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71章 象牙

第271章 象牙

        “国公爷,不好啦,南淮王他带着随从进来啦!”(宝儿们,这个语气参考香妃娘娘变成蝴蝶飞走啦~)

        “国公爷,不好啦,南淮王他带着随从进来啦!”

        “国公爷,不好啦,南淮王他带着随从进来啦!”

        徐国公府门口的看门小厮没拦住箫誉,灵机一动,拔脚就朝徐国公的书房冲,一边冲,一边喊。

        不过眨眼,全府上下都知道箫誉来了。

        徐国公没露脸,府里的管家却带着府中护院冲到前院去拦截箫誉。

        “呦呵,本王面子这么大,竟然劳驾了这么一个欢迎仪仗队还?”箫誉一扫面前的人,皮笑肉不笑的说。

        那管家赔笑,“王爷是来找国公爷的?不巧了,国公爷今儿身子不爽利,一大早的就去西山别院泡温泉了,王爷也知道,我们国公爷老寒腿,多亏樱贵妃娘娘求了陛下的恩典,赏了西山别院的温泉御汤。”

        箫誉扬了一下眉毛,“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用樱贵妃压我?如今珍妃娘娘都是珍皇贵妃娘娘了,樱贵妃还能压得住本王?”

        “不敢,不敢,老奴不敢!”管家赶紧赔不是,不敢惹这位祖宗,“但是国公爷真的不在。”

        “少废话,把路让开。”箫誉沉了脸,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往里走。

        “南淮王这是何意?莫非还要强闯国公府?”管家脸上顿时带了点怒气。

        箫誉脑袋一偏,混不吝的活像是个地痞,脑袋转了转,“强闯?本王去哪用得着强闯?啧~不过本王喜欢刺激,敞开了大门欢迎我,我还未必愿意去,我就喜欢来这种有难度的地方。

        别和本王玩什么把戏,本王玩把戏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抠鼻屎呢。

        徐国公,你别当缩头乌龟,要么痛痛快快出来见我,要么.....

        我的名声想必不是太好听吧。”

        “王爷想要干什么,光天化日......”

        不等管家把话说完,箫誉扬着声音,“平安呐~”

        “在!”

        平安一声应命,转手拿出一个火折子,呼的一吹,朝着徐国公府旁边游廊上的窗子便扔了过去。

        那窗子上糊着明纸,挂了软烟罗的窗纱,火折子又挂着点油毡,被火折子上的火苗一舔,轰的就燃了起来。

        平安动快准狠,娴熟的就跟吃花生米似的,这在别人家点火的操作又着实雷人,不且大家反应,火已经烧旺了。

        顿时管家和一众护院大惊失色,府中小厮连忙去灭火。

        虽然火势不大,可上门在人府里点火这未免也太跋扈了。

        箫誉瞧着管家的反应,“本王从小杀人放火当家常便饭,识相的就让开,这第一步是放火,第二步就是杀人了。

        你们冲起来拦截一下本王,难道还真有不怕死的傻子为了听命敢光天化日的伤着本王?

        伤了皇亲国戚,那可是一不留神就要把全家送上天的。

        但是本王不同,本王杀了你们最多被皇上骂上两句。”

        箫誉说着欠揍的话,脸上神色却一点点一寸寸的狠厉下来,等到最后一个字声音落下,直接反手从后腰摸出软鞭。

        啪!

        软鞭在地上抽出响亮的一声。

        “平安呐~”

        一听到这三个字,管家带着一众护院顿时头皮都麻了。

        “在!”

        平安一声应命,脚尖点地倏地飞起,与此同时,箫誉手中软鞭一甩,平安顺手接过来,朝着对面就抽了过去。

        又是快准狠。

        一鞭子抽到管家身上,抽的管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上天。

        平安平稳落地,转了转手腕,扬了一下眉梢,“谁还喜欢?或者,一起来,打群架?我和我们王爷从小和人打群架,颇有经验,今天倒是不介意赐教你们一二。”

        一众护院你看我我看你。

        箫誉有句话说得对。

        箫誉是王爷!

        是长公主的亲儿子。

        是皇上的亲外甥。

        别管平时皇上对长公主府的人如何,那是人家自己的事,可一旦伤了箫誉......他们国公爷护得住他们吗?

        怕是护不住!

        护得住的话国公爷自己也不用缩在书房几天不敢出门了。

        可也不能不上啊!

        就在众人犹豫的时候,一个护院忽然提了一口气,“我和你们拼了!”

        他嚎叫一声,朝着平安就冲过去,

        平安眼锋凌厉,朝他看去,正要提了鞭子抽过去,那人扑通跌倒在地。

        一面倒下,一面做出一个受到重击的姿势,“我,我,我受伤了!”

        砰,倒地,白眼一翻,“昏厥”过去。

        平安:......哈?

        其他护卫:......换能这样?

        大家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齐齐喊着“我和你拼了”一头冲向平安,然后在距离平安足有一尺远的地方,各自做出一个受了一掌被迫朝后飞甩的动作,噼里啪啦落地、

        管家:......

        看着一地连半根毫毛都没有伤到的护院却齐刷刷的“重伤昏迷”,他作为一个受了一鞭子的人,竟然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这合适?

        岂不是显得我很不合群?

        咕咚。

        管家白眼一翻,栽倒在地。

        箫誉:......

        平安:......

        箫誉皱眉看着一院子的人,嫌弃的一面从他们倒下的空隙见缝插针的抬脚往书房走,一面道:“平安呐~”

        一院子人:......

        这晕倒也晕倒了,昏迷也昏迷了,路也让开了,您怎么还平安呐~

        大家几乎条件反射一个激灵。

        “在。”平安应声。

        心里琢磨,他家王爷,狗嘴里肯定是吐不出象牙。

        果不其然。

        “你看看这些人,平时必定是受到徐国公府的压榨,晚上睡不好,白天吃不好的,你瞧瞧一个个的虚弱成什么了,不过是和本王说两句话的功夫,竟然就气短晕厥了。

        可悲,着实可悲啊,堂堂国公爷,竟然克扣府里下人的月例?

        本王必定要替他们讨一个公道!

        不过,本王也不能白辛苦,到时候抽成一个辛苦费。”

        平安心道:果然没有象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