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7章 暂免

第287章 暂免

        长公主府。

        等到闲杂人等全部退下,装病的箫誉总算可以起身。

        苏落知道箫誉并无大碍,长公主已经让她去睡了,毕竟怀着身子不能太过劳累,今儿白天已经折腾的够呛了,晚上再睡不好就怕出事。

        借着轮流守着箫誉的借口,长公主留下。

        平安立在当地,将当时抓捕宁国公的过程和箫誉回禀。

        “不对!”箫誉皱眉,“这事儿不对!我当初之所以让你务必调遣到西山大营的军,为的就是要包围宁国公府,将宁国公一举抓获,绝不给他逃窜的机会,但宁国公诡计多端,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被你抓了,他那书房,是有密道的!”

        平安一愣。

        “我当时冲过去的时候,他正好开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试图要从密道离开,而且,我可以肯定,他当时所有的死士都出来了,就想要我的命。”

        箫誉摇头,“你忘了另外一件事。”

        长公主拧眉,“玉门派!”

        箫誉道:“这个玉门派,起于皇上的私心终于皇上的私心,但又没有完全结束,到后来,甚至脱离了皇上的掌控,那么,在脱离皇上掌控之后,他听命于谁呢?

        我一直怀疑,这个玉门派到后期被世家控制,起初我怀疑的是镇宁侯府,但是镇宁侯府直到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也没有人来相救。

        也就是当时救过一次陈珩,但也只是点到为止,没有拼命,那次应该是受皇上吩咐。

        后来,玉门派就消失了。

        谁指挥它的,谁操纵它的。”

        平安一脸震惊,“王爷觉得是宁国公?”

        “不确定,但是,宁国公被抓,一定有问题,你现在就走一趟天牢,去确认一下再!”

        “是!”

        平安领命,转头就走,急色匆匆消失在冥冥夜色里,结果才走出去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又急色匆匆回来,和他一同进来的,还有刑部尚书的亲随。

        “王爷,殿下,不好了,出事了!”

        箫誉眼皮很重的跳了一下。

        “徐国公死了!”

        “徐国公死了?徐国公怎么会死了?他在哪死了?”箫誉蹭的从床榻上起来,脸色差的就像真的大病一场。

        刑部尚书亲随道:“在天牢,原本徐国公没有被抓入天牢,但是到夜里的时候,皇上又下旨,说要给王爷一个公道人,任何涉嫌谋害王爷的,都不能放过,就让刑部抓了徐国公,当时王爷这边还有太医们在,我们大人为了避免露出端倪,就没有过来送信。

        就在刚才,我们大人准备去提审宁国公的时候,发现看守宁国公的两个看守死了,宁国公牢房对面,徐国公死了,一同死了的,还有天牢里的另外几名看守和要犯。”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死了!有人夜入了?还是......”

        “没有,都没有,无人夜入,也没有给他们送过任何吃食,另外,那几个看守死的都很平静,没有任何挣扎过的痕迹。

        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尚书大人已经进宫回禀陛下了,着令小的来王爷这边送信,小的不能多待,免得引起怀疑,王爷若是有吩咐,直接让平安送给刑部门口一个叫春儿的小衙役就行,那是尚书大人的人。”

        箫誉赶在他走之前,又问,“死后症状有吗?”

        “还未来得及看,仵作现在正在查验,尚书大人怕耽误事儿,率先进宫,后面有进展,方便传递消息的话,会再有消息传进来,王爷今夜务必要门口放人。”

        “放心,一定会。”

        平安亲自将人送出去。

        屋里,长公主和箫誉双双脸色凝重,猜不透宁国公这一局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以为只要将宁国公抓了,总能掌握一点主动权,箫誉甚至不惜将计就计的伪装被炸,可现在看来......他们怕是要中了对方的计中计。

        “这事儿,明儿一早母亲和落落说一下,咱们有消息不互相瞒着,大家都掌握第一消息,才能避免损失,将伤害降到最低。”

        “这个不用你说。”

        宫中。

        御书房。

        内侍总管正和皇上说这事儿有点不太对劲,忽然外面传来通传。

        “陛下,刑部尚书大人求见!”

        皇上心口咯噔就一跳,一句脏话就在心里翻滚一圈儿:妈的,也不至于就说来就来吧!

        让人喘口气能死?

        朕四十多岁了,这个年纪的人熬夜容易猝死不知道吗!

        重重深吸一口气,“让他进来!”

        早在内侍总管进来之前,皇上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是什么好事儿,哪个正经人回禀正经好事儿深更半夜回禀呢!

        “陛下,不好了,徐国公死了!”

        饶是做好了准备,刑部尚书踉跄进来,一声惊慌回禀,也让皇上倏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

        皇上双手一撑桌案,震愕的盯着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几步上前,抱拳行礼。

        “臣奉旨前往津南爆炸现场查勘,之后又前往津南衙门给津南知府做口供,全部做完之后,回到京都,因为有几件事情臣还有些不明白,于是打算询问徐国公。

        听闻徐国公被关入天牢,臣便前往天牢。

        原想着提审,结果过去一看,不光徐国公死了,看守宁国公的两个衙役,以及天牢另外几个牢犯和衙役也都死了。”

        “宁国公呢?”皇上太阳穴突突的跳。

        “宁国公还活着,他,他......”

        “他如何!吞吐什么!直接说!”皇上啪的拍了桌子。

        刑部尚书道:“宁国公说,他不怕。”

        他不怕。

        不怕什么?

        不怕被抓?不怕徐国公死了?还是不怕什么?

        怒火在皇上五脏六腑游窜,蔓延四肢百骸。

        刑部尚书道:“臣已经让人封锁天牢,让仵作验尸了,具体死因,天亮应该就能出来,届时......臣是等下朝了再来御书房回禀,还是......”

        皇上手撑着桌案,十根手指微微曲起,几乎抓着桌面,骨节明显到嶙峋。

        “明日早朝,暂免。”

        不然,明日早朝,还不知道要有什么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