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50章 媳妇

第250章 媳妇

        书房。

        灯火通明。

        箫誉面色阴沉甚至到阴郁的地步,宽大的座椅里,这一刻的他看上去带着几分孤寂。

        平安立在一侧,嗓间滑动一下,“爷,人来了。”

        人已经到了足有一刻钟,箫誉一言不发就这么坐着,吓得那几个暗卫冷汗浸透衣衫,平安不得不出言提醒。

        箫誉终于恩赦一般抬起眼皮,朝那几人看过去。

        “本王让你们跟着苏子慕和小竹子,为的是什么?”

        “守卫二人平安。”暗卫哆嗦道。

        箫誉啪的一拍桌子。

        几个暗卫齐刷刷跪下,心里惊惶不安,难道苏子慕和小竹子死了?

        没听说啊~

        “本王问你们,苏子慕和小竹子去后山的事,你们可知道?”

        那几人齐齐一脸懵逼。

        为首的一个道:“去,去后山?回王爷的话,苏小少爷和小竹子这些日子并未去过后山,莫说去后山,就是城门都没有离开过。

        他们始终两点一线,要么武堂,要么府里,哦,有时候还会去旧货市场淘几本书。”

        “一次都没有去过后山?近两个月之内。想清楚了再说!”

        箫誉的声音里带了明显的怒火。

        几个暗卫彼此相视,最终却是一起摇头,“没有,王爷,我们都是三班倒跟着他俩,他俩去过哪没去过哪,我们知道的清清楚楚,真的没有去过后山。”

        “好一个清清楚楚!”箫誉火气直接从眼底喷发,“一个多月前,苏子慕和小竹子从后山救回一个人,还专门去了一趟春溪镇附近的王家庄请了个手艺回来给那人瞧病,这些日子,俩人有事没事就往那人住的地方跑,送汤问药的,你们说不知道?

        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如果没有大人帮忙,他们两个,一个不够六岁,一个即将九岁,能从后山运一个受伤那么重的人回京都?

        你们当我是傻子!”

        箫誉怒不可遏。

        几个暗卫面若土灰。

        “王爷息怒,卑职几个,当真不知道苏小少爷去了西山还救了人,我们真的是三班倒的盯着苏小少爷,几乎从不离开眼前,但也的确是没有发现苏小少爷离京更没有发现他救人啊。”

        平安站在旁边。

        这些人都是跟着箫誉出生入死的,他们不会说谎。

        起码,不会这么些人一起说谎。

        “王爷,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有些话,王爷不如当面问苏小少爷。”平安低声道。

        箫誉收了手指捏拳。

        但凡能问苏子慕,他又何必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逼问暗卫了。

        问不出结果,箫誉吁了口气,抬手一摆,“这次且就这么算了,别在让我知道下次。”

        几个暗卫一头雾水来,又心惊胆战一头雾水走。

        到走都不知道箫誉说的那件事,到底真的假的。

        他们的确是三班倒的盯着人啊。

        等到他们离开,箫誉朝平安道:“刚刚王妃说,苏子慕和小竹子从后山救了一个重伤到失忆的男人,那男人四十多岁,身材挺拔,打的一手好萧家拳。”

        平安顿时眼皮一跳。

        “他生活习惯带着军中习惯,是个左撇子,精通兵法。”

        “王爷!”平安声音里,急促带着颤抖。

        箫誉抬眼去看平安。

        四目相对,平安总算是明白了箫誉的怒火从哪来的。

        一是暗卫盯着苏子慕和小竹子,竟然这么大的漏洞没哟盯住。

        二是......

        这人从描述来看,太像萧济源。

        不是真的萧济源则罢。

        若是真的......云霞郡主说,明德侯诈死,是被皇上安排的。

        那萧济源......

        平安心疼的看着箫誉,“卑职去看一下。”

        箫誉道:“不要惊动到他,另外,不论是不是,只看一眼就先回来,不要做其他事。”

        “明白!”

        一瞬间都不耽误,平安转身消失在外面的蒙蒙夜色里。

        箫誉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叩击着桌面。

        闭了眼。

        仰头抵靠在椅背上。

        东院。

        小竹子给苏子慕洗完脚,“快去上床睡觉。”

        苏子慕晃着白生生的一对小脚丫,“我自己不想上床,我要等你回来一起睡。”

        “我把水倒了就回来,你快上去,要不然好容易洗热的脚又冰凉了。”

        “反正我等你,你要不想让我冰凉,就赶紧去倒水,少废话。”

        小竹子没辙,只能端着水盆飞快的走出去。

        苏子慕一双小脚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冰冰凉,热水明明洗热了,裹到被窝里了,可睡几个时辰就又冰冰凉,他就睡不着了,要让小竹子抱着睡,脚还要搭到人家小竹子腿上让人家给他捂着。

        小竹子说弄个汤婆子捂着他还不肯。

        也就小竹子惯着他,不肯就不肯吧,原本睡两张床榻,现在变成俩人睡一张,睡一个被窝。

        倒了洗脚水,小竹子飞快回来。

        苏子慕这才笑眯眯缩进被窝里来,等小竹子一上来,他立刻趴人家身上,“抱着睡。”

        “粘人精!”小竹子没好气瞪他一眼,又垂眼看他,“这么粘人,长大了怎么娶媳妇。”

        熄了灯的夜里,只有月亮透进来那么一点光亮,苏子慕白嫩嫩的脸蛋被月光镀了一层辉,眼睛亮亮的,“你猜。”

        “谁要猜这个,快睡吧。”

        苏子慕就咯咯咯的笑起来,“不猜就不猜吧,反正离长大还有很远很远,我今年才五岁,在你成亲之前,我都能和你睡一起。

        两个男孩子,又没有授受不亲这么一说。”

        小竹子没说话。

        苏子慕自顾自道:“你说,我姐告诉王爷了吗?”

        小竹子一手抱着苏子慕,一手枕在脑后,“你不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许说?”

        苏子慕笑的狡黠。

        “我可太了解我姐了,我越是千叮咛万嘱咐,她必定越是要说,不然我干嘛非要千叮咛万嘱咐。”

        小竹子笑,“就你心眼最多,自己姐姐也一堆心眼。”

        苏子慕道:“我也没办法啊,如果这个人直接出现在王爷面前,王爷必定会受到刺激,那后面的事情就不好掌控了嘛,容易打草惊蛇。

        我这样叮嘱我姐,我姐必定也会让王爷只暗中调查。

        有这么一层提醒在,肯定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