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8章 抄斩

第238章 抄斩

        傍晚。

        宫中。

        御书房。

        皇上一张脸狰狞又惊愕的望着内侍总管,开口,声音都带着颤,一字一顿的,“你说什么?”

        内侍总管皱着眉,耷拉着眼皮,“陛下,现在京都都传遍了,您和玉门派有来往,云霞郡主是玉门派前宫主的女儿,当年的明德侯没有死,是您设计了战败,设计了那场战事里的大军败逃......”

        随着内侍总管再将那些话重复一遍,皇上险些一口血吐出来。

        “那个畜生,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皇上啪啪的拍着桌子,愤怒和恐惧弥漫全身,让他眼睛都凸出出来。

        内侍总管立在皇上对面,觑着皇上的神色,道:“这事儿,其实,也怪不到王爷头上去。”

        “不怪他?不怪他难道是朕的错?”

        内侍总管忙道:“今儿,在赏花宴上,太后将长公主殿下打了板子,那板子上还淬了毒。”

        “你说什么?”皇上让这继而连三的震惊给惊得气都喘不上来了。

        内侍总管道:“奴才也是刚刚得知的,太后要将云霞郡主嫁进南淮王府,逼着长公主殿下和南淮王妃接受云霞郡主,可长公主殿下和南淮王妃拒绝的干脆,她就......打了板子。”

        “当众打的?”皇上问道。

        “不是,关了门打的,逼着南淮王妃签字画押将云霞郡主带回府,否则太后娘娘就不给长公主殿下解药,但是偏偏南淮王找到了解药,不用受这个钳制。

        亲娘和王妃受了那样大的折辱,按照王爷的性子,没有杀人放火已经算是收敛。

        原本只是将云霞郡主拉到院中,当院责罚,想要出口气。

        为了出这口气,王爷甚至叫了满园的下人过去围观。

        可没想到云霞郡主遭不住打,就说出了那些......当时王爷震惊无比,以至于慢了一步,那些话就被府里的下人听了去。

        转眼......就京都大街小巷全都传遍了。”

        皇上眼底喷射着怒火,“那老虔婆!害死朕啊这是要!”

        内侍总管担忧道:“陛下,当时玉门派借着江湖的势力,对朝中不少官员都有所动作,现在那些官员,有的是满门抄斩,但有的还有活口,甚至还有亲人在朝为官,这......这可如何是好。”

        所有人都知道玉门派是皇上处心积虑,甚至不惜牺牲前线将士性命组建的。

        而皇上组建玉门派,是要杀朝臣。

        皇上呕的嗓子眼都火辣辣的疼。

        这如果没有一个妥当的说法交待下去......他这皇上,还如何当!

        他的颜面,这是彻底没了!

        “将那老虔婆带来!”皇上怒道。

        内侍总管得令,转身出去,不过片刻,将太后请进御书房。

        御书房大门一关,里面只剩下皇上和“太后。”

        皇上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和太后一模一样的女人,“你到底想要如何?你的脑子是猪啃了吗?仗责长公主?你以为她是哪个贱婢吗?由着你仗责?你是她的亲娘!”

        皇上气的全身发抖。

        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掐死。

        “太后”扬着下巴,回视皇上,“你都能把她关入冷宫,我又为什么不能仗责?违逆我的,都该死,云霞那么乖巧的孩子,她凭什么不要,那苏落算什么,一个二手的破鞋贱货!”

        皇上抄起手边的一把湖笔就朝她砸了过去。

        “你威风,你厉害,现在你满意了?”

        “太后”偏头一躲,轻巧的闪开,湖笔稀里哗啦落地,“太后”道:“我正要来找陛下,恳请陛下将长公主府,满门抄斩,即刻执行。”

        皇上仿佛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她,“是你疯了还是朕疯了?”

        “谁都没疯,箫誉敢那般对待云霞,就该死,请陛下下令吧,否则,我玉门派能做出什么我可不敢保证,您也知道,云霞郡主在我们宫主那里,那是十分要紧的。

        如今云霞被箫誉那竖子折辱,我们宫主必定盛怒,陛下也不想我们宫主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你威胁朕?”皇上阴鸷的道。

        “太后”道:“算不上威胁,只是请求,但陛下若是不识时务,也许就要威胁了。”

        “你放肆!”皇上啪的一拍桌子。

        拍的手掌都疼。

        “太后”道:“若非放肆,我怎么会成了太后呢?我这放肆,也是陛下应允的,我有什么不敢放肆,你若是下令,今日之事,咱们就算是一笔勾销。

        若是不下令......我敢保证,我们宫主必定会夜闯深宫,到时候......这江山是谁来坐还未可知呢!

        我都能当太后,我们宫主坐坐陛下的位置,也不是不行。”

        “你......”

        皇上到底是让气的一张嘴,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太后”漫不经心道:“陛下,保重龙体啊。”

        皇上双手撑在桌上,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太后,此时心底充满了懊悔。

        “后悔了?不想让我当太后了?晚了,这可是你当初答应我们宫主的,若非你求我们宫主去杀苏落,怎么会有这个场面。”

        “可你们没有杀掉苏落!”皇上怒吼。

        “太后”冷笑:“那又如何!你能奈我们何?陛下以为如今还是几年前,你说建立玉门派就建立玉门派,你说杀了玉门派就杀了玉门派?

        晚了!

        陛下有本事,就杀了我们。

        没本事,就老老实实听话,否则大不了同归于尽,反正我们本也是赚了命活着的人。”

        她说着话,一柄锋锐的刀明晃晃的从袖口滑落,落入掌心。

        皇上顿时心口一跳,噤若寒蝉,“你要做什么?”

        “求陛下下旨,将长公主府,满门抄斩!”

        “朕没有理由!”

        “怎么没有理由,那些编排皇上组建玉门派的谣言可是从长公主府传出来的,她们传出这样的谣言,其心可诛,难道不是谋逆之罪?谋逆之罪难道不应该满门抄斩?

        不然,陛下想要如何解决眼下这个局面呢?”

        皇上眼皮一跳,神色动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