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53章 动手

第253章 动手

        苏落派去的人是全程跟着黄宗和的。

        黄宗和根本没有和徐国公在茶楼大嚷这样的话。

        也根本没有全京都的百姓都知道黄宗和的酒厂就是苏落的酒厂。

        但黄宗和敢这样说......

        苏落冷眼看着他,“这就是你和徐国公一起商量出来的计策?黄老板,是什么让你产生了错觉,让你觉得你傍上了徐国公府,我就不敢杀你了?”

        黄宗和垂着眼,赔笑,“王妃言重了,草民一心一意的为王爷和王妃服务,怎么会傍上徐国公府。”

        “是吗?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玉珠!”

        苏落一声令下,玉珠几步上前,朝着黄宗和膝盖一脚踹下去。

        砰!

        黄宗和顿时惨叫一声,跪在地上。

        “王妃若是敢对草民动刑,那草民只能为了自保,威胁王妃一二。”

        苏落扬眉。

        黄宗和被玉珠一脚踩在后背上,整个人身体以一种腿跪着但是上半身朝前半匍匐的姿态勉强昂着头朝苏落阴恻恻的笑。

        “若是被陛下知道,当年战死沙场的驸马爷不是英雄,而是藏起来苟且偷生的狗熊,王妃觉得皇上还能如此恩宠南淮王吗?”

        苏落面上表情一丝一毫都没变。

        这是和箫誉学来的。

        但是心头瞬间天崩地裂。

        黄宗和为什么忽然提起箫誉的爹爹!

        他知道萧济源还活着?

        他怎么知道的?

        那个被小竹子和苏子慕救回去的人就是萧济源?

        是真的萧济源还别人冒充来祸害箫誉的?

        黄宗和提起这个,是黄宗和意外发现了什么还是说那人根本就是黄宗和安排的。

        不对,黄宗和没有这个能力安排这样大的手笔,那是......徐国公?

        上次宫宴,樱贵妃和皇后联手想要害她,但被假太后莫名其妙一顿发作给搅合,这是在宫里没有成功下手,紧跟着又安排了后手?

        不对。

        徐国公如果有这个强大的后手,何必要在宫里玩弄那样的把戏。

        几乎一个瞬间,苏落脑子里将能分析的可能性都分析了个遍,然后嗤笑,“是吗?既然黄老板都有了我的把柄,那不妨抖搂出来啊,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被人抓了把柄。

        当年镇宁侯府也抓了我的把柄了,用我亲生父亲的下落来威胁我了,结果你知道是什么吗?”

        苏落嫣然一笑,活像个变态。

        “他们都死了呢。”

        黄宗和原本想着,抛出萧济源的存在,必定能结结实实吓苏落一跳,以此他就能进一步谈条件。

        没想到......就这?

        黄宗和震惊的看着苏落。

        苏落一脸奸笑,笑的特别奸诈。

        “是不是有些出乎意料,我亲爹的死活都不能成为威胁我的把柄,你觉得,我会在乎别人的爹的死活?”

        “那不是别人,那是南淮王,你夫君!”黄宗和人都麻了。

        苏落笑道:“你也说了,那是南淮王的爹,又不是我爹,我在乎个什么劲儿了,想威胁我啊,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天生白眼狼冷血无情自私自利,所以......玉珠,给我往死里打!”

        “是!”

        玉珠一声应诺,朝着黄宗和背上一脚用力,黄宗和立刻像个王八似的趴在地上。

        玉珠抄起腰间别的软鞭,朝着黄宗和就抽下去。

        苏落坐在那里,就着茶水吃茶点,给自己的腹中胎儿做胎教:“看到了吗,娃子,对付坏人,就要比坏人更坏更丧尽天良,才行。”

        黄宗和:......

        谁和他说,苏落被镇宁侯府养了五年,根本就养成一个无知蠢妇。

        萧济源的事,从苏落下手是最好的切入点。

        长公主和箫誉就太精明。

        结果,就这?

        这叫无知蠢妇?

        黄宗和就是个黑心商人,商人未必都坏,但是黑心商人绝对趋利。

        “我说,我都说,王妃饶命啊!”

        “是男人就得坚持三百鞭,你这求饶的速度有点快啊,求饶无效。”苏落道:“打够三百再说。”

        黄宗和:......

        险些一口老血呛死他自己,

        没听说过认怂还有不许的?!

        玉珠结结实实抽了黄宗和三百鞭,抽完最后一鞭子,贴心的给气若游丝的他灌了一碗参汤。

        苏落手轻抚自己的小腹,“说说吧,萧济源的事,什么情况?”

        黄宗和被参汤吊命,“我,我知道的不多,徐国公只说,让我用萧济源威胁你,你必定上钩,到时候你不仅不敢对我动手,我还能以萧济源作为把柄,让你将我的酒厂收入名下,至于别的,他没说。”

        “萧济源当真活着?”苏落到。

        黄宗和耷拉着眼皮,“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但是徐国公说是真的,我没见到人。我,我就是个跑腿传话的。”

        “徐国公给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倒戈相向?”

        “他,他说能安排我女儿进宫做娘娘。”

        苏落翻个大白眼。

        岁岁年年有傻子,今年更比去年多。

        “抬出去,徐国公找上你,你最好知道怎么说,不然下次就不是一顿鞭子了,知道吗?徐国公能邀你合作也能邀你的命,我不邀你合作,但能要你的命,明白吗?”

        牛逼轰轰来。

        差点上天走。

        苏落的人将他抬到门口便扔了出去。

        黄宗和差点让扔的直接断气,幸好他的随从赶紧跟上,把他及时运了回去。

        “怎么成这个样子?”

        徐国公正在黄宗和的酒厂等结果,迎面遇上黄宗和让打的不成人形的被送回来。

        酒厂这边的人大呼小叫的喊大夫。

        “内伤没有,全是皮外伤,性命倒是无忧,但是这皮外伤,怕是得在床榻上养病一个月才能下地,至于伤全好了......现在天气还不算特别凉快,难免发炎肿胀,只怕要两个多月才能痊愈。”

        玉珠抽鞭子的时候可不挑地方,逮着哪里抽哪里。

        黄宗和赤条条趴在床榻上,大夫给他上药就足足上了两个时辰,差点上的大夫饿的晕倒了。

        好容易全部弄完,徐国公将人都赶出去,一步上前:“不是让你提萧济源吗?怎么让打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