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6章 好听

第236章 好听

        “箫誉,你敢!”

        眼见当真有两个汉子从外面进来,云霞愤怒朝箫誉吼,声音带着恐惧的颤音。

        箫誉冷笑,“我敢。”

        “你若是敢伤我分毫,你知道你母亲是什么下场吗?你为了苏落,连自己亲生母亲的性命都不要了吗?”

        箫誉懒得和她废话,抬手一挥,命人直接带下去。

        云霞眼见箫誉根本不搭理自己的话,而那两个上前的汉子两只手就像是两把铁钳,死死攥住她的胳膊就往出拽人,云霞立刻惊叫。

        “箫誉,你母亲身上可是中了毒,你若敢对我不好,太后娘娘就会要了她的命!”

        箫誉倏地转头看向云霞。

        云霞自以为自己是拿捏住了箫誉,顿时挺直了脊背,挣扎着想要甩脱那两个汉子,没挣脱开,朝箫誉道:“让他们松手,否则长公主殿下怕是要毒发难耐了,那毒可不是立刻毙命,它会让人全身溃烂,生不如死。

        这苏落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连自己母亲的性命都不顾吗?

        誉哥哥,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我们两个青梅竹马,我有多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迎娶苏落负我在先,现在,是连孝道都不要了吗?

        誉哥哥,我能给你更好的。”

        箫誉忽然冷笑起来,“原本我打算把你带到密室去刑讯,现在看来,或许,这里比密室更加适合你。”

        “平安啊~”

        “在。”

        “当院刑讯,让阖府闲着没事做的下人过来围观,给我和王妃一人搬一把椅子,抬个八仙桌出来,准备酒菜。”

        箫誉吩咐完,转身直接打横将苏落一抱。

        云霞恐惧愤怒嫉妒,红着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箫誉将苏落抱走。

        而她旁边两个汉子直接将她拖拽出院子里。

        “你们谁敢碰我,我可是陛下御封的云霞郡主!我是郡主,你们放肆!箫誉,长公主身中剧毒,你若是敢碰我一根手指,你母亲就等死吧!

        她是被你害死的!

        是你不给她解药!

        箫誉!

        箫誉!”

        院子里的护卫找来了木棍,将云霞捆在木棍上,然后将木棍悬空吊起来。

        她身底下,烧着一盆极旺的火盆,火盆里竖着尖锐狰狞的鉄针,只要她落下,必定被那烧的滚烫通红的鉄针刺穿。

        云霞吓得全身哆嗦,“箫誉,箫誉你放我下来,你真的不想给你母亲解毒吗?你别以为你有徐行就能万事大吉。”

        箫誉将苏落抱在腿上,很轻的颠了一下。

        一面脱苏落的鞋,一面冷笑,“知道的还不少,竟然还知道徐行在我这里,真是小看她了。”

        说着,将苏落的绣鞋脱掉,袜子扯掉,顿时被烫红的脚背露了出来。

        “你是呆的吗,不知道躲?”

        看着那娇嫩的皮肉被烫的发红,箫誉心疼的用指腹轻轻摸过。

        苏落脚趾蜷缩,臊得慌,“当时有些来不及。”

        箫誉转身,将人从腿上放到床榻上,半侧着身斜斜压在苏落外侧,“缩什么脚趾?害臊?我不过就是看看你脚背让烫的如何,你害臊什么?嗯?脑子里想什么呢?”

        他半垂着眼,看着苏落。

        将苏落根根分明的卷翘睫毛看的清清楚楚,自然也分毫不落的将小姑娘脸上的羞赧尽收眼底。

        “外面还有人呢。”

        云霞不知道遭受了什么酷刑,惨叫声凄厉至极。

        可偏偏只有惨叫,她却什么招认的话都没说。

        苏落抬眼,颤颤看着箫誉。

        当知道苏落和长公主进宫,被太后扣下为难的时候,箫誉差点急疯了。

        他当时就要不管不顾的冲进宫捞人。

        可惜那时候已经晚了,等他赶回来的时候,长公主刚好被送回府邸。

        箫誉又急又气快要杀人。

        现在看着身下的人,箫誉都有一种不真实感,“害怕了吗?”

        苏落摇头,“我知道,有你在呢。”

        箫誉心里软的不行,“真乖。”

        低头含住苏落的嘴唇。

        外面刺耳凄厉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

        室内,暧昧的水渍声伴衣料摩挲的声音,一潮一潮。

        箫誉情动,难耐的箍着苏落,在人家耳后根上,又咬又磨,说着下流的话,“春日里的小母猫,都没有你叫的好,只是压着声音不痛快,晚上等外面无人了,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还这样颤颤的叫。”

        苏落让羞的全身发红,身体忍不住蜷缩。

        箫誉偏偏不做人,摁着她,不许她躲不许她缩,他就要看她动情的样子。

        “给我看。”

        他哑着嗓子,满目的浓情,如同俯视自己的猎物。

        苏落怎么拒绝的了这样的箫誉。

        拒绝不了的结果就是,让人里里外外欺负了个够本。

        直到外面云霞凄厉绝望的喊出那句,“我招,我招!”

        箫誉才堪堪觉醒一点仁慈,放过苏落。

        苏落的身子还在轻微的抖着,膝盖都让磨红了。

        说是心疼她脚背被烫红,现在膝盖也不知道哪个畜生做的孽。

        做了孽的畜生弯腰亲人家姑娘的唇舌,然后起身,拍拍苏落的脸,“乖乖等我。”

        衣袍一穿,箫誉抬脚出去。

        苏落躺在床榻上,那股酸软的劲儿久久褪不去。

        不知道是箫誉故意给她听还是如何,问话的地方定在了窗沿下,外面的动静苏落听得清清楚楚。

        箫誉餍足的在椅子上坐下。

        一桌酒菜是白准备了。

        不过吃了更香的,谁稀罕这酒菜呢。

        他看着被折磨的披头散发不成人形的云霞,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云霞打着哆嗦,跪在地上,牙齿被拔了一半,满嘴都在流血,“我,我真的是云霞。”

        箫誉啪的一拍桌子、

        平安抬脚就朝云霞肩膀一脚踹过去,“没挨够是吗?”

        云霞一个激灵,狼狈的立刻摇头,“不,不是,我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云霞,就是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不是太后娘娘。”

        箫誉皱眉。

        平安又踹了云霞一脚,“等谁问你呢,自己招!”

        云霞吞咽唾液,“上次,上次宫宴之后,陛下暗中召了玉门派秘密进宫,我们,我们宫主就是那个时候趁机进了宫,冒充了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