细瞧看须臾,然后十分笃定的道:“陛下,这玉佩,臣的确是见过,这是皇后娘娘的东西。”

        皇上看向刑部尚书。

        他当然知道这是皇后的玉佩。

        但是刑部尚书一个外臣,他如何知道内宫女眷的东西。

        “你确定?”皇上问。

        刑部尚书道:“臣确定,前几日,臣小侄女进宫陪公主殿下玩,当时回去的时候,身上就挂了这样一枚玉佩,她说是皇后娘娘赏赐的。

        臣心中胆战心惊,唯恐皇后娘娘有心要指婚,便让长嫂特意进宫一趟,将这玉佩还回。

        臣小侄女今年十五,恰好到了婚配的年纪,之前隐约听闻,皇后娘娘有意将她指婚给宁国公府三少爷。

        陛下恕罪,不是臣拿乔或者如何,实在是国公府家大业大必定规矩也大,臣长兄家中就这么一个女儿,并不是太想高嫁。

        所以当时,宁愿得罪皇后娘娘,也将玉佩送回。”

        皇上心头惊涛骇浪。

        这玉佩,是他亲自送给皇后的,皇后却转手将它当做个寻常物件用来赏人了?

        而且皇后想要让刑部尚书的侄女嫁给宁国公府的三少爷?

        皇上之前隐约有过疑惑,刑部尚书是不是和箫誉走的太近......那能被皇后拉拢的,必定和箫誉是无关的。

        这一层想通,皇上却并未觉得松一口气。

        皇后拉拢刑部尚书不成,必定还会再拉拢别人。

        看着地上内侍总管的尸体,皇上头一次生出一种如落冰窟的感觉。

        满朝上下,他还能信谁?

        兜兜转转,目光落向刑部尚书。

        而此时,长公主府的大火烧红了京都的半边天。

        箫誉和平安策马横穿大街,直奔城门。

        身后,是紧追不舍的禁军,面前,城门上,西山大营的兵接到了旨意,前来阻拦,要活捉箫誉。

        箫誉策马疾驰,在猎猎夜风里,“平安啊~”

        “在!”

        平安一人喊出千军万马之势。

        “我们王爷擅长放火,想必各位也听说了,现在,大家不妨看看这城门楼的脚下,是土地还是火油!”

        平安疾驰前行,扯着嗓子朝着城门楼上喊话。

        城门楼上,顿时一阵骚动。

        “想要同生共死,咱们就一起共赴火场,同下地狱,想活着,就给老子开城门,命是自己的,现在值不值得你们卖命,想清楚了!

        愿意跟着我们王爷走的真爷们儿,今儿晚上就一起走!”

        当时和杨廷和说好,杨廷和先去北济寺,但现在突发状况计划临时有变,平安只能给杨廷和递去梯子,能不能接得住......

        不愧是都跟过萧济源的。

        杨廷和在箫誉策马行到城门楼下一瞬,抽刀高喊,“誓死追随萧将军!誓死追随小王爷!”

        他本来就有一千五的自己的精兵,这一声喊,顿时得到一千五百人的回应,刹那间,整个城门楼都躁动起来。

        杨廷和一早安排在底下的人,顺势将城门楼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