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62章 板子

第262章 板子

        萧蕴浅这话一出,男人顿时脸色一变。

        他可是长公主的驸马啊,怎么能和其他女子两情相悦,就算是假装失忆,那也不能和其他女子两情相悦啊。

        不行!

        绝对不行!

        男人立刻道:“不是,不是两情相悦,怎么可能两情相悦,是这贱人勾引我,她给我下药!”

        萧蕴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愤怒又震惊的看着男人,“你!”

        男人面色铁青,“萧姑娘自重,就算你脱光了钻到我的被子里,我对你也绝对不会有半分动心的,女子贵在自爱,不自尊自爱,如何得到别人的尊重和爱护。”

        “咦,不对啊,我刚刚明明听你说,你是在和你的女人在你家,你自己说的她是你的女人啊,这怎么又改口了?”

        人群里,有热心又好奇的大妈大嗓门的问。

        男人攥拳,“那是因为她是长公主府的人,我不想让人知道她做出这等恬不知耻的事,想要将你们轰走而找的托词罢了!”

        “不是吧,这么貌美如花的小娘子主动钻你的被窝,你能一点不心动?真的吗?我不信!”人群里的大妈立刻道。

        萧蕴浅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撕烂这个男人的嘴。

        刚刚和她欢好的时候还说,会永远把她放在心尖,说她是宝贝是心肝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半,这转口就变卦!

        “我主动钻你的被窝?明明是你今天主动邀请我,你说会这辈子都疼我宠我爱我,会这辈子都对我好,我才对你以身相许,你竟然翻脸不认人?”

        男人一甩衣袖,“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男人说完,对刑部尚书道:“尚书大人,借一步说话。”

        刑部尚书狐疑看他一眼,朝旁边挪了一步。

        男人立刻跟上,压着声音道:“尚书大人,我不瞒您说,我其实是萧济源。”

        刑部尚书顿时......

        双手捂嘴,肩膀下压,腰身弯曲,朝后倒退一步,做出一个倒吸气的动作......天呐~(小岳岳表情包)

        “你说你是谁?你是萧济源?”

        刑部尚书活像个嘴巴没有把门的大喇叭,人家男人压着声音说话,他转头就给人家嚷了出来。

        围观群众:......

        “啥玩意儿?这色鬼是萧济源?”

        “我靠,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萧济源那可是堂堂萧家军主将,是大英雄,他什么女人没见过,会大白天的,白日宣淫?”

        “对啊,你要是萧济源,那碎红楼里的常客就是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哈?

        还有当面拉踩的?

        瞪了一眼刚刚这个说话不长眼的,刑部尚书朝男人道:“你说你是萧济源?是长公主的驸马爷?那好,本官问你,你明明五年前已经战死沙场,尸体都埋了,现如今为何又活着回来了?不光回来了,还在这里大白天的睡女人?”

        男人:......

        他之所以压着声音悄悄的告诉刑部尚书他是萧济源,就是因为他听徐国公说过,箫誉和刑部尚书关系匪浅。

        如果刑部尚书知道他就是萧济源,那必定会帮他瞒着身份,然后再私下里悄悄去找箫誉。

        如此一来,这边的事情也就摆平了。

        这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了?

        事情走向完全超出了原本的预料,男人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刑部尚书冷笑着看着他。

        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知道那就对喽!

        你以为我这尚书是吃干饭的?

        “来人!”

        刑部尚书一声令下,当即有刑部衙役上前。

        “大胆狂徒,竟然胆敢冒充长公主府驸马爷,给我拉出去,就地处罚,先打他四十班子再说。至于这淫妇,一样拉出去,先打......打二十板子。”

        萧蕴浅顾不得自己连衣服都没穿,人还赤条条的了,蹭的就坐起来。

        一坐,被子滑落。

        “哇哦~”

        围观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一道抑扬顿挫的呼喊。

        萧蕴浅立刻面红耳赤将被子裹好,朝刑部尚书道:“凭什么打我?”

        刑部尚书扬着下巴,将官威摆足,“凭什么?本官问你,这男人说他是萧济源,你事先知道还是不知道?”

        萧蕴浅一顿,下意识觉得这话里有坑,但是一时间有没明白坑在哪里。

        犹豫一瞬间,“不知道。”

        刑部尚书冷笑,“很好,你说不知道,也就是说,他之前没有告诉你他是萧济源,那么我问你,你见过萧济源吗”

        萧蕴浅下意识想要否认,但转念想到她从小被老太太收养,怎么可能没见过驸马爷呢,有点头,“见过,但是记得不清了。”

        “很好!”

        刑部尚书问完萧蕴浅,转头就朝衙役道:“愣着做什么,把这男人拉出去,打,第一个问题,先问问他,告没告诉萧蕴浅他是萧济源的事!”

        衙役立刻将男人往出带。

        很快,外面噼里啪啦的板子声伴着男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传了进来。

        不过眨眼。

        萧蕴浅听到一句,“我告诉过她,她知道,她就是想要做驸马夫人,才勾引我!”

        刑部尚书笑眯眯看着萧蕴浅,“现在知道本官对为什么打你了吗?因为你明知道这个人说他是萧济源,你没有第一时间上报长公主府,而是过来用自己的身子下作的去勾引他,明显的居心不良,此等歹毒心肠,不打作甚!

        拉出去,打!”

        可怜萧蕴浅,赤条条的就被衙役从被子里拉了出来。

        “哇哦~”

        “春光乍泄~”

        “皮肤好白啊~”

        “看看那对~多满!”

        “我靠,这也是我免费能看的?”

        “老色鬼,给老娘滚回去,你再盯着人家那地方看,看我不......”

        在萧蕴浅被扯出去一瞬间,刑部尚书瞬间嫌恶转头偏凯目光,然后扯起床上她的外袍丢过去。

        萧蕴浅这才勉强护住身体。

        但薄薄一层外衣,怎么可能遮的全,更何况很快就被拉到院子里摁到地上,不等她呼救,板子已经朝她屁股上招呼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