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55章 不对

第255章 不对

        萧蕴浅险些让苏落这话气死。

        她来之前想的很好。

        她捏着萧济源这样的大话题,这场谈话,就应该是她来主导。

        这怎么......谈话还没且开始呢,竟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苏落这个贱人,自己都是小药郎的女儿,还在别人的府里住了五年,长得一股子祸国妖姬的模样她就不信那五年里陈珩能忍得住不发生点什么.

        苏落怎么有脸说她是瘦马!

        哪来的脸!

        等她嫁给萧济源,以主人的身份进了这个府,第一个弄死苏落。

        到时候,她可是长辈!

        气死了!

        “王妃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我好歹姓萧!”萧蕴浅愤愤道。

        苏落笑道:“姓萧怎么了?你信吗?只要我愿意,明儿一早,这府里上上下下都能姓萧,门口那条黄狗,我都可以给它赐名萧蕴黄。”

        “你!”萧蕴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让一条狗和她几乎同名。

        “你骂我是狗?”

        “你是专门来和我拌嘴吵架的?你还不配,若是无事,就走吧,春杏,撵出去!”

        送客俩字萧蕴浅不配。

        撵出去正好。

        “好嘞!”春杏得令,立刻应声。

        说完,转头冲向萧蕴浅,“萧姑娘,走吧,若不走,我把萧蕴黄拉过来了。”

        萧蕴浅快要气死了。

        可她正经事还没说了!

        现在再说萧济源......那根本拿不到主导权了!

        恼怒着,萧蕴浅一下推开春杏,朝苏落道:“让她出去,我有要紧话说。”

        “要说就说,不说就走,我的婢女不可能出去,只能你出去。”苏落喝了一口茶,细言慢语。

        相比萧蕴浅的怒目圆睁,苏落简直得体大方到不屑一顾。

        “我今儿见到了萧济源萧大哥!”苏落不肯让春杏走,萧蕴浅只能当着春杏的面说出这句话。

        说完,她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落。

        苏落满目震惊看着萧蕴浅。

        心头惊涛骇浪。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萧济源。

        按照苏子慕和小竹子的描述,他们把那人救回来的过程中,莫说外人发现了,就连箫誉给他们安排的暗卫都没有发现。

        为什么现在黄宗和知道萧济源,徐国公知道萧济源,甚至连萧蕴浅都跑到她面前来舞,说知道萧济源。

        苏落心头如雷滚动,面上也的确是流露出萧蕴浅期待的那种震惊。

        萧蕴浅长舒一口气,满意了。

        “萧大哥明明已经战死沙场,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京都,而且,我怕认错了,专门跟踪了他,知道他住在哪里后,我回来回禀了老太太,老太太立刻去了那边。

        老太太一眼就笃定,那就是萧大哥。

        现在老太太在屋里哭的死去活来,想要去找萧大哥,可又怕给长公主府添什么乱子,毕竟萧大哥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不去找......那可是萧大哥,是老太太的亲生儿子。

        王妃给拿个主意,尽快安排老太太和萧大哥见一面,我怕老太太哭的身体受不住。”

        苏落道:“当真是驸马?确定了?”

        萧蕴浅道:“千真万确,老太太是萧大哥的亲娘,这亲娘怎么可能认错了亲儿子。”

        苏落抿唇,犹豫一瞬,“现在人在哪里?”

        萧蕴浅道:“在冬晨巷,十五号门。”

        苏落险些一个大睁眼就露在明面上。

        冬晨巷?

        苏子慕带她去的可不是冬晨巷。

        是同一个人吗?

        “这样,明日一早,你先带我过去看一下,具体如何,我要等看完了人再回来和长公主殿下商议,今日太晚了。”苏落一抖衣裙,款款起身,“春杏儿。”

        “是!”春杏应了一声就朝萧蕴浅道:“请吧,我们王妃要休息了。”

        苏落态度的骤然变化让萧蕴浅原本十拿九稳的心态一下慌了起来。

        “为什么要等到明天,那可是王爷的亲生父亲!”萧蕴浅难以理解的看着苏落。

        苏落打个哈欠朝内室走,“又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快让她走,吵得我脑仁疼,我要睡了。”

        说完,苏落一掀帘子,进了内室。

        萧蕴浅还想说什么,但是春杏连拖带拽,直接将她弄了出去。

        “王妃,这个萧蕴浅肯定不安好心!”等将萧蕴浅弄走,春杏一拢头发,回来,朝苏落道:“奴婢看她肯定是有诈,故意骗王妃的。”

        苏落道:“去叫个暗卫来。”

        “是。”

        春杏应声而去,不过片刻,从外面带了一个箫誉派来保护苏落的暗卫。

        “你去一趟冬晨巷十五号门,不管在里面见到了谁,记住了,不管是谁,不要打草惊蛇,暗中观察一二立刻回来回禀。”

        “是!”暗卫得令就走。

        苏落朝春杏儿道:“王爷回来了吗?”

        春杏摇头,“没呢。”

        “平安呢,在府里吗?”

        “也不在。”

        苏落吁了口气。

        这事儿她没法和长公主商量。

        且不说长公主对驸马爷的那种感情会不会让长公主在这件事上理智被感情左右,单单长公主现在的身子,也不适宜说这些。

        她只能等了。

        等一会儿暗卫回禀回来的消息,等天一亮明天去见了真人.....不对。

        她还有一个人能问。

        “快去看看子慕和小竹子睡了没,没睡叫来。”

        “好!”春杏赶紧朝外跑。

        苏子慕打着哈欠被带进来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挂在人家小竹子身上,小竹子也不嫌他烦,半搂半抱着,拖着他进来,把他安顿到椅子上,自己在他身后站了。

        苏落没好气道:“人家小竹子不是你的随从!”

        苏子慕打哈欠,“姐姐深更半夜叫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小竹子不是我随从?我的亲姐姐诶,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吧,我能不知道这个?”

        苏落:......嘿!

        伸手在苏子慕脑门上戳了一下,朝小竹子道:“你别站着,坐着说话。”

        小竹子笑道:“不了,我站他背后,免得他犯困朝后栽过去,再磕了头。”

        苏子慕磕了头,倒霉的还是他,他还得哄!

        还不如现在站会儿呢。

        苏落狐疑看他俩,总觉得这俩小的好像哪里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