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90章 怀疑

第290章 怀疑

        “子慕少爷,王爷有令,不许您和小竹子出去。”

        守在苏子慕门口的小厮伸手一把拦住苏子慕。

        苏子慕奶呼呼的小脸仰着,朝人家道:“大哥哥,我得去看看我师父,你就让我出去吧,我师父一个人在,我怕他有点什么事没人发现。”

        小厮禁不住苏子慕这撒娇包的央求,但也不会违背平安的指令,“奴才派人去看,你师父在哪?”

        苏子慕摇头,“不行,我就得自己去,不然你去帮我问问平安哥,平安哥肯定答应让我去的,我师父身份很不一般,他可是我的师父。”

        小厮摇头,“平安现在很忙,这样,你先睡,明儿一早我去给你回禀。”

        苏子慕嗷的一嗓子就哭了,往地上一坐,跟一个小泼皮似的,嗷嗷的扯着嗓子往高里哭,“师父啊,我的师父啊,我苦命的师傅啊......”

        旁边小厮:......

        你这哭的就跟你师傅已经怎么着了似的!

        小竹子扶额站在旁边,脚指头要不是藏在鞋里都能清清楚楚被看到正在扣一个三宫六院。

        苏子慕自己哭还不算,哭了两声扯一把小竹子,给人家使眼色:你倒是哭啊。

        转瞬。

        面瘫脸小竹子全身僵硬,嗓子眼里更加僵硬的发出单音节呜,单音节呜,单音节呜......就跟鸡被捏住了嗓子一次只放一个音似的。

        旁边小厮:......

        一个脑袋二十个大,没辙,只能喊人去叫平安。

        平安一宿忙的更狗似的,刚一屁股坐下,还没且坐稳呢,就被回禀,“子慕少爷哭的不行,非要这个时候去找他师傅。”

        平安脑袋嗡嗡的,脑仁都疼。

        揉了揉眉心,“谁哭?子慕?”

        苏子慕那个撒娇包还有哭的嗷嗷的时候?

        摆了一下手,平安道:“让小竹子哄哄,让他赶紧睡。”

        “小竹子也哭呢。”

        平安端起茶盏的手一抖,一脸错愕看向前来回禀的人,“谁哭?小竹子?”

        小竹子长得跟个铁坨似的,这是能哭的玩意儿?

        这盏茶终究是没喝下去。

        平安过去的时候,苏子慕还坐在地上嗷嗷的呢,小竹子就跟被绑架了一样,一个音一个音的往出放哭声。

        一眼看到平安,小竹子就跟受苦受难的老百姓见到了活观音似的,眼睛都带了虔诚的亮光。

        平安皱眉上前,“这是怎么了。”

        苏子慕连滚带爬起来,冲过去就抱住平安的腿,“平安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平安弯腰一把将他抱起来,兜着屁股一托,抱在怀里,“什么事,值得你哭成这样。”

        苏子慕软乎乎的嘴唇贴在平安耳朵旁边,小声道:“我听说,府里闹出了猩热病,我师父好像有方子。”

        平安一扬眉。

        有关府里有猩热病的事,他是下令不许乱传的,哪个碎嘴子竟然告诉了苏子慕!

        另外,苏子慕的师傅,就是那个住在胡同里的男人,他去见过,和驸马爷十分相似。

        他有方子?

        苏子慕错开一点,朝平安重重点头,“你带我去见我师父,反正你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能治这个病,去试试好不好,平安哥,求你了,平安哥~”

        苏子慕又撒娇。

        平安只想了一瞬。

        苏子慕有一句话打动了他,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能治这个病。

        “好。”

        平安一口应下。

        但是现在外面多少双眼睛盯着长公主府呢,宁国公府的人,其他世家的人,皇上的人,就这么直接过去,肯定是不行的。

        派了十几人每隔半刻钟变赶一辆马车离府,平安带着苏子慕和小竹子夹杂在这些马车里,趁着夜色蒙蒙,直奔苏子慕师傅那边。

        深更半夜,他们突然来访,又没敲门,而是翻墙直接进了人家院子里。

        平安功夫好,把小竹子和苏子慕一左一右夹在胳膊底下,纵身一跳,嗖的就进去了。

        就平安这功夫,这几乎没有声音的动静,他们落地一瞬,屋里立刻传来窸窣声,跟着屋里喊出一句话,“谁?”

        带着警惕。

        平安眼神骤然一冷,看向屋里,这警惕性和耳力感知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苏子慕立刻从平安胳膊底下挣脱出来,蹬蹬蹬迈着小腿儿就朝屋里跑,“师傅,是我啊,我,子慕。”

        屋里默了一瞬,转瞬亮起了灯。

        和萧济源极其神似的男人穿着睡觉的里衣,只皮了一件外袍迎了出来,在外屋和苏子慕撞个满身。

        苏子慕眼上哭过的泪痕还在呢,特别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男人顿时急道:“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哭成这样?”

        小竹子和平安紧随其后。

        平安抱拳行礼,“实在抱歉,深夜打扰。”

        苏子慕就没有这么客气,直接抱着男人的腿,晃悠,“师傅,我姐姐得了猩热病,你知道怎么救她吗!”

        那男人眼皮一跳,脸色一下凝重,“猩热病?”

        苏子慕重重点头。

        那男人看向平安。

        “是。”平安声音沉闷,透着一股子无法言说的难受,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我们也可能已经得病了,所以......现在也有传染给您的可能性。”

        男人揉了苏子慕的发顶一把,朝平安道:“不知道子慕和你说过没有,我,我失忆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是......可能真的是机缘巧合,偏偏猩热病我知道有个方子。”

        平安说不上来此时自己是什么心情。

        只觉得鼻子根猛地一酸,眼眶猛地一涩。

        他特么的想哭。

        煎熬了一宿,现在他想冲过去把这人抱起来还特么的原地转上两圈。

        “真的?”一开口,声音都抖。

        男人道:“但是方子不在我这里,我,我只是知道有这样一件事,并且方子上的内容我也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乾州有个药铺,那药铺的掌柜的姓苏,他有猩热病的方子。”

        平安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乾州。

        药铺。

        姓苏!

        这不就是苏落他爹?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男人,平安道:“您失忆了?却记得这个?”

        不是平安怀疑,是实在难以不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