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9章 自责

第289章 自责

        确诊了,就是猩热病。

        平安只觉得嗓子眼像是堵了一团什么东西,更的他浑身的不痛快。

        一把松了大夫,“可能治?”

        大夫摇头,“或许能治,但是......我没有这个方子,以往闹出这样的病,十有八九的解决方式就是......围城。”

        围一座城。

        城里的人不出来,外面的人就传染不上。

        至于里面......

        平安闭了闭眼,嗓子眼的发堵转移到了胸口的发闷,吁出一口气,转头吩咐玉珠。

        “这个院子里的,一个不许出去,也用不着她们伺候,都锁了,就在自己屋呆着,我调两个小厮过来,负责送饭倒恭桶,你和春杏只负责照顾王妃。”

        “好。”玉珠应声。

        平安吩咐那大夫,“天亮之前,我会送太医进来,在那之前,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让王妃活着。”

        大夫嘴皮颤了颤,“王妃有身孕,有些吊命的药太猛的话......”

        平安只觉得鼻子根都是酸的。

        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憋住眼泪,道:“有孕也不过是才怀上,王妃若是有事,孩子难道是能自己把自己生出来?还是弄出来放了保温盒里自己把自己孕育成熟?别问废话!以后又不是不能再有,王妃保命要紧。”

        “要不,您再和王爷商议一下。”大夫不敢贸然同意。

        平安眼神锋利,“不用,我能做决定,不管什么情况,你记住了,任何情况都是一样,保住王妃!”

        可能是平安气势太强,大夫立刻点头。

        这边吩咐完,平安转身离开。

        一出苏落院子,招人吩咐,“阖府上下所有奴仆,全部呆在自己屋里不许出来半步,有违令者,可以立刻击杀!

        安排人手,加强巡逻,安片划分,谁的问题谁负责。

        派人去太医院把院使,乔太医另外和擅长妇科的两位太医全都请来,不来就捆来!

        另外派人去药厂,将徐行带回来。

        酒厂那边,派人看好了。”

        平安一面急速往箫誉的书房赶,一面雷厉风行的吩咐,平时那股子和箫誉一样的浪荡劲儿全没了,此时像个战场上的将军。

        真正的将军。

        “另外,子慕和小竹子那里,看好了。”

        萧杀的气势让跟着他的人也不禁全身肃然。

        等吩咐结束,刚好走到箫誉书房门口,正要进去,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厮,身后还跟着一人,走近了,一眼认出来,是刑部尚书跟前的那个亲随。

        深更半夜这个时候来。

        “进去说!”

        平安一把推开书房的院门,把人一起带进去。

        从平安走,箫誉就立在书房门口等着,等他回来,还等着。

        平安一眼看到他,心里泛酸。

        刑部尚书随从没察觉箫誉和平安的脸色,进门就回禀,“王爷,天牢那边刚刚确诊,包括徐国公在内突然死了的,都是死于猩热病,烈性猩热病,从得病到死亡,全部不超过三个时辰。

        我们大人已经进宫回禀。

        天牢已经戒严。

        死者全部火烧,另外我们大人派人前往宁国公府去捉拿宁国公的长子和幼孙。”

        刑部尚书的随从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

        箫誉只觉得头顶嗡嗡的,连站都站不稳。

        瞬间脸色苍白的像是失去了全部的血色。

        烈性猩热病。

        他再愚钝,也能想到苏落为什么会突然高烧了。

        这个病他就没有药。

        平安看了箫誉一眼,立刻扶了他一把,“已经去请太医了,徐行也在回来的路上,王爷不能倒。”

        不能倒。

        是不能倒。

        他若是倒了,苏落就更没有救了。

        箫誉强行的定住心神,朝刑部尚书的亲随道:“是怀疑宁国公作祟是吗,宁国公本人并无事对吗?”

        那亲随道:“是,宁国公的牢房就在徐国公对面,但徐国公和看守衙役都没命了,宁国公尚且从容镇定,可见......”

        平安接了这话,“可见这病是他放出来的。”

        说着,平安倏地想到什么,转头就朝箫誉道:“若是如此,未必是烈性猩热病,也可能是症状相同的中毒!”

        不管哪种。

        苏落肚子里的孩子是一定保不住了。

        箫誉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万箭穿过。

        他为什么就不能计划的再缜密些,为什么就不能考虑的再全面些,为什么就不能把全部的可能性都想到......若是他再多想一步,苏落或许就不用遭这个罪。

        都怪他。

        都怪他。

        他若是再强大一点就好了!

        心口翻滚的自责心疼和愤怒让箫誉一口血吐了出来。

        平安急的两眼都在迸火星子,“爷!”

        箫誉抹了一下嘴上的血,摆了一下手,朝刑部尚书的亲随道:“如果真的是宁国公安排的,他必定还有后手,劫持他的家人没用,给他灌毒药,要么大家一起死,要么他交出解药。

        另外......”

        苏落若是没了孩子......凭什么!

        箫誉咬牙,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将恶人做到底,“宁国公府凡是怀孕的,都给我带来,有一个算一个!”

        要没有,大家一起没有!

        刑部尚书的亲随饶是也算跟着箫誉做事,知道他素日里心狠手辣,此时也忍不住抖了抖眼皮。

        一般大丈夫行事,不对女人孩子下手的。

        这位爷惹急了,不分男女老少。

        平安点了人,让刑部尚书的亲随带着,一起去宁国公府抓人。

        等人一走,箫誉一脸肃重的立在书房当地,朝平安吩咐,“做好另外一重准备吧,天牢里的那个,可能不是真的宁国公。”

        太后能是假的。

        这个也未必就是真的。

        若不是真的,就棘手了。

        平安头皮都是麻的,“是。”

        偏院。

        苏子慕揪着自己的头发往墙上撞,“我怎么这么没用!”

        小竹子拽不住,只能扯着他,把手垫在他撞墙的位置,“你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不是你没用,是对方太阴毒。”

        “我若能知道的更多一点,姐姐就不会这样!”苏子慕小脸上全是泪。

        恶狠狠的怒意伴着泪珠子。

        小竹子给他抹泪,“若非你,或许酒厂已经炸了,王爷也在码头出事了,谁都想不到会成现在这样,没有你,师傅也......”

        不等小竹子说完,苏子慕忽的眼睛一亮。

        “对,还有师傅!还有师傅!我这就去找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