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51章 浪死

第251章 浪死

        夜深露重。

        平安风尘仆仆回来。

        “如何?”等在书房的箫誉不等他走上前便急急问道。

        外面有点下小雨,平安抹了一把脸,“容貌完全一致。”

        箫誉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

        “卑职观察了他半个时辰,他读书习惯,拿笔姿势,这些,如果不是刻意模仿,那真就是一模一样,不过,王爷,玉门派能弄一个假的太后伪装成真的太后,莫说容貌,声音都能以假乱真,这个......也未必就是驸马爷。”

        箫誉坐在椅子上,缓缓的闭了下眼,“你亲自挑人,暗中盯着他,不要靠近,不要打草惊蛇,只盯着就是,他见过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都要记得清清楚楚。”

        “是!”平安领命。

        这个任务片刻耽误不得,尽管想要留下来安抚箫誉几句,可平安还是大局当紧,转头离开。

        平安一走,箫誉定了定神,起身回主院。

        苏落必定会等他回去的。

        苏落果然在等他回来。

        从外面一进来,箫誉一眼看到苏落坐在圆桌旁正拿着本书闲散的看,明显那心思就不在书本上。

        听见动静,苏落抬眼朝门口看去,就见箫誉站在珠帘后面。

        屋里虽然点了火烛,但光线偏昏暗,珠帘遮挡,显得箫誉的表情很郁闷也很......孤寂。

        苏落将书放下,起身就朝他走过去。

        “别,我身上凉,你去床上等我,我把外袍脱了进去。”

        可能是一路走来走的太慢,半天没有说一句话,此时开口,箫誉嗓子有些哑。

        透着一股子让人心疼的难受。

        苏落没停脚步,径直上前,拨开珠帘将箫誉一把抱住。

        “我就想抱抱你,等了半天,想你了。”

        这还是头一次苏落没被箫誉这样那样逼着主动说这样的话。

        箫誉将人严丝合缝的抱拢,下巴在人脖颈处蹭了蹭,偏头亲吻苏落白皙的脖子,肩膀,“落落。”

        “我在。”

        “平安去看了。”

        苏落被箫誉抱着,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热气在她耳边游窜,一颗心悬了起来,“如何?”

        问出,有什么滚热的液体落到她脖子上。

        箫誉哭了。

        苏落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

        “平安说,容貌一模一样。”

        箫誉声音带了一点抖。

        “我既希望是他,因为我想让他活着,可我又怕是他,我怕他是第二个明德侯。”

        这种难受,让箫誉心里痛不欲生。

        苏落抱着他劲瘦的腰,收紧了力气,安慰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这根本就无从安慰。

        “我们且先暗中观察他。”苏落只能说这个。

        箫誉嗯了一声,“我想问问苏子慕,他是如何把人救回来的,但是我如果问了,你就在他面前暴露了,成了说话不算话的姐姐,是吗?”

        “问吧,没关系。”苏落道。

        若是以前,箫誉今儿这个心情,苏落必定是能生出一些羞耻的法子来哄他高兴。

        可现在她怀孕了。

        那......嗯,也不是不能,就是方式会......更羞耻一点?

        苏落欠了脚尖,凑到箫誉耳边,红着一张脸在他耳边嘀咕一句。

        箫誉一愣,旋即笑着捏了苏落的脸,“现在都不知羞了?”

        苏落本来就是心疼箫誉现在这个样子,想要给他分散一下注意力才鼓足勇气说出那些话,现在被箫誉这样问,顿时满面通红,也不抱他了,狠狠瞪他一眼,转身朝屋里走。

        箫誉一下笑出来,从背后将苏落打横抱起来,“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我们落落说话可是要算话。”

        不能真刀实枪干什么。

        但苏落心疼箫誉,用其他方式一样让他纾解一把。

        看着苏落柔软的头发扫在他腿上,起起落落,箫誉只觉得今儿一晚上心中那股闷气,随着一阵颤抖而消散。

        等到一切结束,箫誉抱着人去洗澡,洗干净了,天也快亮了,两人往干爽的被子里一躺,箫誉抱着人道:“我没事,安安心心养你的胎,那边有什么事,我会随时和你说,不用担心,有事我不会瞒着你。”

        苏落嗯了一声,困得意识模糊,“那我就不管了,但是酒厂我还是要去的,不能怀孕了就什么都不做,我会发霉的。”

        “嗯,睡吧。”

        箫誉原以为自己会因为这件事彻夜难眠,甚至彻好几夜难眠。

        结果苏落前脚睡着,后脚他也睡了,一觉睡到日上三竿,中途平安过来让春杏进去喊他起床去早朝都没喊起来。

        早朝也没去。

        “王爷,您这一路这么多风风雨雨都经历过了,不能被这一点小挫折击垮啊!”

        “王爷,就算驸马爷和明德侯当年一样,可这也不能成为您意志消沉的理由啊,咱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

        “王爷,您就算是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好歹想想王妃,王妃肚子里可是怀了您的孩子,难道您想让孩子一出生就过您以前那种担心受怕的生活?”

        “王爷,人贵有自知之明......”

        箫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起来一出正院就被平安逮住一通洗脑教育,耳提面命,忠言逆耳......

        箫誉一个脑袋两个大。

        看着喋喋不休忠心耿耿的平安,忽然一笑。

        笑的邪性。

        舌尖儿一扫后槽牙,抬手在平安肩膀上拍了一下,“平安啊,实在闲得无聊,要不然就找个媳妇吧,但凡你有个媳妇儿,也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一个人起晚了,有没有一种可能,不是他意志消沉,而是他媳妇儿太爱他了,让他舍不得起床?

        你知道我昨天回去之后,王妃多心疼我吗?

        嗤`

        这都不能和你说。

        不光不尊重王妃,更是打击你这种连姑娘手都没摸过的小雏儿。”

        平安瞬间脸色铁青下来。

        老子特么的就不该关心你!

        浪死你个骚断腿的玩意儿!

        转身。

        平安嚯嚯嚯抬脚就走,留给箫誉一个愤怒的后脑勺。

        箫誉笑着,吊儿郎当的跟在他身后,“不想刺激你,你偏说个没完没了,这也怪不的我,要怪,哎,只能怪王妃太爱我了。”

        他身后,苏落......“哦,是吗?”

        嚯嚯嚯离开的平安刷的停脚,转身,看向箫誉。

        行云流水三件套:说呀,继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