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77章 抓了

第277章 抓了

        春杏从酒厂大门离开之后,随便抓了在外面忙碌的一位师傅,问道:“徐师傅,刚刚那人过来,他是自己来的?”

        徐师傅是酒厂这边负责草料的师傅,正将一垛草装到平板独轮车上,闻言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含笑道:“他是自己过来的,说是徐国公让他来的,让王妃瞧一下酒水样品,拉来好些样品,我听王大师傅说,那酒水不咋地,比咱们最差的都比不上,也不知道凭啥卖那么贵。”

        徐师傅吐槽。

        春杏笑道:“他来了就直接进酒厂了?”

        徐师傅点头,“差不多,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咱们的管事出来领了他进来。”

        春杏点了点头,没再多问,帮着徐师傅把另外一垛草放到车上,转身朝左边走过去。

        酒厂占地面积颇大,春杏绕着墙根朝后面走,没走多久就听到一声奶呼呼的怒喝。

        “站住!”

        是苏子慕的声音。

        春杏一个激灵拔脚就朝声音的方向跑。

        才跑没两步,春杏一个趔趄直接大腿一软就一个屁股蛋跌坐在地,双手撑在身后,双目圆睁,惊恐又震撼的看着眼前。

        她前面,原本被她担心的苏子慕正一脚点过旁边的高墙,纵身飞起,小小的身子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朝着前面一个矮瘦的男人的后背心一脚踹了过去。

        砰!

        那男人让踹的直接朝前几步踉跄,没站稳,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跌倒在地。

        跟着不且那男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苏子慕纵身飞到他身侧,稳稳落地,一脚在他后背心用力踹上去。

        噗!

        那男子顿时被踹的一口血喷出来。

        苏子慕俯身一把抽了他裤腰带,动作利索麻溜的将他一双手朝后一拧,把手捆在背后。

        春杏狠狠的吞咽了几口口水,眨了几次眼,又哆哆嗦嗦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根。

        一阵剧烈的疼传过来,春杏一个激灵。

        竟然不是梦!

        苏子慕才多大,不到六岁。

        这就能飞了?

        “春心姐姐,要替我保密哦。”苏子慕把人捆好了,刚刚一身杀气骤然消散,抬眼看向春杏,又是那个奶呼呼会撒娇的小崽子,朝春杏一脸央求,带着腻乎乎的撒娇,声音软软糯糯。

        谁能遭的住这种小崽子撒娇。

        春杏根本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呢,就点了点头。

        小竹子从后面过来,看了一眼被苏子慕摁在地上的男人,上前将春杏扶起来,“春杏姐没事吧?”

        春杏被小竹子搀扶起来,人还懵懵怔怔的,“没,我没事,就是,字幕啊,你,你怎么还会飞了。”

        苏子慕笑道:“当然是学堂先生教的啊,不然我和小竹子天天去武堂做什么,不过春杏姐姐不能告诉别人啊,否则别人知道我和小竹子会功夫,说不定嫉妒我俩小小年纪就这么优秀,要刺杀我们。”

        春杏认真点头,“放心,我肯定不说。”

        想到之前的保证,又补充道:“也不告诉王妃。”

        “春杏姐姐真好,我最喜欢春杏姐姐。”小崽子嘴巴一向甜,可会哄人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春杏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苏子慕道:“我和小竹子来这边玩,就发现这人在咱们后墙那头鬼鬼祟祟的,我俩悄摸上前,就见他在墙根埋这个东西呢。”

        苏子慕说完,小竹子从怀里取出两个黑乎乎的竹筒,春杏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能闻到很浓的硫磺味,疑惑道:“黑火药?”

        “对!”苏子慕义愤填膺,“他肯定是想要炸了咱们酒厂,黑心肝的。”

        说着,苏子慕朝地上的人狠狠踹了一脚,“谁让你来的?”

        不等那人开口,春杏低头看他,忽然一怔,“这是徐国公府二门管马车的管事,我记得他,之前在镇宁侯府的时候,我见他和镇宁侯府的管事一起吃过酒。

        好啊,徐国公府真是好样的。

        派个管事去拖住我们家王妃,给她看什么样品,结果转头又派个人来这里想要炸死我们家王妃?

        真够歹毒的,现在就带他去见王妃。”

        苏子慕拦住,“我姐姐怀着身子呢,总给小宝宝看这些打打杀杀的不好,既然知道他是徐国公府的人,那不如这样......”

        苏子慕笑嘻嘻招呼春杏弯腰,然后他趴在春杏耳边低低说了两句,春杏噗的笑出声来。

        “你可真是个小人精,就听你的。”

        又黑又矮的徐国公府管事,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抓。

        他在附近草丛里爬了一个多时辰,明明眼睁睁看着这附近一个人没有了,才从草丛里出来。

        一共就十个黑火药弹桶。

        他眨眼功夫全给扔到这酒厂的后墙根就万事大吉。

        根本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不会怀疑他,他就借口撒尿或者路过就行,那黑火药弹桶的坑,他昨天晚上就挖好了,只要放进去,再把旁边的草扒拉一下。

        这是天衣无缝的计划,他脑子里早就模拟了上千遍。

        后墙根的位置存放着酒厂里正在酿制的酒水,他都打听好了,就是给南国的那批酒水。

        只要一炸,任务完成。

        怎么也没想到,他才扔到第五个黑火药弹桶的时候,会突然出现俩小孩。

        这俩小孩一来,连问都不问他是干什么的,他提前准备的那些精妙的借口,一个都没说呢,这俩孩子就开始对他动手。

        眼看情况不对,他转脚就跑。

        他也是会些功夫的,尽管知道这个苏子慕正在武堂学功夫,可一个五岁的崽子,能学个屁!

        他压根没当回事。

        拔脚就朝那边林子跑,进了林子就安全了,火引子就在林子口上,到时候就算是这俩崽子去喊人,他把火引子一点,那边黑火药弹桶立刻就炸了。

        谁都没功夫抓他。

        这么好的计划......被抓的男子椎心顿足。

        谁能想到,这五岁的崽子不光跑得快,还会飞,轻功好的比徐国公府养的那些打手不知道强多少倍。

        而且......

        这帮人抓了他,连审讯都不审讯,就直接判定了他的身份,现在人家连后续安排都商量出来了?

        那他算什么?

        工具人?

        话是失败无价值的那种?

        连审讯都不配被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