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72章 商议

第272章 商议

        徐国公一早得了消息,管家带着护院没拦住箫誉。

        光天化日的,他也不好让暗卫那些直接动手啊,别最后人没拦住,他再得一个私养暗卫以下犯上的罪名。

        没办法,徐国公只能从书房迎出去。

        “不知王爷大驾,有失远迎。”徐国公抱拳相迎。

        箫誉皮笑肉不笑,“你不是去西山泡温泉了?回来的够快的啊,这可比乌龟王八蛋的速度快多了。”

        徐国公脸色一青,赔笑,“原本是要去的,只是走了一路忽然想起府中有事,就又回来了,我这刚刚一回来就听下人回禀,说是王爷来了,立刻就要出去迎接王爷,不成想倒是晚了一步。

        府中管家先前并不知道我回来,固有冒犯,王爷恕罪。”

        箫誉看着徐国公。

        他那眼神像是带着刺,徐国公被他看得浑身不适,咳了一嗓子,“王爷,里面请。”

        箫誉没动,还是单挑眉梢看着他。

        徐国公心里七上八下,一时间不知道箫誉什么意思,这位爷名声一直不好,这次该不会是要一怒之下想要直接杀了他?

        要是旁人,或许还会顾及什么律法什么名声,可这位爷做事从来没有章法。

        “王爷?”徐国公不安的叫了箫誉一声。

        箫誉把人看的心里发毛,自己心下心满意足,转脚进了书房。

        徐国公摸不清箫誉的意思,抬手擦了把额头冷汗,跟着进去。

        箫誉直接大大咧咧往人家主位一坐,大马金刀的靠在椅背上,“本王今儿来,两件事。”

        “王爷您说。”徐国公亲自给箫誉斟茶。

        箫誉瞥了一眼那黄亮的茶汤。

        “第一,你安排人假冒本王的父亲,勾结本王的祖母,欲图对长公主府行不轨之事......”

        “王爷,全都是捏造的谣言,不实啊,王爷明察,下官从未做过如此伤天害理的事。”

        箫誉笑道:“你做过也好,没做过也罢,不重要。”

        徐国公:......哈?

        箫誉胳膊肘撑在桌案上,动了动四指朝徐国公做了一个让他上前的动作。

        徐国公一愣,上前两步。

        箫誉笑的宛若一个大变态,“只要本王说你做过,你就做过。”

        “王爷未免太霸道了些,这案子就算是交给大理寺审,也不会这样直接定案。”

        “本王不是大理寺,而且,外面停放的尸体,也不是大理寺任何一位官员的祖母,那是本王的祖母,徐国公是觉得这件事,你一点血不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了结?

        别做梦了。”

        “王爷想要如何?”徐国公道。

        “全国酒水,税收降低一半。”

        “不可能!”徐国公一改先前赔笑的姿态,直接拒绝,顿了一下,话音又柔和几分,“不是下官不答应王爷,实在是这税收突然调整,影响着实太大,会让老百姓一时间无法承受的。”

        箫誉哈的一声笑出来。

        “是老百姓无法承受,还是你徐国公府无法承受?税收降低,酒水价格回落,这对老百姓有什么无法接受的,无法接受东西卖的太便宜自己脸上觉得挂不住吗?还是无法接受东西卖的太便宜了自己竟然节约了许多钱?”

        徐国公一脸苦口婆心,“王爷不经商,不知其中的复杂程度,老百姓现在,看似是花了高的价格买了酒水,但是为他们省去了许多的麻烦事。

        一旦税收降低,那酒水的一些保障什么的都无法跟上,这其中的麻烦事很多的,不是一言两语能说的清。”

        “巧了,本王今儿有的是时间,一言两语说不清,那国公爷就三言四语五言六语七言八语的说,总能说得清,你给本王列举一下,都有什么弊端?”

        徐国公道:“一旦税收降低,地方财政就收入不足,那些在衙门做事的人,就无法保证正常俸禄发放,到时候,岂不是为了钱财要去勒索百姓?”

        箫誉点头,“原来是这个弊端,那好说,这个本王可以处理,但凡有俸禄发放不出来的,本王替他发放,这不就解决了?还有什么弊端?”

        “就,就,税收降低的话,酒商酒贩的收入也会减少,到时候不免有人心存歹念,以次充好。”

        ‘税收收上来的钱财,本来也不会落入酒商酒贩手中,现如今酒价高,那高出的部分全部被官府以税收的名义征收了,这和酒商酒贩有什么关系,这条不成立,继续、’

        徐国公哪能说出别的什么。

        税收高,原本就是为了搜刮民脂民膏,所谓的利益侵害,也只是侵害到这些世家的利益。

        说不出,徐国公也不可能让步。

        “王爷,此事事关重大,不是下官不配合王爷,实在是酒水赋税降低的话,就意味着酿酒原材料那些要降价,原材料降价,就意味着其他世家的利益受到侵害,这不是下官一家能说了算的。

        而且,税收是要上缴国库的。”

        “税收的百分之多少你们上缴了国库?”箫誉道。

        徐国公打了个磕巴,“这个,要看地方财政的统计。”

        箫誉流氓做惯了,极其的粗鲁,直接呸的一口唾沫吐了徐国公脸上。

        “你当本王是皇上呢?任由你们拿捏?”

        徐国公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登时变脸。

        “我与王爷好生说话......”

        箫誉打断他,“你配吗?与本王好生说话?本王用你好生说话吗?今儿这事儿,要么,你降税收,要么,那三具尸体就摆在你家门口,本王什么都不做,就逼着皇上那边审理这个案子。

        刑部那边可是有切实的口供的,是你徐国公派了人去刑部大牢刺杀的。

        你杀的可是本王的祖母。

        本王这人,向来有仇必报,就算是大理寺不审你,但你拦得住本王天天找人蹲你吗?

        上朝路上给你套了麻袋打一顿,下朝路上给你套了麻袋打一顿,你们家里也有老夫人。

        你杀了本王的祖母,本王杀了你们家的老太太,算是礼尚往来吧?

        你找人冒充本王的父亲,那本王也找人冒充一下你爹,算是礼尚往来吧?

        平安呐~”

        京都谁人不知。

        箫誉一叫平安,就绝无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