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75章 要脸

第275章 要脸

        徐国公坐在桌案后,眼底透着阴毒的冷色。

        “不如何,就是希望宁国公能帮我渡过这次难关。”

        宁国公两手背后,拇指搓着食指的指腹,看着徐国公,片刻,一笑,“咱们都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你有难,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这样,箫誉再大的本事,他就算是把控了漕运旱运,那要把酿酒用的粮食送到各个地方,也需要时间是不是?

        而且征调粮食酿酒,这成本本来就大,所以他的酿酒,只能是从当地购买粮食,如今天下粮仓都在咱们世家手中。

        箫誉手里有的,也就是镇宁侯府以前的那些,咱们只要将这部分粮食给他烧了,他手里没有酿酒的原料了,而咱们手里的原料一样不卖给他,他还酿酒?别说和你抢夺酒价,他连南国的订单都未必能保证。

        到时候惹怒了南国,陛下惧怕南国,必定拿他祭天。”

        徐国公没好气道:“那三具尸体就在我家门口放着呢!合着不是在你家门口你不着急,等着你把他粮仓全烧了,快也得十来天!”

        十来天......足够箫誉给他换一轮爹了。

        “十来天又如何,那尸体摆在那里,除了影响你府里的人进进出出,又没有别的影响,皇上若要处置你,早就处置了,皇上现在这样,明摆着就是任由箫誉和咱们斗,皇上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你怕什么!”

        我怕换爹!

        这话徐国公没法说,只能摆手,“不行,这个太慢了,我得有个一两天就见效让箫誉知难而退的法子!”

        “那没有!”宁国公皱眉,一脸徐国公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的表情,“怎么可能有那种立竿见影的,我看你就是刁难我。”

        “我若是刁难你,刚刚箫誉在,我就把你招出去了,让他也分一具尸体停放到你家门口去!”

        “你!”宁国公一甩衣袖,一脸愤怒。

        但转而想到,箫誉的确是做得出来这种缺德事。

        不说别的,门口停上一具尸体,这出来进去的也够膈应人的。

        重重叹一口气,宁国公道:“立竿见影的话,只能一种法子,就是把南淮王妃那酒厂给他炸了,为了给南国酿酒,他们酒厂里囤积了不少粮食,一旦炸了,必定影响南国的订单。

        我们再想办法和南国那边通一下气,让南国的人催促着点箫誉,如此一来,他只为南国的订单就足够发愁,也就没有别的心思来管你这里了。”

        徐国公想了想,“假的萧济源的事,是我处理的,那炸酒厂的事,就由你们宁国公府来安排。”

        “可你也没有把假萧济源安排好啊!”宁国公不愿被拉下水。

        他只做个出谋划策的行,但若是实际动手,他怎么可能亲自动手。

        现如今皇后已经被皇上夺了六宫统领的大权,若是他再闹出点什么,皇上更只会对皇后下手。

        只要皇后还是皇后,他就是国舅,和哪个太子登基并无关系。

        他疯了才会直接动手。

        只是徐国公如今让箫誉逼得就跟疯狗似的,他若是不应承下来,徐国公难免不把箫誉这条疯狗招到他面前来狂吠。

        心思转过,宁国公叹一口气,“不过,看在咱们这么多年老交情的份上,这次我替你出手,你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保证明儿就把箫誉那酒厂给他炸了,让他再无心思找你半分麻烦。”

        徐国公立刻两眼放着狰狞的光,道:“最好连他那个王妃一起炸死!”

        没有苏落,谁还能来给箫誉酿酒。

        那南国的订单完成不了,就会成为箫誉的催命符!

        从徐国公府一出来,宁国公的亲随看了一眼门口那三具长了蛆的尸体,朝宁国公担忧道:“南淮王如今和顾瑶勾结,顾瑶身后可是顾大将军,南淮王就像是一条疯狗,逮着谁咬谁,国公爷干嘛非要参合到徐国公这件事里。

        就算是徐国公攀咬咱们,他又没有证据,何苦要帮他。”

        宁国公冷笑,“帮他?我疯了要去帮他,之前你不是一直在打点徐国公府一位管事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拿了我们那么多好处,是到他出力的时候了。

        今儿你见他一面,让他明儿想办法把那酒厂给我炸了!”

        亲随一听这话,顿时松一口气,“还是国公爷有办法,这样一来,事成了,徐国公领咱们的情,事败了,追踪索迹,也只能查到徐国公府。”

        ......

        “今儿还要去酒厂?”

        苏落前一阵子始终太太平平一点反应没有,今儿不知道是日子到了还是吃坏了什么,从早上起来就一直吐。

        也吐不出什么实质的东西,但就是恶心干呕的难受,一趟一趟的跑盥洗室。

        箫誉心疼的恨不能替代她,偏偏怀孕这种事,再心疼也替代不了。

        若是有那种女子怀孕,丈夫能替她吃这十月之苦的蛊虫就好了,他一定埋上一条在身上,替苏落遭受这份罪。

        可惜都是白日做梦。

        哪有这好东西呢。

        替苏落轻轻拍着后背,等她直起身来,箫誉拿着帕子替她擦嘴角。

        苏落避了一下,“怪脏的,我自己擦。”

        箫誉做人不能持续一瞬间,前一瞬还是个人,下一瞬就是个狗,“这有什么脏的,这再脏,能比的上之前你弄到嘴里的那些脏?”

        苏落瞬间脸颊滚热,抬手在箫誉身上锤了一拳。

        “大早起的,青天白日的,怎么什么都说。”

        要点脸吧!

        箫誉在苏落嘴角亲了一下,“在自己媳妇跟前,要脸还是男人?”

        苏落:......

        没好气瞪他一眼,“你快去忙你得去,我要去酒厂。”

        “今儿就算了吧,你这样过去,我实在不放心,咱在家歇一天,明儿再去?你这突然吐得这么厉害,肯定是咱们闺女不想让她娘亲这么劳累,故意让你吐了不让你去酒厂呢,得听孩子的话。”

        苏落哭笑不得,“你闺女现在还没个拇指大呢,尚且没有脑子和心眼呢,再说,今儿是下酒曲的日子,我必须得过去,耽误一天的话,这酒的味道出来就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