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94章 关爱

第294章 关爱

        翌日一早。

        长公主难以置信的看着箫誉,“这么大的事,不告诉我?我以为你多大本事呢!流产,小产,那是和正经生了孩子一样,需要坐月子的。

        昨儿她才没了孩子,今儿就跑出来在院子里站着,这不是糟践身体是什么!

        你脑子让驴踢了?

        她说要出来透透气你就让她出来?

        别说出来透透气,就是她屋里的窗户都不能开,要开窗户换气,那也得先将床榻上的帷幔放下来别让她着了风。”

        舍不得骂儿媳妇,长公主把箫誉拽一旁,指着自己亲儿子的鼻子,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混账玩意儿。”狠狠瞪了箫誉一眼,长公主又道:“我听说,昨儿半夜子慕接了个人回来,谁?”

        苏子慕那师傅的事儿,箫誉一直瞒着长公主没提,就怕人是个假的,让长公主白欢喜一场,又平添愁绪。

        挠了挠后脑勺,箫誉道:“他师傅,昨儿不是担心闹出猩热病么,子慕白日里去见过他师傅,怕病情外溢,我们就把他师傅干脆接回来了。”

        长公主点头,“是这个道理,既是接进府里,又是子慕的师傅,吩咐下去,别怠慢了人家。”

        “这个我还是知道的。”箫誉哼哼。

        长公主抄手给他一巴掌,“落落若是落下什么病根儿,我看你找谁哭去,赶紧去办你的事去,这里有我呢,另外,落落滑胎的事,对外就说是因为你被炸伤,受惊了才滑胎。

        这猩热病,不要承认,天牢那边,看能不能让太医统一口径,就说不是猩热病。”

        长公主的意思箫誉自然明白。

        如果一旦传出猩热病,就算是他们手里有药,也会引发一定程度的恐慌,皇上懦弱,难免不会被民意裹挟。

        如果直接否认了,再把药方子给各地分散下去,到时候有人得病就直接吃药,反而悄无声息的解决了。

        等箫誉一走,长公主掀了帘子进屋。

        昨儿折腾一宿,流产的时候腹痛难耐,等今儿一觉醒来,肚子已经不疼了,疼的是心。

        屋里让苏落憋屈的难受,她才让箫誉扶了她去院子里透口气。

        结果才踏出门槛,长公主就风风火火的赶来了,立刻把她撵了回来。

        苏落有些不安的坐在床榻上,看着长公主进来。

        “吓着了?”长公主笑着走过来,拿起床榻上的一个抱枕拍了拍,靠着床架放好,扶苏落靠过去,“别这么直直的坐着,伤腰,躺一会儿,想坐着靠一会儿。”

        苏落乖乖靠好。

        长公主在床榻边上坐了,拉了她的手,“好孩子,我不是冲你发火,你才这样,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冲你发什么火,别害怕。

        刚刚是语气不好,我那不是着急么。

        誉儿不懂事,不懂得这些坐月子的道理,你这边伺候的,又没有经事的老嬷嬷,小丫鬟们也没有一个懂的,故而你刚刚出去,没一个拦着的。

        你放心,我也不责罚她们。

        但是,咱这个小月子得养好了。

        坐月子苦闷我知道,但怀过孕的身体,都是要伤元气的,咱们得养回来,忍一忍,好不好?”

        长公主温和的哄着苏落。

        苏落想到她昨夜的那个梦。

        那个梦宛若真实的发生过,在梦里,她在镇宁侯府过得不人不鬼,弟弟没了,子慕没了,春杏没了,她想要报仇,就要忍下那些欺凌和苦楚,过得没有一丝丝温暖......可还是失败了。

        梦里,她被箫誉带走,带回了府里。

        梦里没有长公主。

        若是有,长公主也会像现在这样温柔吗?就像是亲生母亲一样。

        苏落眼圈一红,眼泪刷的就往下落。

        长公主只当她是因为孩子没了,伤心的,赶紧哄,“父母子女都是缘分,这孩子懂事,我听说,昨儿一早你要去酒厂,就闹了一早上的反胃恶心。

        可见是这孩子不想让你去酒厂,想要用自己的法子拦下你呢。

        但咱们家事太多,有时候,根本不由人。

        之前你怀了孩子,我和誉儿都欢喜,可不瞒你说,我这心里一直不踏实。

        一来,你年纪着实还小,其实要我说,十七八再生养要安稳很多,年纪小的,太容易出事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誉儿得疯了。

        二来,誉儿要做的那些事,太危险,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这孩子,一定会怀的艰难,我这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虽然这话不该说,听着也刺耳,但我还是想说,没了就没了,权当是这孩子心疼你这个做娘的,知道现在不易,自己走了。

        等咱们日子平稳些,等你身子再好些,他还会再来的。”

        苏落坐直了,一下抱住长公主,呜呜咽咽就哭。

        一半为了她的孩子、

        一半为了长公主待她的这份情。

        “哭吧,哭出来也好,咱们今儿痛痛快快的哭了,哭过了这心情就要爽朗起来,争取把身子养好了,咱们等孩子再回来。”

        长公主轻轻拍着苏落的后背,一下一下的安抚她。

        箫誉也会安抚她,但是箫誉的那份安抚,到底是和长公主的不同,或者说,谁都不可缺。

        苏落现在只觉得自己那颗丧子之痛的心,被箫誉和长公主这满满的爱,填充的严丝合缝。

        春杏站在外屋,抱着玉珠呜呜咽咽,“殿下真好,殿下待我们小姐真好。”

        玉珠眼睛也发红,但没哭,“好了,我知道你是怕没人给你养老,放心吧,以后还会有的。”

        春杏顿时撒手,瞪着玉珠翻了个白眼,“我肯定有的,到时候我家小姐生个十个八个,都能给我养老!”

        玉珠:......

        说句大不敬的,母猪也不是这么用的!

        悲伤在这个屋里并未停留多久,再大的悲伤,都会被最真心的关爱驱赶。

        箫誉要处理这件事的后续,又要装成爆炸重伤患者,着实没有太多时间陪苏落,长公主干脆搬过来,日夜和她在这边作伴。

        趁着这个漫长的休憩,给她讲宫里的人情世故尔虞我诈,给她将世家的纷争矛盾恩恩怨怨,给她讲什么样的场合适合穿什么样的衣服搭配什么样的气场,给她将如何与那些人打太极打机锋如何去套话......

        谁说坐月子苦闷。

        坐月子乐子多的去了。

        书房。

        平安立在桌案前,朝箫誉回禀,“王爷,查出来了,这次的事,与上次在真定县城售卖酒水机器的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