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47章 推迟

第247章 推迟

        萧蕴浅笑道:“我也是机缘巧合,遇上了,若非他和萧大哥长得这般的相似,咱们就是再怎么努力也不行,可见就是天命。

        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眼,见不得您被长公主和南淮王这般欺负,所以才天降这样一个人,为咱们所用。”

        老夫人拍着萧蕴浅的手。

        “好孩子,等他们把他带回府,我就让他娶了你,到时候,抬你做平妻!”

        萧蕴浅娇羞的笑:“我谁都不嫁,我就守着您,只有您对我最好。”

        老夫人嗔怪道:“我一个老婆子终究有入土的一天,你还这么年轻,且有好日子呢,本打算让你嫁给誉儿,誉儿毕竟是我们济源亲生的,而且也年轻,可誉儿被那毒妇迷得七荤八素忘了祖,只能委屈你,嫁给这个假货。

        不过,他虽然人是假的,可只要他的身份是济源,就一定不会委屈了你。”

        “可他到底是长公主的驸马,怎么可能有平妻呢,我只做一个妾,能生下孩子,将来让孩子孝顺您老人家,我就心满意足了。”

        “一个妾,太委屈你了,你放心,只要他一口咬定娶你做平妻,一定有办法的,咱们既是谋划这一次,就决不能轻易低头。

        长公主如何,之前不是照样被皇上关了冷宫。

        你就放心吧,这次咱们一定能成的。”

        “我都听您的。”萧蕴浅含羞带俏,朝老太太红着脸笑。

        ......

        一顿板子要了长公主半条命,尽管已经去了毒,也日日敷药,可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好的。

        她趴在床榻上,摩挲着一块玉佩。

        不是什么好玉,却是当年萧济源和她一起去大佛寺求来的护身符。

        “济源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了,这几日,我总能梦见你,你说你想我了,真的吗?你真的想我了吗?

        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我,我是真的想你。

        我这几天,睡不着,整宿整宿的想咱们以前,想誉儿出生那时候的事,想老二出生那时候的事,想以前你带着我去军营里跑马的事。

        那时候真好啊。

        有时候,快天亮了,我能迷迷糊糊的睡一会,睡着了就会梦见你,梦见你受了很重的伤,让人扔到了林子里。

        你说我是不是傻,明明就是一个梦,我醒来还会去想你会不会真的在林子里。

        我瞧着,那林子像是后山,我还让人去后山找了一圈,结果你肯定能猜到,什么也没有找到。

        你若是在,又要笑话我傻乎乎了。

        济源啊,我真的好想你啊,有一次,我梦见你抱我,从背后抱住我,我刚要回头看你,你就不见了,我就醒了。

        我醒来那时候,好难受啊。

        我多希望我这辈子就陷在这个梦里,永远永远也别醒来。

        可惜,不行啊。

        你逍遥了,自己找地方轻松自在去了,我不能撒手啊。

        老二还在大燕国呢,虽说誉儿现在强大起来,可那些世家饕餮盯得他更紧了。

        对了,誉儿娶了个好媳妇,好想让你也看看啊,真的是好媳妇,誉儿喜欢的不行,我也喜欢,你若是还活着,我想,咱们也该有个女儿,我也打扮的她漂漂亮亮的。

        可惜啊,我现在只能打扮儿媳妇了。”

        长公主红着眼,看着那玉佩,轻一句重一句的哽咽呢喃。

        她的贴身婢女守在门外,坐在门槛上,哭的不成样。

        正哭,一个小丫鬟急急的跑进来,“殿下呢?”

        那贴身婢女红着眼睛抬头。

        吓那小丫鬟一跳,瞬间脸就白了,“殿下......薨了?”

        贴身婢女鼻子不通气的呸了一句,起身,“胡说什么,越发不成体统,什么话都敢说了,殿下惯得你们越来越放肆。”

        “那你哭啥?好好的坐在殿下门口哭成这样?”

        “什么事?”

        外面的说话声惊动了里面的长公主,她扬声问了一句。

        小丫鬟听到,立刻一颗心放下去,抬脚进屋。

        长公主也哭过,眼睛红着,不好见人,干脆将帷幔半遮半掩。

        小丫鬟进门行礼,未作他想,急急道:“殿下让奴婢盯着西跨院的萧姑娘,这几日,萧姑娘频繁出府,奴婢觉得奇怪,就让十三哥安排了个暗卫盯着她。

        刚刚暗卫回来,说萧姑娘在冬晨巷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模样轮廓,隐约和驸马爷有七分相似。”

        长公主受伤在身,原本意兴阑珊的听着。

        听到这里,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一样的愣在那里,跟着,一下转头看向那婢女。

        “你说什么?”

        “萧姑娘最近接触的男人,模样和驸马爷有七分相似,暗卫还要盯着那男人,奴婢先来回禀,殿下可要如何?”

        长公主手里捏着那枚当年和萧济源一起求来的玉佩。

        萧济源当年战死沙场,可那尸体却并不能准确的辨定出来就是萧济源的。

        这些年,长公主也曾不止一次的想过,会不会他还活着。

        尤其当云霞当日说,明德侯诈死,长公主这份心思就更重了,连明德侯都有机会活着,萧济源那么有本事一个人,真的就......死了?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长公主也抱着百分百的希望。

        “人在冬晨巷?你们见了?”

        “奴婢没见,暗卫传回消息说,相似七成,同是左撇子,有军中生活习惯,其他的还在监视搜集。

        当时殿下从宫中出来,受了重伤,跟着王爷又忙的不着家,奴婢无人可禀报,这件事又不敢惊动王妃,所以就善做主张,让十三哥找了暗卫盯着他。”

        “为什么不敢惊动王妃?”长公主蹙了一下眉梢。

        “挺给王妃洗衣裳的婢子说,王妃这个月,没来月事,奴婢,奴婢知道王妃事情多,唯恐......”

        长公主瞬间明白她的意思,没有听下去的必要,更迫不及待想要确认,“月事推迟了几天?”

        “推迟半个月了。”

        长公主痛苦,难受,着急的脸上,一下涌出了喜色。

        一把攥紧了那玉佩,“去请大夫,请大夫!”

        一旁守着的婢女立刻转身出去。

        长公主朝那丫鬟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以后冬晨巷的事,你亲自盯着,暗卫有消息直接向你回禀就是,告诉那边,尽快画一幅画像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