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23章 问题

第223章 问题

        苏落叹了口气。

        “能之所以能体会你的委屈,那是因为我也有过同样的委屈,而你......之所以那样不择手段的想要嫁给陈珩,那是因为陈珩给了你希望,让你觉得他心里没有我,让你觉得他喜欢你,所以你才会不惜一切的去争取,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能原谅你给我和子慕带来的伤害。”

        顾瑶哭着哭着,忽然一笑。

        “我没指望你能原谅我,而且,我也不后悔我对你做的那些事!”

        她发狠的抹了一下眼睛,想要把眼泪一次性的全部擦干。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苏落道:“你说。”

        “你爱过陈珩吗?”顾瑶道。

        苏落愣了一下,没想到时至今日,顾瑶心里唯一想要问的竟然会是这个,她连犹豫都没有犹豫,道:“我曾经以为我爱过,直到遇上王爷,我才知道,我之前的那些患得患失,不是爱,那是生存所迫。”

        “你从来没有爱过他?”顾瑶仿佛难以置信,“你以前,总是围着他。”

        “从来没有。”苏落回答的斩钉截铁,“我对他,连一次心动都没有,我见了王爷才知道什么叫面红耳赤,脸红心跳,牵肠挂肚。”

        平安半躺在房顶上,一言难尽的看着他家王爷一脸狗屁的表情。

        这墙角听得,真是符合您堂堂南淮王的身份呢!

        棒棒!

        箫誉横了平安一眼,“你个单身,懂个屁!”

        平安立刻反唇相讥,“起码我现在还用不着担心过几年因为辅导娃子功课而需要吃天王补心丹,王爷没见京兆尹大人为了辅导孩子功课,差点猝死在家里吗?太医院用了三瓶儿天王补心丹才救回来。”

        箫誉:......

        “媳妇都没有呢,还娃子,想的还挺美!”

        平安:......

        利索翻身,转头跳下去了。

        走了。

        你自己听墙角吧。

        不陪了!

        箫誉:......玩起玩不起!

        顾瑶看着苏落,看了好久,仿佛想要从她的面上来辨认她这话里的真假,过了好一会儿,顾瑶吁了口气。“如果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你们能确保我以后的生活吗?”

        苏落笑道:“如果你不破坏我们做的事情,我们没有道理去害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我是讨厌你,但也仅仅是讨厌而已,没到了想要要你的命的地步。

        你以后的生活过成什么样,其实主要还是在你自己。

        如果你单纯点,没那么多小心思,能配合王爷把王爷想做的事情做好,我想王爷是仁慈且宽容的,再说,不还有你父亲吗?王爷不可能愿意和你父亲为敌的。”

        顾瑶道:“好,我答应。”

        事情顺利的出乎苏落的意料,准备了一肚子劝说的话还没来得及发挥呢,这就结束了?

        苏落怔了一下,笑道:“那就,合作愉快。”

        她起身,带了面纱和围帽。

        顾瑶偏头看她,“在自己府里,你还戴这些做什么?”

        苏落将围帽调整好,“要脸啊。”

        顾瑶:......

        “那你见我的时候,就不需要要脸?”

        苏落:......

        “本来也打算要来着,但是,没忍住,毕竟按照咱俩的关系,我还是想要炫耀一下。”

        顾瑶:......

        你特么有什么大病吗!

        “有没有一种可能,你不戴,可能没那么多人注意你脸,但你戴了......想象的空间更大?”

        苏落:......

        顾瑶在南淮王府饱饱吃了一顿饭,更换了长公主给她准备的衣裙,带着箫誉安排好的一个婢女,从南淮王府离开。

        直接回了镇宁伯府。

        她回去的时候,镇宁伯府正乱作一团。

        小厮丫鬟们,偷东西的偷东西,逃跑的逃跑,镇宁伯昏迷不醒,镇宁伯的那些随从暗卫只将镇宁伯住着的院子守得铁桶一样,至于别处,一概不管。

        管家倒是在管,可人心散了,哪有那么好管。

        顾瑶一回来,迎头撞上一个小丫鬟怀里抱着一个小包袱往出走。

        “站住!”

        穿着簇新的洒金衣裙,顾瑶挺直了脊背站在那里,尽管被陈珩折磨数日,脸上肌肤黯然,但眼神明亮带着一股咄咄气势。

        她本就是大将军的女儿,将军府的大小姐,盛气凌人不在话下。

        吓得那小丫鬟顿时脸都白了。

        立在顾瑶身后的婢女是箫誉给她的,名叫白竹,功夫和玉珠不相上下,朝着那小丫鬟一脚就踹了过去、

        “放肆!世子夫人和你说话,莽莽撞撞不回答杵在这里做什么!”

        一脚踹过去,那小丫鬟砰的跪在地上,怀里的包袱顿时翻扣在地,里面藏着的一些金银细软便撒了出来。

        “好啊,这是趁着主子不在家,偷东西呢!”

        白竹话音一落,两步上前,一把扯了那小丫鬟的头发将人狠狠往起一提溜,直接朝着旁边驻足围观的下人们扔过去。

        顿时吓得惊叫声一片。

        等白竹耍完威风,顾瑶道:“我不过才离家一天,你们就要造反?怎么?伯爷病着,世子爷出事,你们就当这府里的主人是死绝了吗?只要我顾瑶还在,我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想要找死。”

        老管家得知顾瑶回来,立刻迎出来。

        一出来就遇上这样一幕,惹得老泪纵横,“夫人可算是回来了。”

        之前陈珩把顾瑶关起来,老管家是劝过陈珩的,只不过没用。

        现在陈珩死了,顾瑶不仅没跑,还回来府里主持大局,老管家一颗心满是感激,迎上前给顾瑶行了个礼。

        顾瑶道:“劳烦周伯,将府里的人集中到前院,拿了花名册点人,但凡是不在府里的,全部报官,按照家奴私逃罪论处,都是签了卖身契的,胆子大的敢这样妄为,我倒要看看你们胆子还能多大。

        剩下没逃得,给我搜,但凡从身上屋里搜出不该有的东西,全部按偷窃罪送到京兆尹去!”

        这边顾瑶回来主持大局,那边镇宁伯的随从也过来帮忙稳定局面,一时间满院子下人,但凡是偷过的,无一不吓得跪地磕头求饶。

        然而顾瑶存着洗牌的心,一概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