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4章 自己

第284章 自己

        苏落闭了闭眼,那慌乱不安的心绪总算是落停。

        一个时辰前,她从酒厂回到长公主府,一回来就被通知立刻到长公主那边。

        当时她吓得腿都软了。

        必定是张公主这边得了什么消息,那消息会不会就是箫誉......

        当苏落手软脚软满身冷汗抵达长公主屋里,一进门,迎面看到平安。

        平安完好无损站在那里,见面第一句话便是,“王妃安心,王爷无事。”

        那一刻,苏落只觉得她像是起死回生了一遭。

        倘若箫誉真的出事......苏落无法想象自己是不是能熬得住。

        “原本按照原计划,我们是要去津南码头解决一下码头堤坝屡屡坍塌的问题,但是因着子慕少爷先前央求了王爷,让王爷去一趟张小川家。

        王爷唯恐先去了津南忙起来就把张小川的事忘了,所以我们出发之后,先去的春溪镇。

        爆炸当时,我们刚好在张小川家里。”

        苏落坐在座椅上,一只手被长公主紧紧牵着,婆媳二人相视一眼,眼底都噙着泪。

        是后怕的泪,也是劫后余生的泪。

        若非苏子慕求着箫誉去张小川家,那被炸死的......

        “我们在津南留着探子,很快探子送来消息,说码头那边有人冒充了津南知府守在码头那里等王爷过去,爆炸是突然发生的,爆炸发生之后,探子见到有人鬼祟离开现场,于是暗中跟踪将其抓获。

        那人经不住严刑逼供,招认是宁国公指派他去,等王爷到了码头就将王爷炸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火药会突然爆炸,而且当时被炸死的,全都是他们宁国公府的人,那时候王爷没去,他们自己的人扮成劳工在那边借着务工的名义在检查各处火药。

        没有成功炸死王爷倒是炸死了他们自己人,行动失败,他正要回去领罪。

        王爷干脆将计就计,派人暗中联系了津南知府,放出消息,就说知府和王爷一起被炸死了。

        现在津南县城一片混乱。

        长公主殿下需得进宫一趟,以此逼迫皇上对宁国公下手,另外求皇上派西山大营的兵马去救助。

        西山大营那边卑职已经送去消息,到时候驸马爷旧部下杨廷和会另外带兵一千冲到宁国公府,借口就是要给咱们王爷报仇。

        所以,殿下务必要让皇上亲口说,从西山大营派兵,这样消息才能名正言顺的落到杨廷和那里,他才出兵有名。”

        ......

        这是平安送回来的消息和安排。

        长公主该做的那一份,已经做完了。

        甚至因为徐国公府被苏子慕带着人以牙还牙去炸了,长公主不仅逼得皇上对宁国公下手,还将徐国公收拢到了他们这一边。

        ......

        接下来,就是苏落了。

        箫誉被找到,护送回京。

        长公主还在宫中没有回来,苏落作为箫誉的发妻,理应在接到消息的时候就前往津南。

        之前没动身,是担心宁国公府那边对苏落下手,所以对外宣称受惊昏厥。

        现在宁国公被控制,平安能亲自护送苏落。

        春杏给苏落煎熬了一碗安胎药,一碗汤药喝下,苏落跟着平安出门,玉珠紧随一侧,春杏留守府邸。

        府中一隅。

        小竹子看着苏子慕,“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苏子慕小小的人,笑的发坏,“能做什么,当然是像我姐夫一样,杀人放火啊,把消息散播出去,就说宁国公欲图造反,在津南码头炸了我姐夫。

        等到坊间消息传遍的时候,咱们就像上次抢劫镇宁侯府的铺子一样,先把宁国公府在京都的铺子给他抢了。

        小竹子,咱们师傅以后肯定是要干大事的,咱们要给师傅攒本钱知道不?”

        明知道苏子慕最后一句话就是半真半假,小竹子早就习惯,不戳穿不赞同,只朝他翘着几根呆毛的脑袋呼撸一把,又爱又恨,“就你嘴巴会说。”

        如是说,却也跟着他离开。

        两人手里一人提了一个面具。

        两人在外面的人潮里不过几晃,很快甩开了箫誉安排给他们的暗卫,面具一戴,直接冲进了宁国公府的一家米面粮油铺子。

        ......

        “王爷,王爷......”

        平安护送苏落的马车和西山大营护送箫誉回来的马车打了个照面,苏落几乎连滚带爬(注意肚子)的从自己马车上下来,跌跌撞撞就朝箫誉那边扑了过去。

        “王爷!”

        负责护送箫誉的,是西山大营主将,朝苏落抱了一下拳,“王妃节哀。”

        四个字,苏落单薄的身体像是要被风吹的翻飞一样,摇晃几下,“节哀?你让我节哀?我好好的夫君,早上还说要为国尽忠,现在还不到晚上,我就要节哀?王爷!”

        苏落忽然生出一股大力气,拨开前面的人,只朝箫誉的马车上爬去。

        “王妃!”那将领伸手阻拦,“王爷实在是......王妃还是别看了。”

        苏落哭的声嘶力竭,挣扎着就要上车。

        平安哀切的看着那主将,“将军,王妃和王爷伉俪情深,你就让王妃上车吧,不管怎么说,也让王妃陪一陪王爷。”

        平安红着眼,眼泪就噙在眼底,忍着不哭。

        苏落早就哭的不成样,妆容乱成一片,梳好的发髻也散乱了,她悲痛而哀切,“让我上去吧,我想看看他,让我看看他,求你了。”

        她堂堂南淮王妃,挣扎不过,就要跪地磕头。

        西山大营的主将哪里当得这个,立刻伸手虚扶一把,叹一口气,“听闻王妃有孕在身,不是下官不让王妃看,实在是,王爷的样子太过......怕动了王妃的胎气。”

        苏落凄厉大叫,“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吗!”

        她哭的太惨,那主将也红了眼,偏了头,做了让步,“好吧,让王妃上去。”

        旁边阻拦苏落的两个将士立刻松了苏落。

        “王爷!”

        苏落一上马车,车厢里立刻传出她凄绝的哭喊。

        那声音催肝催肺,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尤其在场的,都是将士,将来哪一日出征,若是马革裹尸,他们的亲人也会这样凄绝的喊他们的名字......

        这能见到尸体还是好的。

        若是见不到呢?

        一辈子的守望,一辈子的绝望。

        他们卖命,到底为什么!

        堂堂王爷都能被魑魅魍魉算计了,被炸了,他们呢?

        那些跟着前去营救的将士,一个个脸上神色悲痛动容,不由想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