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30章 痛哭

第230章 痛哭

        苏落的聪慧让长公主和箫誉都欣喜又意外。

        别人家的姑娘能想到这一步,那是从小就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才造就一颗玲珑剔透心。

        苏落在镇宁侯府的五年,是被耽误的五年。

        能成长的这般迅速,的确是聪慧过人了,还当着长公主的面呢,箫誉就没忍住,啵儿的在人家苏落脸上亲了一下,爱的不行,“你怎么这么聪明!”

        苏落吓得差点一个激灵从椅子上掉下去。

        震怒的瞪了箫誉一眼,继而不安的看向长公主。

        冷汗都快把衣裳湿透了。

        你是不是有病!

        长公主:......

        她怀孕的时候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就生出这么个没脸没皮的玩意儿。

        除了假装低头喝汤没看到,她还能怎么样!

        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给你当娘!

        一顿饭吃的相当刺激。

        吃完饭长公主再也不想多看箫誉一眼,苏落筷子一放,还没且箫誉嘴里那口汤咽下去呢,长公主就撵人了。

        等人一走,长公主总算觉得耳根清净,吩咐婢女,“去给我打一盆水。”

        “殿下要洗手?”

        “洗眼,我的眼脏了!”

        婢女:......

        婢女打了一盆温热适宜的水进来,长公主当真拧了帕子擦了擦自己的眼,“若是老二还在,必定不会像他哥哥这样。”

        提起那位“早逝”的二公子,婢女脸上的欢愉褪去,很轻的叹了口气。

        长公主将擦过眼睛的帕子往盆子里一丢,道:“最近大燕朝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来,我这心里不踏实的很,”

        【宝子们,《公主能有什么坏心思》的联动,来啦~】

        婢女道:“上次听王爷提过一嘴,说是那边太子爷从召国亲自选了个太子妃回来,朝堂上下热闹着呢,可能咱们的人在那边找到了什么机遇也未可知。”

        “怕只怕那姓容的娶的太子妃是个不省油的,到时候闹出乱子。”长公主忧心忡忡。

        婢女道:“就算是闹出乱子,自然也是冲着那几位皇子,和咱们无关,咱们二爷在那边,不过是个庶出的少爷,都没什么存在感。”

        长公主摇头,叹一口气,“怕就怕,他们府上的人不长脑子,站错了对,到时候被一个满门抄斩连累。

        这边的事情几乎都压在了誉儿一个人的肩膀上,他分身乏术,好在苏落聪慧又体贴,能帮他分忧。

        可老二在那边......我这心,一日比一日吊着,就怕出事,这几天我夜夜都是噩梦惊醒,梦见驸马,偏偏还梦见老二,老二也上了战场。”

        婢女心疼长公主,若非皇上无能又糊涂,堂堂长公主何至于过得如此凄惨。

        “要不然,咱们派人去一趟那边,以行商的名义过去,去瞧一瞧二公子?”婢女道。

        长公主叹了口气,“算了,现在这节骨眼上,世家盯咱们盯着紧的呢,别在给他惹出什么不该有的乱子。

        他过去大燕国的时候,也就子慕小竹子这样的年纪,一晃都五年过去了,你说,他还记得我吗?他会恨我吗?”

        长公主眼底的泪,兜不住,一下就涌了出来。

        婢女心疼的不行,“殿下快莫要哭了,哭坏了身子,当年也是没得选,二公子年纪太小,咱们府上的人根本盯不住那些魑魅魍魉,王爷能顾全自己的性命已经算是不错,殿下又日日操心上上下下,把二公子送走属实是无奈之举,二公子能明白殿下的苦心的。”

        长公主死死的攥着手里的帕子,在只有贴身婢女在的屋里,哭的泣不成声。

        箫誉平时事情多,压力大,长公主从来不会在他面前提起老二,更不会提起老二哭成这般。

        可她到底是做娘亲的,心里的惦记一日重过一日,这情绪憋在那里,缓不过来。

        转眼到了赏花宴这一日。

        长公主特意帮苏落挑了一身撒金花的广袖长裙,配着一套珊瑚红的头面,苏落莹润白皙的面孔在着头面的辉衬下,显得格外的顾盼生辉。

        云霞郡主立在太后身后,嫉妒的看着苏落,两眼恨不得能喷出火来。

        明明她才是和箫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明明她才是箫誉内定的王妃人选,怎么就偏偏插来一个苏落。

        她很不的苏落出门就被马车撞死。

        怎么陈珩绑架了苏落,就没弄死她呢,陈珩不是爱苏落爱的疯狂吗?怎么就没对苏落下手呢?

        如此想着,云霞愤怒的目光又落向顾瑶,眼底神色鄙夷讥诮却又带着隐隐的羡慕。

        陈珩都死了,顾瑶还牛气什么,她凭什么还以这样的高姿态出席这赏花宴,她算什么。

        不就是有个好爹吗!

        若是你爹死了,看你还得意什么!

        “云霞,云霞。”

        云霞在心头咒骂,以至于太后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察觉到,还是旁边的婢女轻轻推了她一把她才反应过来,一个激灵,看向太后。

        太后无奈的翻她一眼,道:“你不是酿了一坛子菊花酒吗?早就说想让落落帮你尝一尝品鉴品鉴,现在见了人了怎么倒是不好意思了,去拿来给大家分了,尝一尝。”

        云霞一脸羞赧,朝苏落道:“可以吗?”

        苏落歉然笑笑,“不好意思,我今天来月事,王爷特意嘱咐了好多遍,不许我喝酒的,若是回去让他知道我喝酒了,怕是要闹,郡主让旁人帮着鉴赏吧。

        菊花酒也不算是小种类的酒水,菊花陪着糯米,想来应该味道不差。”

        苏落的拒绝让云霞脸上无光,她面子挂不住,眼眶一红,委屈起来。

        太后不满的看着苏落,“嫁给誉儿也好几个月了,这肚子,还没有动静吗?”

        赏花宴,宴席上,宾客无数。

        太后作为长公主的亲娘,箫誉的亲外祖母,这话这样明晃晃的说,就不是关心,而是挑刺了。

        苏落恭敬道:“本来是想要要孩子的,可先前母亲无缘无故忽然被关了冷宫,吓坏了我,母亲身为长公主,又是出嫁了的,这般尊贵都是说进冷宫就进冷宫,我怕哪一日我也进了冷宫,若是怀了身孕反倒是成了不便,就没敢怀呢。”

        苏落说话软软糯糯不急不缓。

        偏偏说出来的话气的人心口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