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4章 解毒

第234章 解毒

        顾瑶一副我死了男人就能放飞自我的神情,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直接怼了过去。

        苏落倒是还好。

        云霞郡主一张脸让顾瑶怼的铁青。

        她一刻都在这里待不下去,在苏落身后咬牙切齿的说:“走吧,出宫,现在就回府。”

        苏落正好担心长公主,也想走,便朝皇后道:“长公主殿下刚刚身子不适,已经出宫了,我心里惦记不安,想要现行告退、”

        皇后朝樱贵妃看了一眼,继而朝苏落笑道:“好好的,刚刚殿下还没事呢,怎么就不舒服了?也罢,长公主病了,你在这里必定是不安心的,正好,我这里有几盆罕见的菊花,你且带回去,算我一点心意,给长公主瞧着让她也赏花去去病气。”

        说完,朝顾瑶道:“瑶儿也来,也有一盆要送你。”

        皇后仪态万千,担得起国母的姿态。

        这份邀请苏落不好拒绝,却也知道,将她和顾瑶一起带走,怕是不安好心。

        抿了一下唇,苏落朝皇后屈膝一福,“多谢娘娘厚爱,只是......我们府里即将办喜事,带了菊花回去怕是不太方便。”

        云霞顿时神色一凛,直接朝皇后看过去,“娘娘什么意思?我要嫁给誉哥哥,娘娘让王妃带一盆菊花回去?娘娘咒我呢?”

        云霞仗着有太后的宠爱,再加上这几年皇后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向来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不然上次算计苏落也不会用皇后嫡出的公主挡刀。

        她一语落下,直接拽了苏落一下,“长公主殿下身子不适,我们没有心情赏花,先告辞。”

        她拽了苏落就走。

        “你这孩子,我又没说送的是菊花,我这里有一盆开的极好的水仙......”

        “那也不必了!”云霞拒绝的干脆利索,扯了苏落就走。

        这是苏落头一次真情实意的对云霞生出一份感谢,谢谢你拒绝的这么痛快,不然我还得虚与委蛇。

        苏落一脸被迫无奈,跟着云霞就走。

        皇后顿时气的咬牙。

        这个云霞是有什么大病!

        她好容易安排了这样一个局,就被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云霞毁了?

        “郡主未免也太不把我这个皇后看在眼里。”皇后变了脸,看着云霞。

        云霞现在只想离开这里,那些人看她的目光让她受不了,她一向不把皇后放在眼里,此时冷哼,“娘娘若是觉得我不应该在长公主身体不适的时候立刻回去照顾,那娘娘去找陛下说理吧。”

        直接把皇后怼回去,云霞带着苏落离开。

        顾瑶一下哭了出来,“我突然好想世子爷啊,我们家苦命的世子爷,说走就走了,这赏花宴我是待不下去了,你们都能笑着赏花,只有我,要强颜欢笑迎合你们。

        我好可怜,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

        苏落前脚一走,顾瑶后脚哭着就要走,珍妃亲自将她送出了宫。

        皇后和樱贵妃好好一个计划,莫名其妙就被打乱了。

        从宫里出来,云霞恶言恶语朝苏落道:“见了誉哥哥,你该知道怎么说吧?”

        苏落抿唇,点头。

        马车一路直接回了长公主府。

        她俩回去的时候,箫誉苏子慕小竹子已经回去了。

        长公主气若游丝趴在床榻上,女医官将她被板子打过的地方上沾的血肉模糊的衣料用剪子一点点剪开。

        箫誉虽然是亲生儿子,可这位置到底不堪,他避在外屋守着。

        小竹子站在旁边陪着他。

        唯有苏子慕,趁着人不注意,蹬蹬蹬的跑了进去,一颗小脑袋凑到长公主跟前,软乎乎的手在长公主脸颊上摸了摸,“殿下很疼吧?”

        长公主几乎睁不开眼,勉强打起一点精神,朝苏子慕道:“吓着子慕了吧?”

        苏子慕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医官,朝人家奶呼呼的道:“我们家长公主殿下有点疼的受不住,能不能给她一点止疼的药啊。”

        女医官看了长公主一眼。

        长公主一时间没明白苏子慕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但是苏子慕说完,朝她狡黠的眨眨眼。

        长公主便纵容道:“有吗?”

        女医官道:“止疼药都在太医那里,得过去取。”

        苏子慕就道:“那就先不要处理伤口了,等止疼药来了再弄吧,医官大人先去外面休息,我陪殿下说说话给她解闷。”

        医官正要说怎么能不处理,这伤口不处理会溃烂,可长公主却道:“听他的吧,你先去歇着,等止疼药来了再处理吧,我确实有些受不住。”

        医官未出口的话便咽了回去。

        等她一出去,箫誉一脸疑惑,正要问怎么出来了,苏子慕朝里面探头,“姐夫,长公主殿下叫你呢。”

        箫誉狐疑着,看着医官出去,朝里屋走进去。

        小竹子犹豫一下,没有跟上,而是警惕的走到门外,守在了窗下。

        “怎么了?”箫誉进去便问。

        长公主看了苏子慕一眼,有气无力,“问他,他把人家支使开的。”

        箫誉看向苏子慕。

        苏子慕就道:“姐夫,殿下,我刚刚看了一下殿下身上的伤,那伤根本不是普通包扎就能管用的,那是中毒了,得用解药。”

        长公主被抬回来,医女就跟着来包扎伤口。

        以至于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箫誉什么。

        尽管箫誉通过自己的渠道已经得知,长公主这是被太后打了板子,可他还不知中毒一事。

        闻言,可谓是母子俩齐齐一惊。

        箫誉道:“你确定?”

        长公主道:“你能看出来?”

        这就等于是回答了箫誉的问题,箫誉忙朝长公主道:“怎么还会中毒。”

        苏子慕扯了箫誉一下,“姐夫,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先解毒,这个毒名叫百花散,是大燕国那边的东西。”

        提到大燕国。

        长公主和箫誉眼皮齐齐跳了一下。

        箫誉捏了拳,问苏子慕,“你怎么知道?”

        苏子慕道:“我以前在镇宁侯府的时候,意外听到过一次,我知道这个毒的解药是玲珑草,姐夫快去找人弄玲珑草,只要在五个时辰内用玲珑草煎药内服外敷,就能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