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8章 中招

第288章 中招

        天牢。

        刑部尚书一过去就被从里面跌跌撞撞奔出来的仵作给撞个满怀。

        “怎么了,慌里慌张,里面又死人了?不应该啊,你一个仵作还怕死人?”刑部尚书一句话问完,忽然眼睛大睁,倒吸冷气,难以置信道:“难道是,诈尸了?”

        仵作:......

        诈你个锤子!

        紧张和害怕都让你沙雕完了!

        后退一步,脸上的慌张也散去不少,甚至颇为冷静的回禀,“大人,验尸发现,死者身上都有红斑。”

        “红斑?”刑部尚书一挑眉梢。

        仵作道:“像是猩热病,烈性的,一般猩热病发病是七天左右,有的烈性的,一天左右,甚至半天左右就能从得病到死亡。”(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我瞎编的)

        涉及到专业知识,仵作越来越冷静。

        “牢里这几个,卑职查验过,全部都是无击打重伤,全身带有红斑,并且询问了其他衙役,死掉的几个衙役之前并无身体不适,所以基本可以判断是极其烈性的猩热病。

        具体如何,还要太医再来确诊。”

        他只是仵作,毕竟不如大夫专业。

        刑部尚书只觉得心跳的砰砰的。

        猩热病是烈性传染病......

        “不对啊,按照猩热病的传染程度,看守宁国公的衙役得病没了,那宁国公呢?和这些衙役接触的其他衙役呢?”

        仵作道:“宁国公完好无损,其他衙役,有几个已经出现高热的,卑职让人单独隔离安排了,天牢这边,怕是要封锁。”

        自然要封锁。

        这可是京都。

        一旦让这烈性传染病传染出去,传进宫里......后果不难想象。

        冷汗瞬间浸透,刑部尚书凭着多年判案的经验,几乎瞬间就将根源锁定在宁国公身上。

        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到底是如何,但不影响下令。

        “天牢这边,全部封锁,开始发热和出红斑的分开隔离,所有人原地待命,不得擅自走动。

        已经死的,迅速火烧,通知家属,发放补贴......多发点,超出部分从我私账走。

        另外,去查,徐国公被关进来之后,都接触过什么,全部都要查清楚!”

        眼睛眯了一瞬,刑部尚书冷笑一声,补充,“把宁国公的嫡长子和幼孙抓了来,关到宁国公对面去!”

        不知道宁国公搞什么鬼,那就让他府上一长一幼陪着!

        亲随犹豫,“国公爷,卑职带人去抓,怕是抓不来。”

        刑部尚书道:“派人先去抓,你同时去长公主府请平安,把这边的情况说一声。”

        今儿的事,怕是到现在才迎来宁国公的真正算盘。

        亲随领命。

        刑部尚书安排完,也转头进宫。

        黢黑的天色笼罩大地,风搅云涌,裹得街头巷尾呜咽低鸣。

        长公主府。

        箫誉正和平安在书房分析今日的事,寻找其中的蹊跷之处,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急切的回禀。

        “殿下,春杏求见!”

        一听是春杏,箫誉立刻放下手中的笔,一面说让她进来,一面自己也朝外走,心头砰砰揣着不好的预感。

        书房大门一开,箫誉已经到了门口。

        春杏一脸急色站在门口,“殿下,王妃忽然发烧,高烧昏迷,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箫誉闻言只觉得头顶像是有什么炸了。

        不然为什么瞬间会觉得耳鸣心慌,后背还有冷汗一层一层的冒。

        他抬脚就往外走,背后却被平安一把拽住。

        “王爷!咱们书房这边是安全的,但是府中其他地方未必没有谁的眼睛盯着呢!卑职去王妃那里看,王爷不能去!”

        箫誉今儿可是九死一生回来的。

        可苏落突然发烧,箫誉怎么可能不去看一眼。

        “爷,卑职去看一样的,暂且忍一下,大局为重,若是被发现......后果难料!爷!”

        平安声音带着嘶哑透着央求。

        今儿晚上说了太多的话,熬了大半夜,一双眼睛赤红。

        箫誉抓着门框的手死死的抠着,默了一瞬,闭了一下眼,泄了气,垮了肩,“你去吧。”

        平安拔脚就往外跑。

        春杏赶紧追上去。

        箫誉望着平安离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冥黑夜色里,牙齿咬着嘴里一点细肉,下颚绷的很紧,“落落,不要有事。”

        他失去了一个又一个亲人。

        失去不起了。

        苏落是王妃,平安是外男,但此刻平安没讲那么多顾及,过去就直接一头冲进苏落的屋里。

        的确如春杏所言,苏落烧的脸颊都是红的,双眼紧闭,不住的在嘀咕着什么,模糊不清。

        府里养的大夫已经赶了过来,不过也只是比平安先抵达一瞬,平安进来的时候,他正把脉。

        平安吞咽一口,嘴里干燥的什么都没有,嗓子眼都是灼疼的。

        走上前。

        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手在抖。

        应该是今儿累着了,应该是今儿累着了,应该是今儿累着了......平安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瞎想,就是累着了。

        他们王爷这辈子过得太苦。

        这好容易生活里有这么一咂摸甜味儿。

        那么冷心冷肺的一个人,如今见谁都忍不住要拿出来他王妃秀一秀,苦惯了的人,有一点甜,都视若全部的珍宝。

        千万不能有事啊。

        平安站在那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大夫的手。

        原本静心切脉的大夫,忽然脸色一变,一个哆嗦从矮板凳上弹站起来。

        平安眼皮一跳,上前一步,一把抓了他,“怎么?”

        玉珠和春杏也急急上前。

        大夫眼底带着剧烈的恐惧,嘴皮颤了两下才说出音,“是,是烈性的猩热病!”

        春杏瞬间捂嘴。

        转头扑向躺在床上的苏落身旁。

        “怎么会是猩热病,好好的,怎么会得这个病!”

        平安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跳,抓着大夫的衣领没松,“你确定?”

        大夫点头,“王妃手腕处有红斑,春杏姑娘可以再检查一下身上,应该也有。”

        平安拽了大夫就往出走,屋里只剩下春杏和玉珠的时候,春杏眼底含着泪去解苏落衣扣,手都是哆嗦的。

        有。

        胸口,脖颈,腿上......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