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2章 决定

第282章 决定

        “你可有真凭实据?”

        这些国公爷们,就在皇城根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次又一次的兴风作浪,一次又一次的将皇室的尊严踩在脚底下践踏。

        宁国公,堂堂国丈爷......皇上几乎要气的昏厥过去。

        咬牙切齿的问徐国公。

        徐国公如丧考妣,耷拉了脑袋,泄了气势,摇头,“没有。”

        倏地又抬头,满目急切。

        “陛下,臣虽然没有切实的证据,可臣可以赌天发誓,臣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对没有半句假话,但凡臣有半句假话,臣不得好死。

        臣让宁国公给坑了。”

        长公主冷笑:“若非你对我誉儿心存歹念,又如何会被宁国公坑,说白了,还不是你害我们不成,怕被报复,又想继续加害?怎么?现在加害者哭一哭都能成了受害者?那我誉儿呢?活活一条人命,说炸死就被你们炸死?”

        说完,长公主双目喷火一样看向皇上。

        “陛下若不严惩,还不知道明儿能炸死谁!”

        皇上也想严惩,也想像刚刚要抄家问斩处置徐国公一样处置宁国公,可......宁国公手里,屯了本朝八成的粮食。

        他前脚下令问斩,后脚宁国公就能让这八成的粮食暂停流通,逼急了,没准一把火烧了,到时候......谁来收拾烂摊子。

        可箫誉被活活炸死,如果就这么算了,下一次世家会直接在他头上撒尿拉屎。

        眼见皇上一脸犹疑不说话,长公主凄厉的笑了两声,转头就朝外走,“陛下若是不处置宁国公府给誉儿报仇,我现在就去把酒厂炸了他。

        反正誉儿也没有了,我幺儿早就没有了,驸马更是早就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到时候,南国要酒水,陛下另想办法吧,我长公主府为了陛下牺牲的已经够多了。”

        皇上心头一跳,立刻去拉长公主,“皇姐,你消消气,朕......”

        长公主含着眼泪回头,“消消气?你让我如何消消气?是我儿子被炸死了,不是别的!你知道什么叫我儿子被炸死了吗!死了,你知道什么叫死了吗!”

        “可宁国公他......”

        长公主一把甩开皇上,“皇上有皇上的难处,我不勉强陛下,陛下若是不能替我做主,只当我这次白来了,难道陛下不能替我做主,我儿子死了,我还要感恩戴德?陛下,人都是有底线的,我为了这个朝廷牺牲了那么多,你不能总是要求我这样要求我那样。

        你斗不赢世家,却关我冷宫,你斗不赢世家,却让人劫持苏落,到头来,你依靠的镇宁侯府垮了,你得到了什么?

        不敢对任何一个世家下手,却对自己人一拳比一拳狠。

        陛下,这个自己人,我做不下去了。

        身为你姐姐,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全部的家人都为了你的江山和朝廷死了,我家死绝了!死绝了你知不知道!

        甚至连母后,都被你亲自点头答应,让别人取而代之,让别人披着她的脸,坐在那里雍容华贵的假扮她,那可是你的亲生母后啊。

        这就是你的江山大业?”

        “够了!”老底被长公主这样不留情面的揭穿,皇上恼羞成怒。

        长公主凄凄摇头,转身离开。

        皇上看着长公主的背影,在滔天的愤怒里,脑子里走马观花的闪过一幕幕。

        他年幼的时光。

        驸马的死。

        太后的死。

        ......

        “来人,去把宁国公给朕关入天牢,听候发落!皇姐,留步。”

        就在长公主快要走到御书房门口的时候,皇上忽然像是一个怯懦的孩子终于鼓足了勇气,用尽全部的力量,吼出一句话。

        长公主回头。

        皇上切切看着她,“皇姐,留步,朕......只剩下你了,朕给誉儿报仇。”

        内侍总管拔脚就朝外跑,一边跑,一边喊,“来人,来人,快去把宁国公抓了,抓了!”

        长公主道:“让平安带人去,别人未必敢抓他。”

        “好!”皇上道。

        徐国公立在一旁,战战兢兢。

        之前世家里面,镇宁侯府最大,这镇宁侯府因为得罪南国公主,被几乎一夜之间毁了。

        现在是宁国公府最强。

        皇上若真是要对宁国公府下手......这一波,他该如何站队?

        若是以前,徐国公想都不会想,直接就会和其他世家抱团,一起对抗皇权。

        可现在,他差点被宁国公坑死。

        宁国公给他挖坑的时候,可是一丁点情面不留,没有顾忌他的死活。

        徐国公只挣扎了一瞬,就道:“陛下,臣知道宁国公府部分粮仓的设置点。”

        若说刚刚徐国公将宁国公攀咬出来的时候,长公主是松了口气,那此刻,她心头唯一的担心也一并散去。

        世家抱团的这个口子,总算是撕开了!

        “若你给的消息能顺利帮着陛下处置了宁国公,给誉儿报了仇,本宫可以不追究你在其中对誉儿造成的伤害。”

        徐国公立刻道:“多谢长公主殿下仁德,多谢陛下隆恩,臣这就将臣知道的那些,如数告诉陛下和长公主殿下。”

        ......

        长公主进宫的时候,平安就一直守在宫门外,等到宫里捉拿宁国公的消息一传出来,他立刻带人直奔宁国公府。

        早在长公主当时进宫的时候,宁国公就想到长公主是去进宫做什么。

        可他完全没把长公主当回事,更没放在眼里。

        因为长公主没有证据。

        谁能证明,津南的码头爆炸是他做的呢?

        没有任何证据,皇上绝不可能对他下手。

        宁国公高枕无忧的喝着茶,听着曲儿,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人未到,声已至。

        “国公爷,不好了,平安带着人要强闯国公府!”

        冲进来的,是宁国公的亲随。

        宁国公一愣,以为自己听岔了,“谁?”

        “平安!”

        “平安不是死了?当时不是说,平安跟着箫誉一起在码头?”

        亲随道:“当时传回来的消息的确是如此,说平安和南淮王都被炸死了,可......现在外面的确是平安,没错。

        长公主进宫,他混在了长公主的随从里,咱们的人没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