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1章 走吧

第231章 走吧

        这话直接将太后骂了进去。

        长公主是太后的亲闺女,为了皇上那点蝇头小利,太后眼睁睁看着皇上将长公主关了冷宫都无动于衷,这期间连床被褥都没送过。

        谁不知道呢!

        现在箫誉反制一局,太后还想拿乔吗?

        太后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没当场吐血都是老当益壮。

        她眼睛微眯,深深看了苏落一眼,“真不愧是誉儿亲自挑选的王妃,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如此,哀家也放心了。”

        长公主一扬眉梢,放心?放心什么?

        太后朝长公主笑道:“誉儿是陛下圣旨御封的正儿八经的亲王,这都成亲多久了,府里怎么能只有一个王妃没有侧妃呢,哀家和皇上商议过了,云霞也愿意委屈一下,给誉儿做侧妃,册封的圣旨应该一两日就能发了你府上。”

        长公主顿时变脸,“母后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誉儿要娶谁做侧妃,都由不得誉儿自己做主了?

        当时连南国的公主想要给誉儿,这事儿都没能成,怎么?母后是觉得云霞比南国的公主脸面都大?”

        太后之所以在宴席上说这件事,就是算着长公主碍着情面不会拒绝,就算是时候拒绝,那明面上答应的事情也反悔不得了。

        她是真没料到,长公主居然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这样直截了当的驳了她的面子。

        被苏落怼了一顿,又被长公主这样忤逆,太后怒火中烧,“你真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云霞是哀家从小亲自养大的,与誉儿又是青梅竹马,她嫁给誉儿只是做侧妃,难道还委屈了誉儿?”

        长公主冷笑,“母后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记上次的赏花宴,云霞郡主是如何谋害我们家落落的了?

        这样的人进了我们府里做侧妃,让我们落落如何安心生出府中嫡子嫡女呢?

        她连落落都害,难道不会谋害落落的孩子?

        我这哪是娶了个侧妃,这分明就是娶了个凶手回家。”

        云霞脸上挂不住这份羞辱,顿时眼泪落了下来,“之前是我做错了,太后娘娘已经狠狠的训斥过我,我也知道自己错的离谱,长公主殿下莫要动怒。

        您是太后娘娘嫡亲的女儿,莫要因为我的事情,伤了你们母女情分。”

        说着,云霞扑通跪下,冲着苏落。

        “王妃大人大量,就不要和妾身计较了吧,我已经知道错了,日后必定拿王妃当亲姐姐一样侍奉,绝对不会再有不该有的心思,你就原谅我吧,不然......我今日就跪在这里不起。”

        云霞一脸执拗,泪眼汪汪看着苏落。

        苏落:......

        她原以为进宫来。她要对付的是那些世家们,昨儿还专门和箫誉恶补了一下世家们在宫中的盘踞势力。

        结果。

        就这?

        苏落连应对的兴致都没有,懒懒的坐在座椅上,对着哭哭啼啼的云霞忽然一捂嘴,发出一声干呕,“呕~”

        云霞:!?

        苏落皱眉,喘了口气,“突然觉得好恶心,我可能怀孕了。”

        云霞:......

        一抿唇,委曲求全,“求王妃就原谅我上次的过错吧。”

        “呕~”苏落捂着嘴,又干呕一声,“好恶心啊。”

        “噗!”宾客间,忽然一声笑喷了出来。

        虽然说,每逢宫宴必出事没错,但是这长公主和太后明晃晃的直接对上,这瓜还是有点劲爆,毕竟,宫宴甚至还没正式开始呢。

        众目睽睽之下,顾瑶一声喷笑引来大家的目光。

        在所有人都怀着各色目光朝她看来一瞬,顾瑶一颤腰肢,笑道:“真的,太好笑了,但凡我能忍得住,我也不会笑出声。

        我特别好奇,侧妃说的好听,这不就等于是妾室吗?

        既是妾室,想要进府,这不得等当家主母的同意?或者等一家之主的同意?

        什么时候妾室自己都能登堂入室了?

        我男人死的早,真是不知道世界之大,竟然还有这种罕见之事,长见识了。”

        顾瑶一句我男人死的早,雷的全场人目瞪口呆。

        她谈笑自若。

        “云霞郡主真想要给南淮王做侧妃,要么太后娘娘私下找南淮王妃商议此事,要么陛下直接圣旨赐婚,这怎么还要在赏花宴上公然商量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们收到的帖子,是进宫赏花吧?

        花呢?

        我寻思,云霞郡主现在就算是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她......也不能堪称为一朵花吧。”

        这话说的,要多羞辱人有多羞辱人,

        太后顿时恼羞成怒,一拍桌子,“你放肆!你当这是什么地界,敢在这里胡言乱语?云霞再不济,也是郡主,你是个什么东西。”

        顾瑶起身,“既然我不是个什么东西,也不配这赏花宴,那以后宫中的帖子就不要发到我镇宁伯府手里。”

        说完,顾瑶转身就要退席。

        皇后和樱贵妃立刻对视一眼。

        心里把太后十八代祖宗都问候完了。

        她们好不容易安排了一场,难道就让顾瑶这么走了?

        那她们岂不是安排了个寂寞。

        太后怎么越活越倒退回去了,当年怎么在争霸赛里胜出的?当真以为现在的长公主府还是几年前的长公主府,太后和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不敢反驳?

        还想以颜面名声来裹挟长公主当众答应不成?

        天真!

        “瑶儿留步。”皇后忙扬高声音叫了一句,“别闹性子,珍妃,你快劝劝她,脾气真大。”

        珍妃作为顾瑶的亲姑姑,笑道:“也不怪瑶儿脾气大,实在是现在陈珩还在丧期,她本来就不适合来参加宴席,只是这帖子又发到她手里他不得不来。

        她婆母没了,夫君也没了,身上两重孝呢,真不知道这帖子是谁拟定的,怎么就给她发了。”

        太后顿时脸色一绿。

        “哀家不过是怕她一个人在府中苦闷,怕她委屈坏了,让她来散散心,倒成了哀家的不是。”

        珍妃扶了步摇,“娘娘说笑了,臣妾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自从陈珩过世,瑶儿受的刺激不小,这脾气和之前不太一样。

        她真的不太适合这宫宴,还是让她回去吧,免得哪句话没说好,再得罪了人。

        她肚子里还有陈珩的遗腹子呢。

        她得罪了人,人家要责罚她,她受不住,人家不责罚她,总不能让她平白无故的冲撞了。

        还是让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