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04章 巧了

第304章 巧了

        “什么?活蹦乱跳的?伤了禁军统领还火烧了长公主府?朕真是小看他了,竟然被他骗的团团转,以为他当真受了重伤,险些为了他就当真处置了宁国公!

        可恶!”

        御书房,皇上勃然大怒,甩手将桌上的笔墨纸砚全都抄了下去。

        “可恶,着实可恶!亏得朕顾念血脉亲情,竟然被长公主的鬼话骗了去!狼子野心,他们想要做什么!

        用这种下作的手段逼着朕处置徐国公处置宁国公,让朕和世家成为对立的仇敌,他好渔翁获利吗!

        痴心妄想!

        长公主府的护卫早就被长公主带走,现在的箫誉,就是笼中困兽,务必给朕将他拿下!不能活捉就就地猎杀!”

        皇上一声令下,禁军副统领立刻领命离开。

        等他一走,皇上怒气冲冲,“来人!”

        御书房大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小内侍低头躬身进来,立在门口听候吩咐。

        皇上裹满怒气的脸上顿时带了点疑惑,“怎么是你?总管呢?”

        小内侍立在门口,恭声回禀,“总管肚子不舒服,进了偏殿歇着一直没有出来。”

        皇上倒是记得,之前内侍总管的确是说自己肚子不舒服,心里滚滚怒火带着烦闷,皇上没好气道:“让他过来!”

        能有多不舒服,连伺候都不伺候了!

        真是赏他几分颜色就要开染坊了!

        皇上怒火大,那小内侍也不敢说内侍总管刚刚脸色惨白看上去的确是不舒服的紧,只能转头去传话。

        片刻。

        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偏殿传了出来,皇上眉心一跳,一股不祥的预感直击心头,跟着,一阵踉跄而急促的脚步跌跌撞撞冲着御书房逼近过来。

        “陛,陛下,不好了,总管大人他,他,他没了!”

        小内侍吓得脸色铁青,惊恐的看着皇上。

        皇上瞬间一愣,像是听不懂,豁然起身,“你说什么?”

        “总管大人他没了!”小内侍颤抖道。

        偏殿。

        皇上盯着瘫倒在地,嘴角流着一股已经干涸的黑血的内侍总管,怒火前所未有的达到最高点。

        “给!朕!查!”咬牙切齿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查!谁做的!去把刑部尚书叫进宫,让他给朕查!”

        最后一句,皇上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可喊的再高,躺在地上的老人也醒不来了,再也不会和他说陛下息怒,陛下注意身子,陛下这样陛下那样,这个和他说了半辈子话的人,现在连眼都不睁开了。

        皇上踉跄半步,朝后退了点,“为什么?你......”

        忽然,皇上眼睛微眯,一下看到点古怪之处,皇上立刻上前一步,在内侍总管尸体旁蹲下,“灯!”

        一侧小内侍举了火烛上前。

        皇上劈手直接把火烛抢到自己手里,朝着地上照过去。

        内侍总管手指落地的地方,被手指遮盖了半个字,用血写在地上的半个字。

        皇上将内侍总管的手挪开,将火烛凑近,看清楚了那个字:槿

        槿?

        这是什么意思?

        凶手的名字?

        谁的名字有槿字?

        不且皇上思量,旁边小内侍哆嗦道:“陛下,这是师傅写的字,师傅为什么要把皇后娘娘住的槿怡宫的槿字写在这里啊?”

        皇上顿时眼皮一跳。

        槿怡宫。

        皇后喜爱木槿花,她的寝宫便种了不少木槿花,寝宫的名字也改成槿怡宫。

        内侍总管用血写下的这个字是什么意思......皇上几乎都不用想,脑子里直接就有了答案。

        皇后害死了他!

        是皇后毒杀的他!

        内侍总管这是临死前给他留了讯号!

        皇上起身,转头,一把抓了旁边的小内侍,“今儿皇后见过总管?”

        小内侍吓得身子都软了,“奴才不知道,奴才一直在院子里伺候,总管大人做什么,奴才不知啊,平时都是小哲子跟着总管大人。”

        “去叫小哲子!”

        小内侍领命离开。

        小哲子没找到,刑部尚书倒是和太医院院使一并抵达。

        之前,箫誉的病一直是太医院院使亲自过问,现在箫誉完好无损战斗力十足,皇上怒不可遏,在太医院院使抵达一瞬,皇上抄起手里的火烛就朝太医院院使砸了过去。

        吓得太医院院使赶紧跪下,“臣有罪,臣愚钝,求陛下明示。”

        皇上先朝刑部尚书道:“你查总管是怎么死的,给朕把凶手揪出来!”

        吩咐完,又朝太医院院使道:“愚钝?你愚钝?朕看你不是愚钝,是妄为!朕问你,南淮王的伤,可是你在处理?”

        太医院院使忙道:“启禀陛下,臣只是负责脉案汇总和伤情入档,具体给王爷看病诊脉开药的,是孙太医和乔太医。”

        皇上怒火腾腾,“你就没有亲自上手去看?”

        院使道:“当时王爷被送回长公主府,孙太医和乔太医抵达长公主府的时间更早,再加上当时王爷情况紧急,他们二人开出了治疗方案,臣便没有耽误时间再去确诊,立刻着人安排治疗了,这些,太医院宗卷归档上都记录了。

        陛下,可是治疗方案有误?”

        太医院院使一脸懵逼。

        皇上将信将疑看着他,须臾,吩咐:“去把孙太医和乔太医给朕抓了!”

        太医院院使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又很害怕的表情看着皇上,皇上没理他,转头朝刑部尚书道:“有什么发现?”

        刑部尚书道:“目前指向性比较明确的,就是总管留下这个字,但是这个字指向性太大,名字里有槿字的人太多,怕是核查起来比较费时间。

        另外,总管嘴角带有糕点屑,这糕点屑似乎和桌上的点心是一样的,总管出事之前,按照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他应该是站在桌案处的,应该是站在这里吃了点心,桌上的点心有被动过的痕迹,而且总管的指甲里也有糕点屑。”

        皇上将目光落向糕点。

        刑部尚书道:“臣只能用银簪或者银针一类的来确定糕点上是否含有砒霜一类的毒,这类毒会使银针变黑,但是其他毒药,银针试探不出。

        得是请熟悉毒性毒药的大夫来查看。”

        太医院院使:......这不是巧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