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58章 询问

第258章 询问

        “来了。”

        随着里面一道说话声,脚步声渐近,绿漆的木门咯吱一声被从里面拉开。

        苏落一直盯着大门看。

        在木门被拉开一瞬,里面那张人脸赫然跃入视线。

        和苏子慕救下的那个男人,长得有七八分的相似。

        男人没朝苏落这边看,只是笑盈盈的朝萧蕴浅道:“怎么又过来了,不是说了......”

        “济源!”

        不等男人话音落下,老太太忽然颤着声音开口,一步上前,

        男人狠狠的怔了一下,目光这才从萧蕴浅的脸上挪开,落到上前的老太太身上,顿时整个人僵住一般,怔了好一瞬,扑通就跪下,“娘!”

        他红着眼眶声音更咽。

        好一个大型亲子相认现场!

        老太太一把搂住男人的头,悲痛的就哭了起来。

        萧蕴浅立在旁边也跟着抹眼泪。

        苏落瞧着这哭的快眼泪成河的三人,“那个,要不然,进去哭?还是你们就想在门口哭?门口也行,就是我刚刚怀孕,不好久站,怕动了胎气,你们要是在门口哭,我就先上车,等你们哭完了我再下来。”

        老太太霍的转头,睚眦目裂看着苏落,“这是你公爹!你连起码的孝道都没有吗?”

        苏落不可置否扬了一下眉梢,转头就朝马车走。

        萧蕴浅赶紧拽了老太太一把,朝苏落道:“王妃,我们进去说话,就是老太太刚刚见了萧大哥,太激动,您体谅一下,毕竟老太太这些年一直以为萧大哥战死沙场......”

        苏落顿了脚步,转过身来,“那就进去说话。”

        不接有关萧大哥的任何一句话的茬。

        这让老太太和萧蕴浅相视一眼,有些拿不住苏落到底什么意思。

        论理,老太太和萧济源都抱作一团哭成这样,苏落不应该立刻上前行礼让后接萧济源回去吗?

        琢磨不明白,但苏落已经要往院子里走,老太太和萧蕴浅只能抹着眼泪进院。

        是一处小院子,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墙根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根木棍,瞧上去像是行家练功夫用的。

        院子正北,是坐北朝南的正房。

        男人扶着老太太进屋,直接将老太太带到主位坐了,倒茶,有招呼萧蕴浅,“蕴浅快坐。”

        说完,目光这才落向苏落,皱眉,脸上带着一侧疏离的不悦,“这位姑娘是?”

        萧蕴浅忙道:“萧大哥,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誉哥哥的王妃,叫苏落。”

        男人怔了一下,短暂的皱眉,再看苏落的目光就少了那层疏离,但是不悦依然在,还带着几分不解,“那怎么刚刚和母亲说话那般态度。”

        萧蕴浅就不接这话了,只朝苏落看过去。

        苏落目光打量着屋子。

        左手边是内室,右手边是书房,中间他们正在的位置,是堂屋,也是会客的地方。

        当中靠墙摆着一只八仙桌,老太太坐在八仙桌旁边,男人刚刚用左手给老太太倒茶,也是个左撇子,但是衣袖挽到手肘,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小臂上却没有一点伤疤。

        相较苏子慕救下的那个......那个简直身上但凡露出来的位置,除了那张脸,其他地方随意可见伤疤,新旧交错。

        最后,苏落的目光落向男人的脸,和他四目相对,“你是萧济源?”

        “你放肆!”老太太啪的一拍桌案,“你一个做儿媳妇的,可以这样直呼公爹的名字?”

        苏落没理老太太,只看着眼前的男人,“是吗?”

        男人皱眉,眼中带着浓烈的不满,“太不懂规矩了,这是你该和我说话的样子?”

        苏落嫣然一笑,“那该什么样?上前三跪九拜吗?我跪拜了,你受得起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萧济源。”

        “王妃这话未免也太......老太太难道能认错自己的儿子?”萧蕴浅嘟囔。

        苏落慢悠悠的朝老太太一桌之隔并肩的位置走过去,坐下。

        手放在小腹,苏落看着男人,身上的气势带着从箫誉那里学来的那种玩世不恭的不屑一顾。

        “老太太年纪大了,难免被人糊弄了,我问你,你说你是萧济源,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住在这里却不和长公主府联系呢?”

        男人面上带着薄怒,“我一个死了五年的人,现在如何与长公主府联系,外面都传明德侯不是战死沙场,而是诈死,我如何出现?”

        苏落一笑,“既是如此,那怎么现在,又要出现了?”

        萧蕴浅忙道:“是我在街上遇上的萧大哥,我回去将事情告诉老太太,老太太哭的死去活来的,想念萧大哥的紧,我把老太太这边的情况告诉萧大哥,萧大哥唯恐老太太哭坏了身体,这才同意要见老太太一次。”

        苏落满意点头。

        “那意思就是,在老太太今儿来确认这人就是萧济源之前,你已经确定了他就是萧济源,对吗?可据我所知,你和萧济源并无什么相处时间,几乎没有怎么见过面,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个你几乎完全陌生的男人就是萧济源呢?”

        萧蕴浅一下红了脸,拧着手里的帕子,“我......我一直爱慕萧大哥,所以......所以哪怕见得少,萧大哥的样子我也记得清清楚楚的。”

        苏落恍然,“原来如此,因为太过爱慕萧大哥了,所以在萧大哥死的那段时间,打算嫁给萧大哥的儿子?你真棒,这么说来,当时你打算嫁给南淮王,是准备让南淮王当你萧大哥的替身了?”

        立在苏落身后的春杏立刻脑子里就想到了她几天前读的一个话本子:替身王妃带球跑~

        啊这......

        “你!”萧蕴浅顿时面红耳赤,“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王爷,我......我心里只爱慕萧大哥一人。”

        “了解。”苏落点头,“那现在呢?现在是怎么一个安排?您是打算回长公主府享受荣华富贵给大家添麻烦呢?还是准备就在这里住下,不给家人添一点麻烦,然后只远远的看一眼家人就心满意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