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97章 安排

第297章 安排

        夜深人静。

        整个长公主府弥漫着一股萧杀气息。

        书房。

        箫誉和杨廷和分案而坐,杨廷和脸上带着一股战场将士特有的气势,“王爷考虑好了?”

        箫誉指了面前桌上的地图,“不走就是死路一条,只能走,大家跟着我卧薪尝胆这么多年,过得憋屈,也该咱们搏一搏的时候了。

        现在就是需要确定一下我们要将哪里作为盘踞点,杨将军可有建议?”

        杨廷和道:“萧将军早些年带兵,长年驻扎的地方在祁北,这些年我们一直维系关系的地方,做的最好的也是祁北,要说民心,必定是祁北的民心最向着咱们。

        而且镇宁侯府垮台之后,我们掌控镇宁侯的家财,他家的粮仓多数都在北方,我们往祁北转移了不少存粮和药材,多了不敢说,但是三个月的用度是有的。

        只是祁北地寒,条件着实艰苦。

        王爷府中,长公主殿下先前在宫中遭受杖刑,虽然如今已经好了,但是伤及根本,只怕在苦寒之地要遭罪。

        至于王妃,听说刚刚小产不足一月,路途颠簸伤及身体不说,去了那边,未必适应。

        如果不选祁北,那就只能再往前挪,从居住条件以及咱们这些年的安排来说,最好的是宣府,但是宣府离得京都着实太近,宣府以北的地方我们没有完全掌控的前提下,如果选在这里,就有很大的可能会被人家包抄。

        至于西北,乾州是距离燕国最近的,到时候方便王爷与二少爷联系,但与我们早些年定下的包抄计划完全相悖,等于是完全浪费掉了二少爷那边的资源。

        江南的话,以前我们可以考虑江南,但现在宁国公盘踞江南,世家根基深厚,水太深,我们贸然过去,危险太大。”

        说是分析利弊。

        其实没得选。

        只能去祁北。

        按照箫誉之前的谋划,他至少还要在三年以后才会逐渐反了,他要把所有的路都安排好。

        现如今被宁国公打个措手不及,这种憋屈的愤怒和无法给家人一个安稳的难受充斥着箫誉的胸膛,让他脸色看起来难看,但也带着那种突发事件所导致的飞鹰击空的跃跃欲试,蓬勃而躁动,毕竟骨子里流淌的,是年轻而烈性的血脉。

        “去祁北。”箫誉声音很沉,但很稳,道:“你手里能带走的兵马,有多少?”

        杨廷和道:“一千五。”

        一千五西山大营的兵,算不得精兵,因为西山大营的训练比起正规战场上的那些兵来说,差远了。

        而且,这是京都的兵。

        去了祁北还有一个无法适应当地气候的折损。

        箫誉闷声点头,“那就辛苦杨将军了,明日一早,我会让母亲进宫,祈求陛下恩准,让母亲带着苏落前往北济寺给我上香祈福。

        为了迷惑视线,他们不会走的太快,大概十日后抵达北济寺。

        所以,需要杨将军八日后的夜里,帅兵出发,急速抵达北济寺,与他们汇合,然后直奔祁北。”

        北济寺地处祁北和京都中间位置,颇负盛名,箫誉昏迷不醒,长公主和苏落惦记不宁,前去祈福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世家这边想要除掉箫誉,如果这个时候长公主和苏落离京,只怕世家也会暗中怂恿皇上同意,一旦长公主和苏落离开京都,他们就有机会半路下手。

        “那王爷?”杨廷和不安。

        箫誉道:“我会在你们抵达祁北之后,再出发,不然京都这边会起疑心。”

        “可西山大营一下少了一千五百兵马,到时候怕......”

        箫誉摇头,“不会,在你们出发当天,会传回消息,说母亲和王妃在半路遭遇劫匪,到时候我会提前苏醒,求陛下派兵救援。

        到时候会有圣旨下发,我想办法让皇上点名派你去。

        皇上正因为世家的事焦头烂额,如果我在这个时候去求他,他正好借坡下驴,和我谈条件,拿我去讨好世家,他必定会答应的。”

        别无他法。

        这是最短时间里能想到的最周全的法子了。

        “之后的事,就拜托杨将军了!”箫誉起身,给杨廷和行礼。

        一夜风雨。

        翌日一早。

        长公主红着一双眼进宫。

        御书房。

        皇上只当是长公主要来讨要那酒厂,脸上带着腻烦的愤怒,“皇姐怎么这样不懂事,朕不光是你的皇弟,也是一国之君,南国强大,我们既是和南国签订了酒水订单,就绝对不能有丝毫差池。

        现在誉儿昏迷不醒,他王妃又小产了,这酒水若是不能如期交付,必定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徐国公府一向以酒水生意称著,他府上有最好的酿酒师傅,昨夜去酒厂研究过,已经知道了你们那酒水的酒曲配方,朕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影响这酒水酿造的。

        皇姐还是回去吧!”

        皇上一拂衣袖,说的冠冕堂皇。

        和之前那个愿意和她们一条船,共同对付世家的皇帝,已经判若两人。

        长公主心里发寒。

        脸上带着央求,扑通跪下,“陛下,那酒厂陛下既是让禁军接管,我们也不要那酒厂了。”

        皇上一愣,有些意外的看着长公主。

        长公主哭道:“誉儿昏迷了这么久,始终醒不来,我这心里煎熬的七上八下,听说北济寺祈福很灵,想要求陛下恩典,我想带着誉儿的王妃,前往北济寺给誉儿祈福。”

        皇亲国戚离京,是需要皇上批准的。

        皇上是万万没想到,长公主一大早的来,是为这个。

        但转瞬也反应过来,现在,箫誉像个活死人一样挺尸在府里,怕是长公主早就无心其他。

        “皇姐当真不要那酒厂了?”皇上再确认,之后,又道:“既是如此,那之前和南国定下订单的预付款,是不是也该拿出来?”

        张口闭口,没有问过箫誉安危一句。

        反倒是惦记了预付款?

        堂堂一国之君啊!

        长公主心头,那点本就不多的一母同胞的血脉亲情,彻底消失殆尽。

        哭着摇头,“我现在只想誉儿能活过来,求陛下恩典,准许我们出京,预付款......我一会儿就让人送进宫。”

        “既是如此,那朕派人护送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