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45章 左手

第245章 左手

        “子慕和小竹子救的您?”苏落一脸的震惊。

        师傅点头。

        苏子慕就跟见了亲爹似的,整个人腻歪在人家师傅腿上,师傅揉了一把他的小脑袋,“是,我受了很重的伤,是这俩孩子把我救回来的,他们给我请了大夫,每日给我熬药,送饭,我这条命,这这俩孩子给的。”

        师傅眼底带着发红的湿润。

        “等我醒来之后,这孩子就央求我,想要拜我为师,王妃,我不是不答应这孩子,论理,他救了我的命,我给他做个师傅教习他一些学识本事理所应当。

        可......

        我想不起我是谁,我想不起我为何受伤。

        我是在老林子里被发现的,受了那么重的伤,当时肯定是经历过一场恶战的。

        我身体恢复之后,我试过自己的功夫,不是我自吹自擂,我的功夫确实不差,能将我伤的那么重,对方必定功夫更强。

        我若贸然收了子慕和小竹子做徒弟,我怕给这俩孩子带来祸患啊。

        其实何必一定要拘泥于拜师呢?就冲子慕和小竹子对我的那份恩,我将毕生所学传授他俩也可以的。”

        “不行!”

        苏子慕嗖的从他师傅腿上直起身来。

        气鼓鼓的小脸带着一股坚定的认真。

        “就要拜师的,我不要你报恩,我就要拜师,我不怕麻烦,我姐夫是南淮王,我怕什么啊,我姐夫说了,只要我姐好好和我姐夫过,我在京都横着走都行!”

        苏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倒霉孩子,瞎说什么!

        瞪了苏子慕一眼,苏落道:“你们俩实在哪个山上救得人?好端端的,怎么跑山上去了?这些日子不是一直在习武堂吗?”

        自从苏子慕将春溪镇的那帮孩子都弄来,他几乎日日都在那习武堂待着。

        苏子慕道:“就是后山呀,那天小竹子忽然想吃烤兔子,姐姐,你说小竹子对我那么好,他想吃个烤兔子我能拒绝他吗?

        当然是给他安排啊。

        兔子又不会去习武堂找我们,我当然只能去给他抓啊。”

        小竹子一脸你高兴就好的表情,生无可恋的靠着墙站在那里,一句话不想说。

        然而当苏落朝他看过去的时候,他立刻义正言辞,“对,我突然想吃兔子,想吃的不行,不吃就活不过去那种。”

        苏落:......

        倒也大可不必!

        苏子慕道:“就这样,我俩就去了后山,后山的山脚下呢,肯定是没有兔子的,就算是有也得守株待兔,那不符合我和小竹子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

        苏落:......

        心好累。

        突然也不是太想知道你们到底怎么就得人了。

        “就在我和小竹子艺高人胆大的进了后山的林子里,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砰的一声响,我和小竹子机敏的反应过来,顺着声音的来源方向看过去,就眼睁睁看着一个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反正我俩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好掉了水里。

        好家伙,要不是我和小竹子发现的及时,他就被水冲走了。

        然后我俩就把他给救了。

        他身上的伤实在太严重了,我俩不敢让京都的大夫给他瞧,怕治不好他,就让张小川回春溪镇请了王兽医过来。”

        苏落:......

        这理由真是清新脱俗。

        上太重了,所以请兽医来看?怎么?给人看病的大夫都不配看重病了?得给畜生看的才行?

        “然后......”

        苏子慕巴巴的小嘴还要说。

        苏落一抬手,拒绝了他,“好了。”

        “不愧是我的亲姐姐,这就和我心有灵犀,不用我说完你就全明白了,所以,姐姐是不是也觉得师傅应该收了我和小竹子做徒弟?”

        苏子慕一边说,一边朝苏落狂眨眼。

        眼睛都快抽筋了。

        “师傅当日受伤,穿的是什么衣服?身上可有什么能代表一点点身份的东西?”苏落懒得搭理苏子慕,朝师傅道。

        “穿的是一身极其寻常的灰色粗布衣衫,寻常见的方口厚底布鞋,其实从醒来之后,我也找过或者试图回忆过任何与我身份相关的信息,可惜,什么都没有。

        没有玉佩,没有信函,什么都没有,就是一身最普通的衣裳套着我这个人。

        不过,我的功夫倒是有迹可循,我的拳,打的是萧家拳。”

        萧字挑动了苏落敏感的神经。

        “师傅知道萧家拳?”苏落笑问。

        “我虽然对过往人事没有了记忆,但是功夫路数那些还是知道的,我凭直觉打出来的拳,就是萧家拳。”

        “失忆了,却知道萧家?”

        师傅道:“三岁孩童也知道,”堂堂名将萧济源,半路武学,却自创一套拳法,拳法精妙,在战场行云流水。

        萧济源。

        箫誉的亲爹。

        苏落没料到在这里听到这样的名字。

        “师傅对萧家军很了解?”

        师傅摇头,叹一口气,“也许了解,也许不了解,都不记得了。”

        “听子慕说,师傅精通排兵布阵?”

        师傅道:“我不知道是从前专门学过还是我可能在军中待过,真的记不住了,但是那日子慕和小竹子带了沙盘来,我只觉得亲切,子慕带了兵书来,我看了,能给他讲解一两段。

        至于精通,不敢当。”

        “我可以参观一下师傅的书房吗?”苏落笑问。

        “当然!”师傅起身相引,“但这书房里的书,都是子慕和小竹子送来的。”

        “师傅平日不出门吗?”苏落跟在师傅身后,随着进书房。

        “不出去,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当时弄伤我的人肯定知道,我没有恢复记忆,不敢贸然出去,庆幸得小竹子和子慕的照顾,王妃,请。”

        一间书房不算大,但是三面墙都放着书架。

        不知道苏子慕和小竹子是如何搬运的,书架摆放的满满当当,苏落一眼扫过去,“这些书,都是子慕他们收拾的?”

        “是我自己按照习惯摆放的。”

        一张柳木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毛笔放在左手侧,“师傅用左手写字吗?”

        “王妃见效,是。”

        苏落皱眉。

        她隐约记得,箫誉的爹爹,是左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