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26章 恩爱

第226章 恩爱

        箫誉将漕运里最完整的一条运航线给了皇上。

        这是整个漕运中油水最多,设施最完善,调度最合理的一条。

        从拿到这条运输线已经十天过去了,皇上到现在也不明白,箫誉为什么就这么容易的把这样一条好线给了他。

        起初箫誉答应的痛快,皇上还以为箫誉只给他分一条最烂的线。

        召集了几个保皇党的老臣,前前后后研究了十来天,大家无法揣度箫誉的意思。

        皇上要如何,箫誉懒得关注。

        给苏落拿到了全国的酒水掌管权,箫誉现在每天忙得和自己的小王妃研究酒水推广。

        十多天的功夫,苏落脸上让箫某人祸害的那些印记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基本不用再戴着围帽出门,面上戴一小块方纱巾便可。

        “这是什么酒?闻得好香啊。”

        苏落将一坛子已经酿了一个月的酒开封,箫誉立刻凑上前。

        苏落推他的脑袋,笑道:“这叫碧荷露,是用夏日荷叶上的露水作为酿酒的原浆,酒水澄澈,带了荷叶的清香,一夏天就酿了这样一坛子,今天咱们带回去和母亲一起喝。”

        箫誉偏头在苏落脸颊亲一下,“你真厉害。”

        酒厂里还有做工的匠人在忙碌,苏落不好意思这么明晃晃的和箫誉亲热,偏头躲开,嗔他一眼,“离我远点。”

        箫誉委屈巴巴,“真是提了裤子就翻脸不认人。”

        苏落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你特么的在说什么啊!

        为了避免箫某人在这个话题上发扬光大,苏落转了话题,“因为陈珩的事,王爷和陛下的关系,算是彻底恶化了吧?”

        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君臣和睦,舅舅外甥一团和气。

        但这只是表面。

        箫誉一脸无所谓,只想和自己的小王妃亲亲蹭蹭贴贴,他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那么大地方不站,偏往苏落跟前凑的近。

        “皇上的权利早就被世家架空了,我和他的关系恶化,从他将母亲关到冷宫开始,就已经恶化了,他自己心里也知道。

        不过是还需要用我去平衡世家罢了。

        皇上不足为据,真正可怕的,是那七大世家,他们手里握着的,才是真正的生死大权。”

        正说话,十三从院外进来。

        苏落让箫誉挤到墙角,一院子匠人基本没人敢往他们这边看也就算了,现在十三进来,苏落脸上挂不住,立刻推箫誉,圆溜溜的眼底带着一点祈求,像是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又凶凶的瞪着箫誉,让他退开。

        箫誉让这眼神看的心都化了。

        伸手在苏落脸上捏了一下,“打个商量,今儿晚上你主动点,坐上来,我就让开,好不?”

        苏落的愤怒顿时从脚底板升到天灵盖,满目赫赫:你这么无耻的吗!

        箫誉笑的流氓:对呀。

        眼看十三就要上前,苏落丢不起这个人,咬牙切齿:“嗯。”

        眼见人让自己逼得羞囧又愤怒,箫誉再不做人也知道见好就收,拍拍苏落的发顶,朝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十三。

        十三顿时大松一口气。

        您还知道做个人啊!

        我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给你当亲随,这没皮没脸的到底随了谁,人长公主殿下和驸马爷都不这样啊。

        心里mmp,面上一派恭顺,十三走到箫誉跟前,道:“王爷,徐国公来了,想要见您。”

        箫誉倒是没有太多意外。

        徐国公在酒水这一块,一直产业颇大,这次他将全国酒水的掌控权攥在了手里,直接冲击到了徐国公的利益,徐国公必定是要来找他的。

        要说唯一的意外,那就是没想到徐国公会找到酒厂这里。

        “人在哪?”箫誉抬脚朝外走。

        十三跟上,“在外面呢,不确定王爷要见他,没请进来。”

        箫誉就道:“没事,迟早的事,带去会客厅吧。”

        十三应命,转头执行。

        才走出一步,被箫誉叫住。

        “平安呐~”

        一听这个话音,平安就头皮发麻,想要脚下按个风火轮,立刻消失在这里。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他家主子在不做人这一块,出类拔萃到无人能及。

        “刚刚是不是看到我和王妃在一起呢?王妃心疼我,专门给我酿了与众不同的酒,亲自花船去荷花池采了荷叶上的露珠,给我酿了一坛子碧荷露,这是王妃对我的心意啊。”

        箫誉背后,苏落险些失手将那一坛子碧荷露给它推地上摔碎。

        你哪只眼看到我亲自划船了?

        我还亲自搜集?

        府里那一院子的下人是闲着领月例的吗?

        而且......

        这是专门给长公主殿下酿的好伐!

        苏落无语的看着箫誉的后脑勺。

        平安则加快脚步,飞快离开,不想听到一句。

        偏不巧,人都要出院子了,箫誉一句话还是飘了来,“算了,不和你说了,你这种单身的,不懂我们的快乐。”

        平安:......

        做个人吧!

        “你看平安多嫉妒咱们呀!”平安一走,箫誉没了能撒狗粮的目标,只能意犹未尽转头对苏落道。

        苏落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快滚吧!”

        箫誉啧了一声,“真凶,不过我喜欢,晚上也凶点就更好了。”

        苏落抄起旁边舀酒水用的酒舀子就朝箫誉砸去,箫誉立刻笑着离开。

        会客厅。

        箫誉过去的时候,徐国公已经在了,正在喝茶,见他进来,搁了茶杯起身行礼,“王爷。”

        箫誉笑着摆手,“国公爷坐,让您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没办法,王妃太粘人了,一会儿都离不开我。”

        徐国公一脸懵逼:啥?

        平安快给他主子跪了!

        消停会儿行吗?

        然而箫誉这几天心情好的不得了,一面朝主位走一面道:“国公爷现在老夫老妻了,肯定不能明白这种如胶似漆吧,哎,说实在得,太粘人了不好,容易烦,不过我王妃长得如花似玉,和别的女子不同,她粘人我还是不烦的。”

        徐国公:......

        震愕的看着箫誉,甚至怀疑这特么是不是进来个假货?

        有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