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3章 接力

第283章 接力

        宁国公眼皮重重跳了一下。

        平安能回京,那箫誉......到底死了没有?

        “他要做什么?”思虑泛起,宁国公问道:“他强闯国公府?我可是国丈爷,他强闯我的府邸,等同造反,把他拿下!

        能活抓最好,不行杀了也行。”

        且不管平安到底为什么能活着回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宁国公绝不会犹豫手软。

        亲随领命,转身离开。

        宁国公府二门处。

        平安右手提剑,左手提着一道明黄圣旨。

        “陛下有旨,宁国公谋害皇室亲王,其心可诛,罪不可赦,着令立即捉拿查办!你们要抗旨不成?”平安冷眼看着面前阻拦他的宁国公府的护卫。

        那护卫冷笑,“少糊弄人,天底下谁不知道皇上不敢惹世家,现在你拿着一道圣旨就敢说是皇上有旨?我看你是假传圣旨,兄弟们,给我拿下!”

        平安抓着剑柄的手指用力一缩,紧紧攥着剑柄,刀剑无眼,如一道闪电鬼魅,斜刺横劈出去。

        在宁国公府的二门处,刀剑争鸣,厮杀惨烈。

        平安犹如战场上的杀神,脸上身上裹着猩红的血,剑尖滴淌着滚热的血,都是别人的。

        他翻飞纵跳......

        轰!

        就在所有人厮杀正酣畅淋漓的时候,平安一边杀人一边将早就预备好的火油沿着四周一圈倒完,最后一点倒出去之后,锋利的长剑在地上刺啦一划,蹦起的火星子落到火油上。

        那烈火如同一道火蛇,瞬间喷发,火苗直蹿出一人多高。

        平安带来的人,那都是平日里跟着平安和箫誉放火放惯了的,平安那剑尖儿在地上刺啦一磨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平安要做什么了,几乎是在那剑尖儿离地一瞬,正在撕打的人火速撤退。

        对方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瞬间燃起来的烈火给包围了。

        凡是刚刚和平安有过撕打接触的,刚刚身上都或多或少被平安沾上火油,此时大火一起,他们想要冲破这火的包围圈,冲的一瞬间,自己身上就燃了起来。

        尽管依旧有人成功冲了出来,可瞬息的耽误足够平安带着人越过二门,直奔徐国公在的书房。

        “国公爷,不好了,平安在二门处放火,拦住了咱们的护院,现在他带人冲过来了!”宁国公的亲随一步奔进书房,气喘吁吁的道,“国公爷,怕是护院根本拦不住他们,得用暗卫。”

        朝廷明令规定,官员不得私自豢养死士暗卫,违令者,按谋逆论处。

        但这规定归规定,大家还都是照养不误,皇上也知道,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典型的民不举官不究。

        如果护院当真拦不住平安......

        宁国公连想都没想,直接道:“上,都上!”

        “是!”

        亲随得令就往出走,在出了书房的院子,就在外面和冲过来的平安打了个怼脸照面。

        二门那边,火势冲天。

        平安他们身后,冲火圈里冲出来的护院狼狈不堪的追了过来,与宁国公的亲随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平安他们堵在中间。

        那亲随拿起胸前挂着的哨子,一声哨响,原本藏在暗处的暗卫顿时现身。

        “这宁国公府也是你想闯就能闯的?给我拿下!”亲随一声吩咐,所有暗卫全部上手。

        平安等得就是这一刻!

        “宁国公豢养暗卫,意图谋逆,拿下!”

        就在暗卫们冲上来的瞬间,平安高呼一声,一个流弹扔上天。

        不过须臾,一个小厮连滚带爬的奔到书房这边。

        平安带着人和这些死士暗卫生死搏斗。

        那小厮在刀光剑影里,贴着墙根手软脚软的跑进书房里。

        “国公爷,不好了,西山大营的兵马将我们国公府包围了,现在正带人冲进来!”

        府中所有暗卫上手,捉拿一个平安,宁国公原本十拿九稳。

        忽闻此言,宁国公惊得手一抖,手里一盏茶连杯盏带茶水,稀里哗啦砸了一地。

        宁国公震骇起身,“谁?”

        “西山大营的将士,足有一千人马,率兵来的叫杨廷和,以前是萧济源的副将。”

        宁国公眼底瞳仁倏地一颤,咕咚,跌坐回身后椅子上。

        “他,他怎么敢!西山大营只听陛下调遣,平安手上的圣旨,难道是真的?

        皇上怎么敢,他怎么敢对世家下手,快,你现在就带着我的印台从后门离开,一旦我被抓,你立刻控制我们的粮仓粮铺,粮仓押住粮食不许发放,粮铺给我涨价,往死里涨!

        不对,我凭什么留在这里等他抓我!

        我也走!

        走!”

        宁国公拍案决定,起身就朝外走。

        他的亲随紧随其后,书房门一开,不且宁国公一脚踏出这门槛,嗖,一个滴着血的剑尖儿直接指了宁国公的眉心。

        剑的另外一端,平安满脸血污,握着那剑柄,勾着嘴角,带着一个邪佞的笑,活像个变态,拖着长音,“国公爷,去哪啊?”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假传圣旨,还敢勾结军中,这是谋逆!”宁国公让吓得一个哆嗦,朝后退了半步,让开那稍有不慎就会被刺破个血肉模糊的剑尖儿,怒吼平安。

        他后退,平安就吊儿郎当的上前。

        一句废话没有。

        “带走!”

        宁国公掌控宁国公府一辈子,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抓!

        知道被一脚揣进天牢大门的那一瞬,都觉得就特么的离谱!

        “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抓我?抓了我,全国上下,都饿死吧!”

        平安亲自将天牢大牢的牢门给他咣当锁了,钥匙塞进自己兜里,“想喊随便喊,但凡有人搭理你,算我输。”

        说完,平安回头朝后面的看守道:“看好了,别让他畏罪自杀了!”

        “是!”

        一切办妥,平安从天牢离开,直接回了长公主府。

        苏落左立不安的正在花厅等着,听到脚步声,立刻转头看过去,见是平安回来了,“如何?”

        平安抱拳,脸上的血渍尚未洗掉,带着一股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那种活阎罗的气势,但恭敬行礼。

        “王妃放心,宁国公已经被抓入天牢,看守他的,是咱们自己人,再有一个时辰,王爷就会被从废墟里刨出来,后面就看王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