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27章 失败

第227章 失败

        “王,王爷。”

        一向说话伶牙俐齿的徐国公,硬生生让这个开场给开的变成了个结巴子。

        自己来之前打好的腹稿,就这样活活的夭折了。

        “那个,王爷,下官这次来,是,是......”

        箫誉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目光炯炯的看向徐国公,“对了,本王想起一事,当时我和王妃成亲,国公爷送贺礼了吗?”

        徐国公真的是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啊。

        他惊诧的看着箫誉。

        感觉是不是自己没睡醒,现在做梦呢。

        这怎么......怎么......怎么这么这么啊!

        箫誉蹙眉,脸色顿时一沉,“难道没送?本王和王妃的盛大婚礼,你竟然没有送贺礼?你不祝福我们吗?”

        徐国公吞咽一口气,结结巴巴,“送,送了的,当然送了。”

        箫誉大松一口气,“我就说嘛,怎么会有人不想祝福我们这一对天作之合呢,你见过本王的王妃吧,是不是貌美?”

        徐国公真的快傻了,完全不知道箫誉在说什么,天灵盖嗡嗡的就跟有一百只喜鹊在叫唤,只能凭着顽强的意志,回应,“对,貌美如花。”

        箫誉冷哼,“貌美那也是本王的王妃,名花有主了,别人若是觊觎本王就挖了他的眼!”

        徐国公:!!!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进来一刻钟了,一句正题没说。

        深吸一口气,徐国公道:“王,王爷,这次下官来,是想和王爷说一下酒水生意的事!”

        为了再被那些奇怪的问题干扰,徐国公放弃了所有带有技巧性的开场,选择了最粗暴直接的——开门见山!

        平安忍着笑,看看你把人逼成什么样了。

        徐国公和谁说话不是出了名的一句话转三转。

        这倒好。

        直接打开盖子就是到!

        箫誉一脸茫然看向徐国公,“酒水生意?本王没记错的话,本王和国公爷并无生意往来啊。”

        徐国公道:“是,之前是没有酒水往来,但是王爷现在接管酒水事宜,调整了各地的酒水赋税,这税款是不是有些不合理?”

        箫誉顿时脸色一沉。

        “不合理?那税款可是本王和王妃逐条研究出来的,你竟然说不合理,你是不是不想祝福我们?”

        徐国公人都麻了。

        这有关系吗!

        你们幸福不幸福,关我屁事!

        心里怒吼,面上微笑。

        “王爷说笑了,王爷和王妃天作之合,自然是人人祝福的,只是,王爷将酒水的税款调低,是不是有点太突然了,不满王爷说,这酒水生意,我们家和另外几家世家都有涉及,你这突然调低全国税款,会大大减少我们各家每年向朝廷上交的那部分税款,直接导致朝廷的国库收入降低。”

        箫誉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国库收入降低,关我屁事,国库又不给我发银子花。”

        徐国公:!!!

        他真的忍不住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难以沟通的人。

        深吸一口气,徐国公笑道:“王爷玩笑,国库乃国之根本,国库空虚,那军饷军费便发布出去,边疆将士容易军心动乱,再者,若是遇上什么流年灾荒,国库空虚发不出赈灾银两,也是要闹暴动的。”

        箫誉眼神复杂的看着徐国公。

        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

        大道理说得这么漂亮,怎么在搜刮民脂民膏这方面,就不是你了?

        箫誉嗤笑:“国公爷若是和我说这些,那就没意思了,这些年,你们税收倒是高,我也没见国库多有钱啊,就算是国库有钱,我也没见户部结算了军费啊,军饷粮饷不一直拖着呢。

        国公爷今儿既是找到我这酒厂来,要谈事情呢,咱们就有个谈事情的诚意。

        你若是和我来这些虚的,那恕不奉陪了,我王妃等我回去给她剥瓜子吃呢。”

        徐国公:呔!

        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徐国公看着箫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哪是这南淮王有病,这分明就是在和他绕圈子打机锋呢。

        箫誉不吃他这一套,他只能道:“王爷执意要降低税收?王爷若是执意降低税收,税收的事我管不了,但是,为了保证大家的利益都不受影响,我只能让我家旗下的那些酒厂酒馆酒楼,酒水全都上涨一个点。

        王爷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被老百姓怒骂指责吧。

        连酒水都喝不起,民不聊生,王爷就满意了?”

        话说到这一步,箫誉懒得和他继续磨嘴皮子。

        “威胁我呢?你知道上一个威胁我的人是谁吗?是陈珩,现在他下去母子团聚去了!”

        起身,箫誉垂眼,居高临下看着徐国公。

        “你若是好生求我,说不定还有商量,但你威胁我,我这人,只吃我家王妃不吃威胁,平安,送客!”

        前一瞬还沉浸在他家王爷的荤话大放送里,后一瞬平安就一步上前,“国公爷,请!”

        箫誉抬脚离开。

        徐国公立刻起身拦他,“王爷想要如何?”

        箫誉觑他一眼,“我今儿什么都不想要,就想回去陪我王妃,我能在陪王妃的百忙之中抽空来见你,已经是给足了国公爷面子。

        但你没有诚意,这怪不得我。”

        箫誉将徐国公拦住他的手拨开,离开。

        徐国公白来一趟,什么都没谈成,脸色铁青的朝外走。

        平安陪在一侧,快出院子的时候平安忽然道:“国公爷若是真想和我们王爷谈,不如讨好一下王妃,王爷一向看重王妃,若是王妃点头了,王爷那里自然也就应允了。”

        徐国公转头看平安。

        有点意外平安竟然会提醒他。

        “如何讨好王妃?”徐国公道。

        平安笑的灿烂,“我们王妃喜欢酿酒呢,国公爷若是想要投其所好,不如将自己手里的酒水产业都送给王妃,王妃必定心花怒放!”

        徐国公瞬间脸色铁青,“欺人太甚!”

        一甩衣袖,愤怒离开。

        平安站在他身后不高不低的冷嗤,“国公爷哄傻子呢,什么诚意都没有,还想指手画脚我们王爷的事?

        你想要涨高酒水价格,大可试试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