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5章 带下

第235章 带下

        “十三!”

        箫誉连确认一遍都没有再确认,苏子慕五岁孩子的话,箫誉选择相信。

        大步流星就朝外走。

        “在!”十三一个激灵上前。

        小竹子也朝他们这边看来。

        箫誉压着声音吩咐,“去找玲珑草,莫让旁人发现。”

        等吩咐完,十三离开,箫誉转身回去,这才问苏子慕,“玲珑草并非罕见之物,既是解药,那这毒也没有什么威慑性啊。”

        苏子慕摇头,“不是的,玲珑草虽然罕见,但是并不是所有大夫都知道玲珑草能够解毒,而且玲珑草解毒,需得是七分熟的玲珑草外敷,熬制汤药的玲珑草内用,双管齐下才行。

        我也是从镇宁侯府听来的。”

        箫誉点头,这才朝长公主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公主疼的受不住,冷汗直落,可事情要紧,也耽误不得,便将今日的事尽可能详细的告诉箫誉。

        箫誉听得简直火冒三丈,“她是疯了?为了一个云霞,就做出这种事?”

        双目喷火,恨不得活活捏死云霞。

        苏子慕小脸上闪过凝重,继而一脸天真,“会不会这个太后是假的呀,若是真的,亲娘怎么舍得向自己女儿这样下手?

        以前太后也想让云霞嫁给姐夫,但是不会这样不顾脸面啊。

        今儿好奇怪哦,像个乡野村妇,毫无见识,只知道逞凶斗横。”

        苏子慕稚气的童言童语让箫誉和长公主顿时一个激灵。

        之前玉门派能派人伪装成长公主跟前的贴身婢女,继而挟持长公主,现如今也未必没有可能挟持太后或者直接让人伪装成太后。

        而且......

        那日在丰台的庄子上,那未露面的女子和箫誉说话的那种长辈自居的语气......

        正说话,外面丫鬟忽然回禀,“王爷,王妃带着云霞郡主回来了。”

        不及箫誉开口,苏子慕奶声奶气的道:“让我姐拖住她先,等十三哥哥的玲珑草回来,我们先解了长公主殿下的毒。”

        箫誉几乎是一个瞬间明白了这个五岁娃子的心思。

        先把毒解了。

        解了毒,这个云霞就是送上门的肥羊。

        没解毒,再说虚与委蛇的事。

        不愧是他家王妃的弟弟啊,真聪明。

        箫誉摸摸苏子慕的小脑袋,“和你姐姐一样机灵。”

        苏子慕:......“就不能单纯的夸我一个人吗?”

        长公主顶着刺骨的疼,都没忍住笑出来。

        屋里的沉闷气氛驱散些许。

        那边,苏落借口带着云霞先去祠堂,将云霞拖住。

        这边,十三以最快的速度找回了玲珑草。

        府上养的大夫没有一个人知道玲珑草有这解毒的功效,没办法,只能按照苏子慕说的那种法子,七分熟外敷,熬制汤药一刻钟,内用。

        七分熟的玲珑草被捣成泥,放凉,由长公主的贴身婢女给她覆在伤口处,熬制好的汤药则由苏子慕吹凉了一勺一勺喂给长公主。

        一碗药吃下去,正好伤口处的外敷药膏也全部敷完。

        苏子慕问道:“感觉如何,我以前听镇宁侯府的人说,若是管用,身上会有一种特别冷的感觉,等这阵冷意过去,就会觉得燥热,然后逼出一身汗,这毒就解了,若是不管用,就不会有这些症状。”

        箫誉纳闷,“你真是听镇宁侯府的人说的?几岁听得?记得这么清楚?”

        苏子慕道:“不是镇宁侯府听来的,难道还是我自己癔症瞎编出来的啊。我一个天真的五岁小男孩,怎么可能编的出来这个。”

        我不过就是说的晚了一步,就闹出这个乱子!

        箫誉:......

        处处透着诡异!

        但就无言以对哈!

        不过一刻钟,长公主开始大汗淋漓,身上就像是用水浇过一样,莫说衣衫湿透,就是身下的褥子和盖的薄被都湿透了。

        苏子慕大松一口气,“等汗出透了,这毒就算是解了,姐夫。”

        接下来,该箫誉出场了。

        云霞和太后这样欺负长公主和苏落,箫誉岂能善罢甘休,尤其现在没有了所谓的解毒牵绊。

        从祠堂出来,苏落将云霞带到了她和箫誉住的正房,

        一进去,明显能瞧的出来这屋里两个人共同住着的痕迹,云霞眼底全是嫉妒。

        她恨的咬牙切齿,看着苏落,“这些,原本都应该是我的,是你,半路杀出来,抢了我的一切,你应该统统还给我。

        日后我侍奉誉哥哥,就在这里住,你搬到别院去!”

        云霞恨不得直接将苏落撵出府。

        可箫誉和长公主肯定不会同意,她只能一步一步的慢慢来。

        以女主人自居,云霞在主位坐了,冷眼看着苏落,“倒茶!”

        苏落秉着拖延时间绝不节外生枝的原则,上前给她斟茶。

        一盏茶倒完,云霞转手断了茶盏,却是忽然手一抖,直接将那茶盏扣翻在苏落脚面上,“这么烫的水,你想烫死我?”

        茶水扣了苏落一脚,是挺烫。

        烫的苏落脚背发疼。

        茶杯在地上打了个转,停住。

        云霞讥诮笑道:“既然鸠占鹊巢,你就该有点自觉,如今你自己什么身份,你想清楚,和我作对,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重新给我倒一杯。”

        “你使唤谁呢!”

        云霞话音才落,箫誉从外面长腿一抬,进来。

        一眼看到箫誉,刚刚热水烫到脚上苏落都没觉得如何,只想着只要能把人拖住就行,可这一眼,苏落的委屈顿时一下就涌了上来。

        眼圈一下就红了。

        箫誉看着苏落,心疼的不行。

        “誉哥哥!”云霞一下从椅子上起身,两步走到箫誉跟前,“长公主殿下和王妃都喜欢我的很,想要让我来府里住呢,日后......”

        不等云霞一句话说完。

        啪!

        箫誉一巴掌结结实实摔到她脸上。

        箫誉这辈子杀人放火不少干,但还是第一次打女人的脸。

        云霞还真是......值得!

        云霞让箫誉这一巴掌打的险些一头撞到旁边桌角。

        几步踉跄,扶了桌子站稳,脸上火辣辣的疼,她错愕看着箫誉,“誉哥哥你打我做什么?”

        箫誉凶戾的看着她,“带下去,酷刑审讯!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云霞一瞬间眼底涌上震惊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