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03章 火神

第303章 火神

        “我师父为什么一直捂着肚子,他肚子怎么了?我师父怎么了?”

        小内侍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他都看不清平安。

        他眼睛坏掉了吗?

        哦。

        不是。

        他哭了。

        是眼泪。

        他明明擦掉了,怎么还有,怎么擦了那么多,还有。

        他眼睛是坏掉了,不然怎么一直往出冒泪。

        小内侍抓了平安的衣袖,十根手指攥的紧紧的扣在衣料里,骨节都是白的,“我要回去找我师父,我师父不会有事,不会,是不是,不会有事。”

        平安看着他,叹了口气,手起掌落,将眼泪珠子断了一样的小内侍一掌劈晕,将他顺手抱在怀里。

        “王爷?”

        箫誉眼睛也是红的,赤红,狠狠的攥了一下拳,“走!”

        别人用命给他换来的消息,他最大的回馈,就是顺利离开。

        却是在转头的时候,鼻根处的酸涩忍不住,眼泪也落下来。

        他现在都记得那年在御花园,他被人推下水,是内侍总管亲自跳下水将他救起来,把他藏在假山里,告诉他等到长公主来了再出来,别人问谁救的不许说真话,只摇头说不知道。

        也记得那年宫宴,他面前一叠桂花酥被内侍总管的徒弟打翻在地,凑巧云霞养的猫嘴馋上前,只吃了一口桂花酥,猫便吐血到底,气绝而亡,而事后,那打翻桂花酥的小内侍被发现失足淹死在池塘里。

        ......

        当年的一幕幕都在脑子里清晰的呈现。

        那么多年了,还那么清晰。

        都是血债,都是人命。

        箫誉咬着唇,身着一身夜行衣,走的飞快。

        他一侧,只跟了一个平安,平安抱着那小内侍。

        其他人早在当初全都跟着长公主和苏落走了,可现在距离箫誉当时盘算的日期,甚至还不到杨廷和带人离开的日子。

        “呦呵,这不是南淮王吗?不是说被黑火药炸的不省人事?这不是活蹦乱跳的么?我看错了?”

        忽然,静谧的夜里一道呵斥厉声而起,还不等箫誉走到马棚,一条长鞭朝着他面前就卷了过来,箫誉闪身一躲,那马鞭在地上抽出啪的一声巨响。

        这若是落在人身上,怕是要被抽个四分五裂。

        禁军统领站在箫誉面前不远处,抄手将一枚信号流弹丢上天。

        流弹直窜上天,发出咻的一声,最终在天空落出一个猩红的火苗。

        “陛下担心王爷府中无人照料,怕王爷病情恶化,特意吩咐下官过来接王爷进宫,真是想不到,王爷竟然自己都能活蹦乱跳了,想必陛下见了王爷,会很开心。

        王爷,别让下官为难,咱们走吧!

        就凭你和平安两个人,想要闯过我禁军数千人,怕是齐人说梦!”

        禁军统领眼底带着细碎而阴毒的笑,他是宁国公的女婿,自然对箫誉充满敌意。

        箫誉不和他废话,他一个流弹上天,一会儿宫里就得了消息,会有更多的人过来。

        皇上只是让他来接他进宫,他手里带的人就不会多。

        “平安呐~”

        箫誉转了一下脖子,晃了晃肩膀,叫了平安一声,脚尖点地,纵身而起,擒贼先擒王,朝着禁军统领便提剑杀了过去。

        平安将那小内侍往马车里一塞,也顾不上这人的死活了,转身就走。

        立刻便有七八个禁军朝平安围过来,平安冷笑着,“爷放火的时候,你们还喝尿呢!”

        忽然一个回身,谁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放得这把火,但是一个回身,十根手指每个指缝间都夹着一簇火苗,是油毡卷成小棍子状,猎猎燃烧。

        平安回身的瞬间,手里的八个油毡火苗就像是八个飞镖暗器一样,被他直接甩了出去,冲着对面围过来的七八个人便劈头盖脸直击过去。

        “咱们长公主府,别的不多,就是火多!”

        跟着平安纵身一飞,一脚踹塌旁边一堵墙,直接从墙里提出一只桶,那桶里装的,满满的全是火油,平安手腕一甩,一桶火油便朝着对面的人泼了过去。

        刚刚的火苗不足为据,不过是个障眼法,大家偏身一躲也就躲开了,躲开之后便直扑平安,可就在手里的刀要碰到平安那一瞬,平安忽然兜头给他们一人浇了一股。

        身后,和禁军统领纠缠撕斗的箫誉回身用剑尖儿挑起地上的一簇火苗,随手一抛,直接落在一人身上。

        那人身上被浇了火油,正要脱掉衣服,火苗一落,顿时轰的一下就燃了起来,他脱衣服都来不及。

        其他人立时就要躲开,可人躲得再快,哪有火烧的快,尤其箫誉和平安诚心就想烧死他们!

        被烈火活烧,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顿时伴着激烈的挣扎动作破喉而出。

        其他人眼见同伴要被活活烧死,头皮发麻间,朝箫誉这边围攻的越发激烈。

        “把人活活烧死,你不怕下地狱吗!”禁军统领甩着长鞭朝箫誉质问。

        箫誉没心思理他,就在禁军统领一鞭子抽过来的同时,箫誉一闪,鞭子直接抽到对面一个落地而放的一个青花瓷大花瓶上。

        啪~

        花瓶裂开。

        花瓶裂开的那一瞬,禁军统领心头忽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可鞭子已经来不及收回、

        箫誉一个口哨吹出去,“平安呐~”

        才把那边七八个人烧成火人,这边平安一个回头,这人啊,火放多了都不需要眼睛,直接凭感觉,这把火就能给他点了。

        禁军统领的鞭子将那花瓶抽裂,里面一花瓶的火油一泄而出,鞭子上自然也沾了火油,他鞭子一甩,火油点子立刻便朝外四溅。

        有刚刚那七八个人做例子,禁军统领身侧其他人立刻闪身躲开,唯恐这火油沾上自己。

        他们分神躲开火油的功夫,给了箫誉机会,一刀一个,刀刀都是冲着咽喉索命而去。

        “平安!”

        眼看禁军统领鞭子已经收回,鞭子上因为沾着火油带了火苗更具杀伤力,箫誉一声喊。

        平安应声,“明白!”

        冲着刚刚塞那小内侍的马车飞身过去,将人从车窗里一把拽出。

        夜空里,两道口哨声同时响起。

        马棚里,两匹早就备好的骏马疾风一样奔出。

        箫誉和平安几乎前后脚飞身上马,朝着外面就奔驰出去。

        禁军统领一共也没带来多少人,现在死伤一半以上,偏偏箫誉和平安在坐上马背的瞬间,平安回头往后扔了个大家伙。

        轰~

        在烈火燃起来的一瞬,众人这才发现,长公主府的地上,那黑泥一样的东西,是火油拌成的泥。

        箫誉早在他们来之前,就把整个长公主府的地上墙上树上窗上,能涂抹的地方,全都涂抹了火油。

        然后再用浓烈的草药味遮盖。

        以至于来的人谁都没有发现。

        现在,诺大的一个长公主府,被烧的烈火冲天。

        而长公主府的人,除了跟着长公主离开的,剩下的早在箫誉收到消息的那一瞬,被平安遣散。

        本就不剩多少,留下的那些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烈火燃烧着过去,箫誉带着平安,直奔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