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99章 记忆

第299章 记忆

        “我怎么见子慕那车里,好像还上了一个大人?”

        马车开拔,都出了城门了,长公主忽然想起一事,问苏落。

        苏落抿唇,是上了一个大人,上的就是苏子慕和小竹子从后山救下来的那个酷似萧济源的师傅,苏子慕执意要带着他。

        但这事儿暂时还不能和长公主说,苏落道:“就是武堂的一个师傅,一群孩子跟着,总要有个大人盯着点,不然只怕半路就得打起来。”

        长公主点头,“还是你想的周到。”

        看着苏落眼底发黑,笑道:“昨儿没睡好?睡吧,这一路且走呢,没事儿,咱们从京都道北济寺,要走十天,前两天肯定是安全的,不会有人动手,这两天能踏踏实实的睡。”

        苏落点头,她确实是困了。

        昨儿箫誉折腾的凶,虽然没往那一步做,但她也差点让拆了骨头。

        没多矫情,苏落裹了被子便倒头睡了。

        长公主这马车宽敞的就像个小卧房,马车走的平稳,苏落没费多少功夫便睡着。

        确实如长公主所言,前两日,太太平平。

        第三日夜里便出事了。

        因着急着赶路,一行人并未在沿途官驿休息,而是选择连夜赶路。

        车队行到滦县青龙山脚下的时候,忽然遭遇伏击。

        黑夜里,茫茫山色根本不辨人不辨树,影影重重。

        苏落从窗帘处受了目光,朝长公主道:“他们动手了。”

        长公主摁住苏落的手,“没事。”

        说是没事,仪容也端庄,但落在苏落手背的手却是没了往常的温热。

        对方为首的骑着马,挡在车队前,“明白告诉你们,这路上老子们埋了黑火药,火引子就在咱们爷们儿自己手里。

        你们想要从这道儿上过,就一个条件,把苏落给爷们儿们留下!

        爷们儿保证,不伤你们其他人一分一毫。

        这买卖你们划算,一个王妃而已,哪个女人嫁给你们王爷,都能做王妃,没了这个,你们新娶一个,还能走一走冲喜的路子说不定你们那半死不活的王爷就活了呢!

        想的明白的,趁早把人放下,想不明白的,就别怪爷们儿们不客气了!”

        玉珠一身火红的骑装,英姿飒爽骑马立在队首,提着缰绳冷嗤,“放你娘的屁!吓唬谁呢,你当老娘吃素的,不知道这青龙山上碎石成堆?

        还黑火药,你放个屁没准儿都能惊动了碎石引发山崩。

        你和我说这里埋了黑火药?

        来啊,老娘不怕死,你炸一个试试,但凡你能发出一点响动,算我玉珠输!”

        说完,玉珠极其挑衅的朝对方吹了一个流氓哨。

        苏落趴在车窗,探着脖子往玉珠那个方向瞧,满眼都是羡慕。

        她简直要羡慕死这样英姿飒爽的姑娘。

        春宝也一脸的羡慕,“奴婢要是也会功夫就好了!”

        长公主失笑,“一个两个都会功夫,谁来给我读话本子,你那本《野蛮王妃的娇弱小王爷》昨儿读到哪了,赶紧的,续上,那王妃把王爷压在身下,然后了?”

        苏落:......

        每日和婆婆一起听这样的故事,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长公主说笑,马车里的气氛也就没有那么凝重。

        春杏深知自己的任务就是哄得两位主子高兴,立刻翻出昨天那本话本子,“只看那将军出身的王妃一个邪魅的笑,眼底带着三分薄凉三分讥诮三分热意,一个翻身,将那病秧子王爷往身底一压,她说:男人,你在玩火......”

        ......

        马车里,春杏读火。

        马车外。

        玉珠一句挑衅激怒对方,不等对方反应,反手将别在腰间的软鞭抽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对方的马头抽了过去。

        对方只当玉珠要对人下手,身子一偏,躲开,却眼睁睁看着玉珠那带着尖钉的鞭子直接朝着胯下劲马抽了过去。

        一鞭子落下,那马疼的顿时嘶鸣扬蹄。

        “既然你们不吃敬酒,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兄弟们,杀!”

        对方一声令下,他身后,黑压压足有二百人全部冲上。

        不算特别宽敞的山路上,顿时杀伐声,撕打声,惨叫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苏子慕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趴在窗子处,手里拿着一只小弹弓,张小川就坐在他一侧,苏子慕一颗圆珠打出去,张小川立刻递上第二颗。

        对面窗子处,小竹子和另外一个小孩儿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马车里,唯一一个成年人震惊的看着这些孩子,“你们都不知道怕吗?”

        张小川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男人,“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你都不知道激动吗?”

        男人:......

        他不激动。

        他只觉得隐隐的头疼。

        尤其是外面兵刃相撞的铿锵声音,像是一声一声撞击在他的神经上,让他脑袋里一跳一跳的疼。

        有一些断裂的残缺的画面,似影若现。

        他仿佛,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但那些画面太过细碎,他什么完整的都记不起来,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痛。

        心里疼,身上疼。

        还有,漫天火光和猩红的血色,大片大片的充斥脑海。。

        随着外面的打斗越来越激烈,血腥味被夜风越来越浓的送进马车,男人遭受不住这份刺激,捂了耳朵,死死的闭着眼,魁梧挺拔的大高个子,蜷缩成一团。

        嗖~

        就在男人缩成一团,全身都在发抖的时候,张小川正要上前看看他安慰一句,忽然一道带着火的利箭劈头盖脸从马车外面飞射进来。

        张小川还没且反应,眼睁睁看着原本缩成一团的男人犹如一阵风,刷的抬手,甚至脸还冲着车座位呢,就一把将那带着火的箭抓住。

        张小川:......

        目瞪口呆看着男人。

        男人手里握着那箭,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几乎完全是凭着本能,豁然起身,一头从马车里钻了出去。

        “师傅,帅哥做事不露脸!”苏子慕弹弓也不玩了,抄起一只面具朝男人扔过去。

        那人左手拿着刚刚一把抓住的箭,右手结果苏子慕扔来的面具,往头上一带的功夫,人已经从旁边死人手里捡了一把剑,飞杀出去。

        张小川难以置信看着男人几乎手起刀落就是一颗人头落地的动作,惊得嘴巴大张。

        “我靠!他也太厉害了吧,刚刚他怎么还吓得发抖?”

        苏子慕没说话,趴在窗子处,一双眼睛透着亮光。

        长公主被春杏的话本子逗得直笑,外面夜风吹得车帘翻飞,长公主忽然脸上笑容一凝、

        她好像看到一个出现在睡梦里无数次的身影。

        是她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