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41章 清理

第241章 清理

        “因为你娘手里拿着......”

        镇宁伯这话没说完,他忽然两眼一瞪,紧跟着,嗓子里就发出一股浓痰一样的声音。

        旁边守着大夫立刻上前。

        大夫手里就捏着银针,冲上去朝着镇宁伯几个穴位刺过去。

        可还是晚了。

        强行用重刑审讯孱弱的病人,下场就是这样,你根本无法预料他能坚持到哪一刻......所以苏落会一上来先问玉门派的事,余下的,能问多少算多少。

        镇宁伯临死,眼睛都是像鱼一样直直的瞪着。

        死不瞑目。

        那口浓痰,到死,都卡在他的嗓子眼,没上去,没下去。

        苏落皱眉看着这个煊赫一世的男人,闭了闭眼,“毁了他的容,扔到乱葬岗。”

        她才不会给他下葬。

        丧尽天良坏事做尽的人,就该去乱葬岗被野兽吃了。

        镇宁伯府一家,至此......只剩一个顾瑶。

        镇宁伯临终的时候说,她娘手里拿着......拿着什么?

        她爹娘丧命,不是因为当时乾州瘟疫他爹贡献了方子镇宁伯想要据为己有?是因为她娘手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所以才招来杀身之祸?

        那特殊的东西是什么。

        从密室出来,苏落凌风站在屋檐下。

        秋日的夜风带着寒气,玉珠找过来的时候拿了一件披风给她穿了,“王妃注意身体,当心受寒。”

        “消息都送过去了?”

        玉珠给苏落将披风系好,“都送去了,王爷也送回了消息,让王妃看着审就是。”

        已经没有什么可审的了,人都死了。

        “王爷亲自带人直接去了蓟山。”

        苏落转头,朝蓟山的方向看去,尽管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宫中。

        御书房。

        “太后”满面不耐烦的看着皇上,“陛下还要考虑到什么时候,只要除掉箫誉,整个漕运就是陛下的,现如今,箫誉已经将漕运打理的初见规模,陛下只要接过手就能运转,一本万利,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若是错过了这次治罪箫誉的机会,陛下再想定罪,怕就难了,你就不怕箫誉做大?”

        皇上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个“太后”。

        他是想要除掉箫誉,可除掉了箫誉,谁来对抗世家?

        玉门派明显是想要从阴影中走出来,想要光明正大的参政,这样的人的确是能对抗世家,可皇上清楚,自己根本对抗不了玉门派。

        这些人和箫誉不同。

        箫誉对他,还有起码的敬畏,可这些人......用他们自己的话,连太后都能冒充,再冒充一个皇上也不是不行。

        皇上犹豫不决。

        “太后”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陛下执意要与我玉门派为敌是吗?你知道我玉门派有多看重云霞,如今云霞成了这般,陛下竟然坐视不管?

        这些年,我玉门派的兄弟姐妹为陛下流的血,全都白流了!

        好,既然陛下不肯下旨,那哀家就下懿旨!

        到时候,陛下再想求着我玉门派做事,就没有这么简单了,陛下想要对付世家,也不会得到我玉门派的支持!

        但我玉门派,必让箫誉死!”

        “太后”气势汹汹说完,转身离开。

        皇上不敢与玉门派为敌,他太多的把柄都落在玉门派那宫主手中。

        无法,皇上狰狞的面容一抖,啪的在桌上拍了一下,“好,朕下旨!”

        “太后”顿足回眸,“陛下英明。”

        皇上朝内侍总管吩咐,“传令,拟旨,箫誉身为人臣,对上不尊,身为王爷,对下不教,无才无德,屡屡忤逆犯上,如今更是撒下弥天大谎,造谣君王,以下犯上谋逆作乱,论罪当诛,阖府严办!

        长公主身为人母,不教不约,褫夺封号,贬为平民,羁押刑部,听候发落。”

        内侍总管眼皮颤了颤,应诺,“是。”

        圣旨都是皇上口述表达,具体拟定,自然有代笔朝臣。

        内侍总管一走,“太后”满意的笑道:“陛下放心,只要救出云霞,平息了我们宫主心中恶气,我们宫主必定选拔出以为出类拔萃的人才,来辅佐陛下朝政,让他帮助陛下平息世家之乱,稳固朝纲。”

        皇上没说话。

        “太后”就道:‘如此,哀家就不打扰陛下休息了。’

        她转身离开。

        快要出去的时候,皇上突然道:“你真当自己是太后了。”

        “太后”头也不回的笑,“太后难道非要固定是某一个人?格局打开点,谁穿上这声衣服,披了这张脸皮,谁都能是太后,对不对,陛下?

        再说,当初,我可是陛下亲自点头同意的。

        陛下现在想要反悔,怕是也晚了,毕竟真正的太后她早就下去陪先帝爷了。”

        皇上猛地吸了口气,摁住突突直跳疼的尖锐的眉心。

        “太后”笑着,伸手拉开御书房的门。

        只是手还未碰到那门把手的时候,大门忽然被从外面一下撞开。

        砰!

        那突然被撞开的门直接就迎面撞到了“太后”的脸上。

        没有一丝丝防备~

        砰!

        巨大一声。

        “太后”直接让撞得扶着脸朝后两步踉跄,没站稳,跌倒在地。

        一个小内侍一脸慌张从外面冲进来,甚至连“太后”被撞到了,跌坐在地鼻子喷着鼻血都没注意到,一路小跑直扑皇上跟前。

        “陛下,不好了,蓟山突然夜发大火,整个山烧成一片。”

        “你说什么?”

        不等皇上反应,被撞翻在地的“太后”顾不上捂喷鼻血的鼻子,连滚带爬起来,提了裙子就朝外跑。

        蓟山虽然离得京都远,可整座山烧了夜火,大火连绵,在宫中也能看到那边的天空被烧的发红。

        “太后”瞬间脸上裹上急色,转头就奔进御书房,“还愣着做什么,快让人去灭火!”

        “陛下,南淮王求见!”

        就在“太后”这一声落下一瞬,外面传来小内侍的通禀、

        南淮王三个字,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耳边,太后眼底骤然带了杀气。

        “箫誉!那个杀千刀的,这火必定是他放的!”

        太后转身就朝外走,身上带着熊熊杀气。

        只是尚未走到门槛,被从外面进来的箫誉一把捏了脖子,顺手朝她脸上用锋利的匕首一划。

        刺啦。

        “启禀陛下,有人冒充太后,进宫作乱!”

        箫誉刺破“太后”脸,将她面上的易容面具扯下,一边说话一边朝皇上桌案前走。

        走到距离桌案一米远的位置,刚好说完这句话,咣当,将掉了面具的太后仍在地上,抬脚将她死死踩在脚下,顺手弯腰,冲着她后背一刀刺入,

        行云流水的做完。

        不紧不慢的直起身,朝皇上道:“不光陛下放心,玉门派余孽,臣已经替陛下,清理门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