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02章 画像

第302章 画像

        女子虽然跪在地上,但是面上没有一丁点的敬畏之心,反而带着一股轻蔑的嘲讽。

        “宁国公可是说了,陛下若是不能杀了长公主,活捉苏落,他是不会将这疫病的药方交上来的,陛下难道想让北方都乱起来吗?”

        “你威胁朕?”皇上勃然大怒。

        女子轻笑,“民女不敢,民女不过就是替宁国公传个话罢了,民女是陛下钦点的玉门派掌门人,自然对陛下忠心耿耿。

        民女也是为了陛下的江山着想。

        长公主和南淮王对陛下屡屡不恭不敬这是事实,陛下可不能被亲情迷了眼。

        世家只是敛财,却没有别的心思,世家扶持的,还不都是陛下的皇子们,可南淮王呢?陛下就能保证,他没有别的心思?”

        皇上眼皮重重一跳。

        他一直防着箫誉,就是担心箫誉人大心大,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但世家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世家着实过分,杀了誉儿只会让世家更加肆无忌惮,他们当真以为朕傻?”皇上咬牙切齿。

        女子笑道:“所以啊,让陛下只杀了长公主,活捉苏落,用苏落作为辖制南淮王棋子,这样,南淮王就还是陛下手里那把听话的刀,陛下指哪里他就只能去哪里,还敢不听陛下的?”

        “不过一个女人,他能守多久!”皇上轻嗤。

        女子道:“陛下可莫要低估痴情人的那份情!”

        她这话音里,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怨恨和嫉妒,皇上挑眉,深深看她一眼,但转瞬面上已经恢复平常。

        皇上犹豫了片刻,道:“既然你这么想要让朕杀了长公主,活捉苏落,那这任务,你就领了去吧!”

        女子一怔,满脸这话你都好意思说,“我们玉门派已经为陛下牺牲了二百多人!”

        皇上笑道:“这是朕的命令,你要抗旨?还是说,你只是想让朕杀人却不想出力?未免也把朕想的太蠢笨了些。

        要么,你们自己动手,要么,就这样吧,那毕竟是朕的皇姐,朕自己下不了手。”

        “陛下连冷宫都关过,现在说下不了手?”

        皇上一拂衣袖,“你将宁国公从京都接到江南的时候,可不是奉朕的命令,两面三刀的东西,朕会上你的当?要么,你们自己动手,要么......”

        后半句皇上却说不下去。

        要么什么?

        长公主真的只是去北济寺上香祈福吗?

        如果是,为什么要带那么多的高手护卫?

        只是为了防止路上被人伏击?

        将红发女子打发走,皇上转头吩咐内侍总管,“派人去将南淮王接到宫中养病。”

        内侍总管低头应诺,“奴才有些腹痛,怕是不能亲自去。”

        皇上一摆手,“让你徒弟去,就说朕心疼他府里无人照料,要接他进宫便是。”

        “诺。”

        一声应诺,内侍总管躬身朝外走。

        从御书房出来,立刻招了一个小内侍,“陛下口谕,让接南淮王进宫养病,去禁军点上二十人一同去接王爷。”

        那小内侍领命便走,内侍总管转头摁着肚子进了侧殿。

        他徒弟见他脸色发白,立刻迎上,“师傅,怎么了?”

        内侍总管道:“准备纸笔,快!”

        小内侍不敢耽误,没扶内侍总管,赶紧去准备笔墨纸砚。

        内侍总管额头上带着大颗大颗的汗珠子,他咬牙站在桌旁,提笔,连分毫犹豫都没有,直接落笔作画。

        他徒弟则立在一侧,用扇子飞快的将内侍总管画出来的地方扇干。

        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大,最开始是汗珠子,现在已经变成一股蜿蜒汗水从额头一路流下,没入脖颈,和身上的冷汗融在一起,打湿衣裳。

        但拿着笔的手,始终保持着稳定不晃。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作画完毕,小内侍一面将已经被他扇干的画收起一面听命。

        “听着,你现在就去南淮王府,把这个交给王爷或者平安,记住,只能交给他俩,告诉他,立刻启程离开,陛下已经动了杀心,你送完消息跟着王爷一起走,不要再回来了。”

        听到最后一句,小内侍蓦的抬头,“师傅!”

        内侍总管朝外摆手,“快走!没有时间了!”

        “可师傅你怎么办,大家都知道我是你徒弟,我走了不回,陛下一定会发现什么的,师傅你......你和我一起走!”

        内侍总管往外推他,“不可多言,听命便是,当年你跟着萧将军的时候,也要犟嘴?”

        小内侍声音一顿。

        内侍总管道:“禁军已经去了,你抓紧时间,莫要因为这些耽误了王爷大事,快去!”

        小内侍眼睛都红了、

        狠狠抹了一把眼上蜿蜒下来的泪,发狠一般看了内侍总管一眼,转头就走。

        他前脚刚走,内侍总管摁着肚子砰的跌倒在地。

        将军,老奴只能陪咱们小王爷到这一步了......后面的路,将军在天之灵要保佑他啊。

        小王爷这些年过得太难。

        这次走了,便是海阔天空了。

        嘴角一股黑血涌出,内侍总管缓缓闭眼。

        在皇上传召玉门派掌门进宫的时候,内侍总管就知道,今儿大约是他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了。

        他必须将玉门派掌门的画像给箫誉送出去。

        而这个人,只在御书房露了脸,御书房只有他和皇上。

        只要消息送出去,一旦皇上生疑,必定疑心到他身上,按照这位皇上不念情分的性子,必定对他实施重刑。

        他必定是扛不住重刑。

        但他不想把自己知道的那些都告诉狗皇帝。

        将军,老奴来陪您了,当年您救了老奴一家老小,如今老奴只能报恩到这里了......

        内侍总管闭上眼的瞬间,隐约感觉到侧殿的大门被人撞开了,很多嘈杂的脚步声涌了进来,可他再也睁不开眼。

        ......

        “师傅让奴才跟着王爷一起走,可奴才不放心师傅,奴才还要回去伺候师傅,奴才出来的时候,师傅像是腹痛,一直摁在肚子,一脑门的汗,王爷一路保重!”

        将要送的东西送达,那小内侍抹着泪就走。

        被平安一把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