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52章 一体

第252章 一体

        箫誉回头,就看到穿戴整齐的苏落,“那当然是我更爱你,永远比你爱我要多一百倍爱你。”

        苏落还没如何,平安先扛不住这一波酸,浑身哆嗦搓着鸡皮疙瘩率先逃离现场。

        苏落看了一眼旁边还在洒扫的丫鬟们,瞪了箫誉一眼。

        箫誉笑呵呵晃悠到他王妃跟前,当着一院子丫鬟的面了,啵儿的在人嘴唇上嘬了一下,“怎么起这么早?我闺女睡醒了嘛你就起了?”

        苏落无语瞪着他,压着声音,“这么多人呢!”

        “人多怎么了,我亲我自己王妃又没有亲别人王妃,难道还怕人看?你是我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娶回来的,自信点。”

        苏落:......

        这特么是自信不自信的问题吗!

        这是要脸不要脸的问题。

        不过看箫誉精神状态好得很,苏落心头的担心也就没有那么浓了,“我准备去看看母亲,顺便陪她用早饭,然后去酒厂。”

        箫誉和苏落并肩往外走,走着走着,忍不住又亲人家一下,“这都日上三竿,还早饭呢?我们家落落是不是对早饭有什么误解?”

        苏落简直忍无可忍,“要不然把你嘴巴切下来贴我脸上算了。”

        箫誉噗的笑了,“残忍,切什么啊,生意人,和气生财,讲究买一送一,要嘴巴送我这个人,对了,还有。”

        苏落以为这狗嘴里准备开始吐象牙了。

        转头认真看他。

        箫誉左右看了一眼,见附近没什么人,凑前一点,压着声音道:“昨儿你口舌不错,今儿换我服侍你,保证让你比我昨天还舒服。”

        苏落倏地一个大红脸。

        “你有病啊,大庭广众的,胡说什么!”气急败坏,转身就走。

        箫誉慢悠悠跟在她身后,啧~不当人就是很快乐啊!

        “已经开始期待晚上了。”

        “滚!”

        “遵命,晚上见!”

        苏落:......!!!

        苏落过去的时候,长公主刚刚换完药,见她来了,喜得立刻就问,“吃早饭了吗?”

        箫誉今儿没去上朝,长公主是知道的。

        苏落摇头,“没呢,准备来母亲这里蹭一顿。”

        “正好,我也没有用了,一起了,”说着话,长公主吩咐,“让厨房做一碗......”

        刚想说芙蓉蒸蛋,但是猛地想起苏落不吃鸡蛋,继而开口道:“水晶虾仁。”

        婢女应命而去,长公主朝苏落笑道:“怀孕了,就要多吃虾仁啊鸡蛋啊这些,对孩子好的,你吃不得鸡蛋,咱们虾仁管够,以后每日用上一碗。”

        苏落心里暖呼呼的。

        长公主这边的早饭一向清淡,粳米粥配着小笼包,再有几道爽口小菜,今儿特意给苏落添了一碗虾仁,两人有说有笑,将早饭吃完。

        苏落没提苏子慕拜师的那师傅的事。

        长公主没提暗卫查出来的那人。

        吃过早饭,苏落带人去了酒厂。

        “将黄宗和叫来。”从马车下来之后,一面朝里走,苏落一面吩咐。

        玉珠陪着苏落进了酒厂,春杏转头安排人去叫黄宗和。

        不过片刻。

        “王妃万安,您叫我有什么吩咐?”自从陈珩一死,黄宗和对苏落越发恭敬。

        毕竟......

        陈珩那可是八大世家中的世子爷啊,这都能被弄死,他算个屁!

        苏落端着一盏茶,呷了一口,朝黄宗和笑道:“之前留着你在京都,那是因为要应付陈珩那边的奸计,现在陈珩人都没了......黄老板是什么打算?是想要回去享福呢还是想要继续留在京都闯一闯事业?”

        黄宗和揣度着苏落这话里的意思,赔笑。

        “我都行,王妃若是用得着我,我就留在京都,反正陈珩之前想要用我,送了我一套宅子,现在他死了,我正好踏踏实实的住着,也没有别的什么牵绊,正好能为王妃办事。”

        苏落就道:“是吗?那我怎么听说,徐国公找过黄老板呢?”

        黄宗和顿时眼皮一跳。

        徐国公是找过他,但是找的十分隐秘,而且见面时间撑死两盏茶的功夫。

        苏落竟然也知道?

        “王妃派人跟踪我了?”黄宗和问。

        苏落笑道:“黄老板这叫什么话,你在京都,人生地不熟,我们既然合作,我自然是要为黄老板提供一些保护的,免得黄老板在京都被地痞流氓所伤。”

        前一瞬还笑容晏晏。

        声音一落,苏落脸色沉了下来,转手将一盏茶砰的搁在桌上。

        “黄老板胃口不小啊,这是陈珩死了,不能两边捞油水了,所以就搭上了徐国公府的高枝?”

        “草民不敢!”苏落声音一冷,带出来的气势竟然和箫誉有七八分的相似,明明没有多高的声音,却是透着一股子让人发寒的凉意,让黄宗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我,我的确是见了徐国公,但不是我主动要见,是徐国公主动找的我,人家堂堂国公爷,我怎么拒绝的了呀。”

        “他找你做什么?”苏落问。

        黄宗和就道:“他说,想要用我的酒厂,但是我拒绝他了。”

        “拒绝了?之前不是说......拒绝不了吗?”

        “我拒绝不了见面,但是酒厂的事,还是能拒绝的,我直接和徐国公说,我的酒厂被王妃收购了,这酒厂已经不是我的酒厂了,是王妃的,我就是替王妃做个二掌柜而已。”

        苏落顿时皱眉。

        黄宗和一脸油腻的笑,“以后我和王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王妃放心,我必定不会做出有辱咱们利益之事。”

        “我收购了你的酒厂吗?”苏落冷声道,声音里已经带了怒火。

        黄宗和皮笑肉不笑,“虽然王妃没有收购,但是我心甘情愿想要把这酒厂送给王妃,而且,当时我和徐国公见面,说起酒厂一事的时候,因为徐国公仗势欺人,我情绪十分激动,我是愤怒的咆哮出这句话的,那是一家茶楼,当时应该不少人都听到了。

        现在......

        可能京都上下都知道,我的酒厂,和王妃的酒厂,是一体的。”

        苏落啪的一拍桌子,眼底骤然带了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