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78章 爆炸

第278章 爆炸

        春杏回到酒厂的时候,苏落还在看那些样品。

        “恕我直言,味道确实一般,应该是你们酒曲的问题,这个,我爱莫能助,酒曲是各家的机密,不便外人插手的。”

        说着话,看到春杏回来,朝春杏看过去。

        春杏记着答应过苏子慕的事,朝苏落摇摇头。

        苏落收了目光,笑道:“如果你们国公爷愿意,我倒是可以去你们酿酒的酒厂看一下,眼下看这些样品酒水,也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那人心下泛着嘀咕,怎么还没有炸,“有劳王妃了,王妃仁厚,奴才回去一定把王妃的话带给国公爷。”

        将这人送走,苏落问春杏,“什么都没有发现?”

        春杏从未在苏落面前撒过谎,被苏落这么一问,顿时目光闪烁,摇头,“没有发现,我绕着咱们酒厂墙根走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那个,王妃,我有点肚子疼,我先去个茅房。”

        春杏说完拔脚就走。

        苏落扬眉,眼底带着狐疑将她一把扯住。

        “什么都没发现,你这身上的泥是从哪来的?”

        春杏嗓间滑动,“奴,奴婢不小心摔了一跤。”

        苏落瞧着她衣裙上的灰,“摔了一跤,摔了个屁墩儿?然后......”抬起了春杏的手,把她的指甲露在上面,“指甲里还抓了一指甲的泥?这怎么摔得?在哪摔得?什么姿势摔得?怎么爬起来的?自己爬起来的?为什么衣袖上还有手印子?这不是你自己的手印子吧。”

        “王妃!”春杏扑通就跪下了。

        苏落看着她,叹一口气,“你肯定是不会联合外人来害我,但是有些事不要善做主张,尤其你不知道你自己做的主张到底是不是对的,若是添了乱子还要王爷分神处理,这样的想要好心分忧不如不分。”

        春杏是答应过苏子慕的。

        但现在也是的的确确自我暴露了。

        就只能......

        子慕少爷啊,奴婢对不起你。

        春杏麻溜的就把苏子慕给卖了。

        “......然后子慕少爷和小竹子就把那人带走了,子慕少爷说,有暗卫跟着,不会有危险,他们把人带去徐国公府,要用那人准备的那些黑火药弹桶把徐国公府给炸了。”

        春杏不光将苏子慕怎么抓的人说的清清楚楚,连苏子慕后续安排也卖了个干干净净。

        “奴婢这下再也得不到子慕少爷的信任了,他长大了......还会孝顺奴婢吗?”春杏绝望的看着天。

        苏落:......

        合着你答应苏子慕是为了让他以后给你养老吗!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苏落转头朝玉珠道:“派个妥帖的人去和王爷回禀一声。”

        玉珠应命离开,春杏生无可恋的眼珠子转了转,反应过来什么,然后伸手抓了苏落的衣摆,“王妃不拦着子慕少爷?”

        苏落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拦着他做什么,炸去吧,徐国公前脚答应了王爷愿意合作,后脚就搞出这样的把戏,当我们王府好欺负呢?

        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王府不光不好欺负,连五岁的孩子都不好欺负。”

        春杏眼底泛起亮光,“那意思就是,王妃也不会告诉子慕少爷,我出卖了他?”

        苏落哭笑不得,“起来吧,以后他还给你养老。”

        呜~

        春杏都快喜极而泣了。

        果然是,不曾失去,就不会珍惜呢~

        苏落:......

        你个小沙雕。

        说来也怪,苏落早上恶心干呕吐了一早上,来了酒厂和人说酒水的时候都还难受反胃的要命,刚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下消停了,什么恶心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

        “王妃中午想吃什么?我瞧着您早上都没怎么吃,光难受了,现在好像舒服些了?我去吩咐厨房。”

        苏落以前吃不得牛乳,一吃就肚子疼。

        现在不光吃了不肚子疼,还爱吃了。

        “做一个炸牛乳吧,上次小厨房做的香菜小油条怪好吃的,再弄个汤就行,别的你看你和玉珠想吃什么自己添点。”

        苏落说完,春杏乐呵呵的去小厨房吩咐,苏落自己立在原地怔了一下。

        苏子慕吵吵闹闹要来酒厂,结果来了就是在后墙抓了个歹人然后带着歹人又回了京都......这怎么感觉就像是专门来抓人似的?

        而且,武堂的师傅本事再大,苏子慕还不到六岁,这......就能飞檐走壁了?

        还能飞起来给人一脚踹趴下?

        这真是她那个奶呼呼就知道撒娇的弟弟能干得出来的事?

        而且从春杏的描述来看,小竹子完全就是见怪不怪,是不是小竹子也这么大本事?

        不对。

        小竹子平时疼苏子慕那架势,就跟是苏子慕亲爹似的,若是小竹子自己能抓人,根本不会让苏子慕上手,唯恐磕着碰着。

        但今儿是苏子慕飞起来踹人,小竹子跟在后面,那也就是说,两人一起学武,九岁的小竹子还不如她不及六岁的弟弟?

        苏落怎么都觉得离谱。

        离大谱。

        可当姐姐的也不能盼着弟弟不好啊,弟弟优秀,她难道不应该是高兴?

        苏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什么大病,怎么疑神疑鬼的。

        想不通,也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抛之脑后,趁着身体没有不适,去了酿酒的操作间。

        忙碌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京都方向传来。

        轰隆隆~

        这巨大的声音还不且落下,跟着又是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也足够能感觉到的巨响爆发而出。

        苏落正吃小油条,闻声忽然手一哆嗦。

        “刚刚那大声音是不是爆炸?”

        玉珠也听到了,已经撂下筷子起身飞奔到院子里。

        苏落自己吃饭的时候,喜欢让玉珠和春杏和她坐一桌,边吃边聊。

        春杏也搁下筷子,扶了苏落就朝院子走。

        “是不是爆炸?”

        院子里的下人道:“启禀王妃,第一声肯定是爆炸,从京都方向传来的,第二声听得不真切,但这么大动静,应该也是爆炸了,这动静......像是津南那边。”

        苏落只觉得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津南。

        箫誉今儿去了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