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9章 带来

第239章 带来

        长公主府。

        苏落将一碗燕窝粥喂着长公主吃完,“母亲睡会吧。”

        长公主体内剧毒已经解除,但是挨过板子,身上的皮肉之伤还是要一点点的养,“誉儿呢?怎么一下午都不见他的影子。”

        苏落道:“王爷有事要处理,母亲先睡,我等着王爷便是。”

        长公主笑着拍拍苏落的手背,“等他作甚。”

        话是如是说,可眼底的担忧却浓烈的很。

        苏落自然知道长公主为何担忧。

        今儿箫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从云霞嘴里问出了当年玉门派的来历,更是将云霞她爹明德侯诈死的事问的清清楚楚。

        这一笔一笔,当日将士,后来朝臣的血债,那都是皇上自己个铸就的。

        之后箫誉又让人将这些事情全部都宣扬出去。

        这样一闹,皇上岂能放过他们家。

        箫誉等于是将皇上逼到了绝路,皇上想要给自己正名,那就只能一口咬定箫誉在栽赃,而栽赃这样的事,无异于谋反。

        按照皇上的脾性......

        长公主沉沉一叹。

        “当日陛下将我囚禁冷宫,太后都从未阻拦,之前我只是心冷,如今知道这太后并非真的太后,既是假的,是玉门派的人伪装的,他们又岂能放过咱们。

        陛下无人挑唆尚且想要要了誉儿的命,现如今有人挑唆,他岂能不动手。”

        长公主将自己的担心,原原本本一点不带隐瞒的告诉苏落。

        她拉了苏落的手。

        “落落,咱们家,遭受的太多了,母亲有件事今日必须要告诉你。

        五年前,驸马出事,当时誉儿和他弟弟屡屡遭人毒手。

        誉儿从小习武,尚且能躲避一二,他弟弟那时并无功夫,年纪尚幼,几次遭人毒手险些丧命。

        我们为了保全他,对外只能宣称他不慎落水亡故。”

        苏落眼皮一跳。

        对外,宣称?

        那实际......

        “实际上,誉儿托了朋友的关系,将他送走了。

        若是咱们府出事,我和誉儿作为皇上心头最恨之人,必定难以逃脱,你不一样,闹起来的时候,未必有人能注意到你。

        答应母亲一件事好吗?

        母亲会安排你离开,离开之后,你直接去燕朝,去燕朝的京都,找荣安侯府庶出的少爷,也叫箫誉。”

        苏落轰的,只觉得头顶像是炸了雷。

        长公主在托孤。

        “母亲!”

        长公主按了苏落的手,“乖孩子,算母亲求你了,我自问带你不薄,誉儿待你也不薄,母亲不求你去庇护二小子,只求你能在那边住下,远远的看着他,若是有朝一日他过活不下去,你收留他一把。

        可好?”

        长公主湿盈盈的眼底,全是泪。

        是一个母亲临终前的嘱托。

        嘱托中,是无奈和绝望。

        苏落无从拒绝。

        “我答应母亲,但是,我更相信王爷,王爷向来不是莽撞之人,王爷在审讯云霞之前,心中就已经有所猜想。

        在云霞提到明德侯的时候,那时候云霞气若游丝,那些下人未必能听得清,王爷有机会将人赶走,但是他没有。

        他不仅选择让大家听完,甚至还让大家散播出去。

        我相信王爷如此做,有他的道理。

        母亲,你安心睡一觉,真若是发生什么事,你操心也无法阻挡,我们相信王爷就好。”

        长公主忽然觉得,这一瞬,自己甚至不如苏落稳得住。

        “好孩子,誉儿能娶了你,是福气,好了,你去等着誉儿吧,母亲听你的,且睡一觉。”

        安顿了长公主睡下,苏落起身离开。

        出了长公主的院子便问玉珠,“王爷呢?”

        “还未回来,王爷交待,让奴婢守好府邸,今夜会有八十死士彻夜不眠守着,王妃放心,不会有事。”

        苏落沉着步子往外走。

        面色坦然。

        “我自然是放心。”

        玉门派出现的突然,但一出现,对箫誉就是致命的威胁,苏落猜测,箫誉之所以冒险这样一招,就是想要逼得皇上动手。

        有些事,皇上可以吩咐禁军,吩咐刑部,吩咐大理寺,吩咐西山大营,可有些事,他只能吩咐玉门派。

        箫誉等得,应该是后者。

        苏落正往正房走,忽然一个小厮急急上前,“王妃,镇宁伯府世子夫人求见。”

        顾瑶?

        这么晚了,她来做什么?

        苏落转头和玉珠相视一眼,朝那小厮道:“带进来。”

        顾瑶直接被带进正房。

        她进门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匣子。

        苏落一眼就认出来,那匣子,是她家的匣子,匣子一角那个缺口都还在。

        顾瑶朝苏落道:“我在我公公的书房发现了这个,我打开看了。”

        打开看了,所以知道,这是苏落家的东西。

        顾瑶在椅子上坐了,那匣子被玉珠送到苏落面前。

        “今儿你们府里闹出那种事,这个东西,或许对你们有用,我发现的第一时间就给你送来了,希望赶得及。”

        苏落看着匣子里的东西。

        那是厚厚的一叠稿纸。

        稿纸上的笔迹,苏落认识的一清二楚,那是她爹爹和娘亲的笔迹。

        苏落一张一张的看。

        这稿纸上,清清楚楚的记录了易容术的完成过程,介绍了三支火连弩的制作图纸,介绍了玲珑草的用法......

        苏落眼皮一跳。

        玲珑草!

        三支连弩!

        今儿长公主中的毒,就是玲珑草解毒。

        而上次在丰台庄子,箫誉遇上袭击,抓获的那个玉门派的活口就交代过,他们有一个连弩营。

        连弩营中,善用三支连弩!

        她父母写的这些,都落入了玉门派!

        顾瑶道:“我公公还在昏迷不醒,你如果能让他醒来,或许能问出什么,也许对你们有帮助,但弄不醒我也没有办法,听天由命。”

        苏落连一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都没问。

        直接就道:“我要试一试。”

        顾瑶忽然一笑,“我就知道你要试一试,所以,人我给你带来了!”

        曾经叱咤风云的镇宁侯,如今的镇宁伯,被顾瑶想窝藏一条死狗一样,藏在了马车的夹层里面。

        一路带进了长公主府的二门。

        “日后,记得对我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