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29章 推断

第229章 推断

        成国公眼睛微眯,精明在笑容里掩藏。

        “的确,皇宫是最好的下手点,宫中各方势力盘亘错杂,就算是出了事,也不容易查到,到时候箫誉只能吃一个哑巴亏。

        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府上的大姑娘现如今在宫中正当恩宠鼎盛。

        如果能让顾瑶在苏落手里出事,更是两全其美了,这就要看樱贵妃娘娘的本事了。”

        徐国公府大姑娘徐樱,现如今是宫中的樱贵妃,年轻貌美,极受皇上喜爱,只是膝下尚无皇子傍身,这恩宠到底不够稳固。

        徐国公皱眉,“只让我一家出力,你们未免太不厚道了。”

        成国公笑道:“怎么会?旁人袖手旁观,咱们两家的关系,我怎么会袖手旁观呢,过几日皇后娘娘要在宫中办赏花宴。

        眼看中秋将至,办一次菊花宴。

        至于能不能抓住机会,那就要看你们家的本事了,若是错过了,不是我说话难听,箫誉怕是想要替皇上一个一个收拾了咱们。

        第二个镇宁伯府未必就不会出现。”

        ......

        长公主府。

        苏落将一坛子碧荷露从桌上提起,亲自给长公主斟酒,“这是我专门给母亲酿造的,这酒清暑化湿,我听人说,母亲每到天气炎热的时候便会食欲下降,小腿浮肿,这酒里添加了一点药材,很是对症母亲的病症,味道也算清新香甜,您尝尝。”

        长公主喜欢苏落的不行。

        不光是因为箫誉老大不小好容易找到了一个自己可心的姑娘,更是因为苏落身上那股劲儿,让长公主想到了野草。

        野草虽然低微,可韧劲强,生命里强,那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韧性和努力,让长公主从心眼里喜爱她。

        端着苏落亲自倒的酒碗,长公主笑道:“好,我尝尝。”

        箫誉巴巴看着苏落,“这么偏心啊?没有我的?我脖子都伸长了。”

        苏落忍俊不禁,给他倒了一盏。

        人长公主还没且尝呢,他仰头一碗干了,一抹嘴,“真好喝,不愧是你酿的。”

        苏落:.......

        你这牛饮似的,你尝出味道了吗就说!

        长公主:......

        儿啊,秀恩爱没必要舞到你老娘跟前好伐!

        尤其你老娘还没了男人!

        多少心疼一下孤寡老人好的吧!

        白了箫誉一眼,长公主朝苏落笑道:“确实好喝,这个味道带着一股清甜,不像是酒水,倒更像是果水,可咽下之后又有酒香气在嘴里回荡。”

        苏落笑眼弯弯,“母亲不愧是鉴酒高手,这个酒,成本算不得高,想要做上品,就搜集荷叶的露珠,然后用露珠作为原浆酿酒。

        若是做寻常酒水,就用平常蒸汽水就可以,只需要按照配方将荷叶比例调好即可,味道虽然没有这个甘甜,但也不差,咱们可以推广的,尤其盛夏,必定喜爱之人颇多。”

        “酒厂有落落是咱们的福气。”长公主怜爱的看着苏落,“母亲打心眼里高兴。”

        苏落心里涨涨满满。

        长公主道:“这一阵子子慕和小竹子做什么呢,怎么成天不见人影,这连吃饭都见不到?”

        比起苏落,长公主明显更喜欢苏子慕这个会撒娇的小东西。

        一张嘴,巴巴的,尽捡招人疼的话说,这个年纪,又和箫誉过世的弟弟当年差不多......

        箫誉笑道:“他俩对兵法感兴趣,最近请了个先生教习他俩水军排兵布阵,俩人学的勤奋着呢,别说在这饭桌上没见到,据那边伺候的小厮说,俩人吃饭都是蹲在水池子边上吃,一边吃一边研究里面行船模型。”

        这一点让箫誉惊喜至极。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亲人会对兵法有这样浓厚的兴趣。

        他想过为父亲报仇,但是他之前没想过组建自己的军队,可小竹子和苏子慕的出现,让箫誉慢慢有了这些想法。

        尤其苏子慕将春溪镇那帮小孩都弄来,那些当初和他玩的好的小孩儿,现在一个个的在师傅的调教下,全都长进十足。

        师傅都说,假以时日,这些孩子,就足够成为一支嫡系精锐。

        而且他们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作战的时候,会更加有凝聚性。

        箫誉简单的向长公主和苏落说了一下苏子慕和小竹子的现状,继而话音一顿,又道:“小竹子他爹在津南码头给他们弄了一片练兵的水域,等他们这边基本知识掌握的差不多,弄几条船让他们实际试一试。”

        小竹子的爹,王昌闵,那个当年被皇帝算计的工部尚书,如今成了箫誉一个人的工部尚书。

        不愧是状元出身,在工事上的判断和建造力简直一流。

        长公主笑道:“肯上进就是好事,不过也要提醒师傅,不要揠苗助长,对了,落落。”

        苏落立刻朝长公主看去。

        “三日后,宫中要办赏花宴。”

        箫誉皱眉,“这离中秋还早呢,这么早就办赏花宴?往年不都是中秋前后?”

        长公主道:“太后娘娘的意思是,今年多事之秋,宫里办个宴席热闹热闹。”

        箫誉冷笑,“每逢宫宴必出事,这是觉得宫里无聊了,又想折腾幺蛾子呢,我们落落不去。”

        长公主道:“但是顾瑶必定得去,今日不同往时,她现如今掌管镇宁伯府里里外外,这样的宫宴,她不可能缺席。

        顾瑶若是去,我和落落就得去,女眷参加的宴席,你在宫中安排的那些人未必能照顾得到顾瑶,到时候就怕出事。”

        苏落咽了嘴里嚼的水晶虾仁,道:“母亲,这宫宴是谁提出来要办呢?”

        长公主道:“皇后和太后提了一嘴,太后正有此意,算是一拍即合,自从上次宫宴,云霞闹出那般事情,一直都没有怎么见人呢,太后这是着急了,想要找个机会让云霞在大家面前露脸。

        她年纪不小了,再不嫁人,就是老姑娘了。”

        苏落抿唇,默了一瞬,朝箫誉道:“既是皇后主动提的,那就要查一查皇后或者皇后的娘家人最近有没有和徐国公府的人来往。

        最近咱们碰触的利益最大的,就是徐国公府的酒水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