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69章 怪我

第269章 怪我

        等箫誉回来的时候,老太太和萧蕴浅的尸体已经在徐国公府门口摆了三天了。

        “怎么这么厉害!”

        箫誉一进屋,直接将迎出来的苏落打横抱起,低头在人嘴角亲了一下。

        “趁我不在,自己偷偷立了这么大一功,累坏我闺女没?”

        苏落捏拳在箫誉肩头砸了一下,“胡说什么呢!一走好多天,招呼都不打一声,你闺女早不想看你了。”

        箫誉忍笑把人抱到床上,捏了她嘴唇一下,“我胡说你还跟着我一起胡说?我闺女不可能不想看我,来给她看看她爹给她带回什么宝贝。”

        箫誉说着话,手从背后摸出两串圆润的珊瑚红的手串,大小正好给奶娃子戴。

        “以后闺女百天抓周的时候就给她戴上,小孩子嫩白嫩白的,戴着这个肯定喜庆,这是我专门从宁州三娘娘庙里求来的。”

        宁州三娘娘庙,闻名遐迩的便是寺院里供奉着三娘娘,三娘娘俗称送子观音,送子菩萨,送子娘娘,专门为小娃子祈福的地方。

        皇上当初勒令箫誉去宁州,安排的紧急,箫誉原本是不打算去的,但是转念一想,正好苏落怀孕,他过去可以求一个母子平安符。

        既是要去,索性就随了皇上的意,所以当初走的时候,刻意做出匆忙的样子。

        虽然没和家里打招呼,但留了人保护家里。

        却没料到,徐国公竟然联手他祖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我们家落落真是本事渐长,这件事处理的我都比不及。”箫誉爱苏落的不行,都要不知道如何夸她。

        苏落躺在床榻上接了那珊瑚红的手串看,“小孩子怎么能戴这种珠子的,万一绳子断了,让她吞了一颗如何是好。”

        “平时不戴,就抓周的时候戴,那么多人看着呢,吞不了,等长大了。把这珠子给她或是毁了做耳坠,或是做成一串大点的手链,都可以,这是上好的珊瑚红玛瑙,据说是什么凤凰血的,很罕见。”

        箫誉边说话边起身将外袍脱掉,风尘仆仆了一路,衣裳上都是灰,他一点都不想让苏落沾上。

        苏落将那红手串放到床榻小柜的抽屉里,“饿吗?”

        “不饿,回来到了真定那边的时候,吃了一碗面,我听说老太太和萧蕴浅的尸体在徐国公家门前放着,你让放的?怎么就成了尸体?”

        箫誉换了一身干爽的里衣,清清爽爽上了床榻,将自己的小王妃往怀里一卷,抱得严丝合缝心满意足。

        事情的大概他进府之后已经有暗卫一路回禀了,差不多也了解了清楚。

        苏落半趴在箫誉的胸口。

        “没,我原本的想法只是让刑部把人抓了,在你回来之前,关在牢里别闹出什么乱子就行,具体的要等你回来再行定夺。

        但是当天晚上出了点意外,徐国公派人去灭口,刑部衙役没防住,老太太萧蕴浅和那假驸马就都被杀了,不过徐国公府派去的杀手倒是在现场被捉拿了。”

        “那杀手自己招认了他是徐国公派去的?”

        苏落摇头,“哪能啊,是刑部尚书说他招认不招人都无所谓,直接写了口供让他摁手印,摁完手印就直接把人杀了,然后将那口供连带着他们三个的尸体,全都弄到徐国公府门前,让徐国公给一个说法。”

        “徐国公呢?”箫誉笑问。

        也就刑部尚书,能想到这样缺德但是好用的法子。

        “徐国公连着两天没出门,就连上朝都没去,哦,对了,老太太出事的第二天,皇后娘娘因为误食了带有杏仁的甜汤,身上起了好多红疹子,皇上心疼皇后娘娘,就让她卧床休息,封了珍妃为珍皇贵妃,如今协管六宫。

        同时让四皇子殿下去查今年的盐政,这算不算是给了他实权?”

        先前镇宁侯府还好好的时候,皇上虽然有好几个成年皇子,但是因为皇上自己尚且年富力强,这些成年皇子没有一个能拿得到实权差事的。

        现在......四皇子算是头一个。

        而四皇子背后依靠的镇宁侯府虽然已经坍塌,可顾瑶背后除了顾大将军外,还有一个箫誉。

        箫誉嘴角勾着冷笑,手指摩挲着苏落的肩膀,“放心,没事,皇上这是表态呢,想要和咱们以及顾将军联手对抗世家。”

        说着,箫誉低头在苏落柔软又香喷喷的头发上亲了一下。

        “我一直在等一个光明正大对抗徐国公府和宁国公府的机会,可始终找不到契机,这次,是落落帮了我大忙。

        至于四皇子,不必畏惧,珍皇贵妃心知肚明四皇子不是皇上的亲骨肉,也知道咱们知道她这个把柄,只会和咱们愈发一条心的。

        至于徐国公......我们落落已经把头阵打的这么漂亮,相公我怎么能拖我家落落的后腿。

        明儿天一亮我就上门讨说法去。”

        苏落趴在箫誉胸口,琢磨着箫誉刚刚的那些话,胳膊肘撑着床榻翻身坐起来。

        箫誉在她腰上扶了一把,“怎么了?”

        他以为苏落要下地呢,正要让路,苏落道:“王爷所图,是不是不止扳倒世家?”

        箫誉扬了一下眉梢,看着苏落。

        “王爷瞄准镇宁侯府下手,是不是也不光因为镇宁侯府和我有仇,也不光因为镇宁侯府和萧将军有仇,最主要的,是因为后来王爷知道珍妃的秘密。

        你知道四皇子绝对不可能通过皇上那里登基,所以你斩断了四皇子的依仗镇宁侯府,让他只能和你一条船。

        最后你再将他的身份公之于众......”

        苏落话音一顿,看着箫誉,手指捏着自己的衣料边摩挲,“你图皇位。”

        箫誉什么心思,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过。

        可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苏落揭穿出来,他一时间不知是愣怔自己的心思被揭穿还是愣怔苏落的聪慧,“怪我吗?”

        箫誉有些不安的看着苏落。

        谋朝篡位,成为王,败......全家抄斩,不得好死。

        他没和苏落说,却悄无声息的带着她上了一条不归路。

        “怪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