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19章 疼你

第219章 疼你

        这人不要脸的吗!

        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

        苏落一时间不知道该为箫誉的脸皮震惊还是该为这句话震惊。

        箫誉看着苏落眼睛瞪得圆圆的,可爱的不行,心痒难耐,朝人道:“别勾我,还肿着呢,今儿来不了。”

        苏落:......

        芊芊淑女苏落落硬是在内心咆哮出一句脏话:去你大爷的!

        狠狠瞪了箫誉一眼,苏落拖着自己的破锣嗓子道:“我想,我去见顾瑶,比母亲去,更合适。”

        箫誉捏着自己小王妃的脸蛋,“怎么见?就这样一张脸去见?顾瑶不得恨死你呢,同是女人,她活的多不幸啊,你多幸福,你相公多疼你。”

        苏落磨牙。

        脸皮多少带点行吧!

        飞了他一个刀眼,苏落没好气道:“和你说正事呢。”

        箫誉道:“我也说正事呢,真的,宝贝儿,咱不带这么刺激人的。”

        说着,箫誉忽然一笑,“宝贝儿,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相公昨天疼你有多卖力。”

        箫誉起身,从旁边桌上拿了铜镜,举到苏落眼前,“要不,你先看看再决定?”

        苏落知道自己一张脸昨天没少遭箫誉霍霍,何止是一张脸,她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让霍霍的惨不忍睹。

        但知道归知道,这亲眼看见还是大为震惊(愤怒)

        她肌肤白,这几个月让箫誉养的更是莹润,可现在,这张脸,从上到下,不是青就是红,甚至还有箫誉的牙印儿没完全消散......

        嘴唇更是没眼看。

        昨天让箫誉喂那什么的时候,撑到了,嘴角本来就破着,更破的厉害了。

        这畜生确定是在给她消除心里的伤疤?

        这不是雪上加霜?

        苏落一把打落镜子,但抬手的时候胳膊又疼的倒吸冷气,“你是狗吗!”

        堂堂南淮王,横行霸道多年,谁敢骂他一句。

        那骂不得背着人骂啊!

        现在被自己个小王妃骂,箫誉就跟个二傻子似的乐,说的特别真心实意,“对啊,我一直觉得府里养的那只大黄,她配的公狗和我特别像,你和大黄特别像。”

        苏落:......呔!

        不愧是你。

        幽幽瞪了箫誉一会儿,人家箫誉根本感受不到她的愤怒,美滋滋的道:“以后,咱们也儿女成群,就像大黄一家一样。”

        苏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箫誉道:“饿不饿?我让她们炖汤了,不过汤应该还没好,有粥,吃点吗?你这嗓子和那儿都不能吃辣的,咱们吃点清淡的。”

        箫誉有脸说,苏落没耳朵听。

        她是一刻钟都在这地方住不下去了。

        昨天闹得那么凶,她声音也不小,根本没有收着,外面肯定都听到了......这还怎么见人!

        “我要回京都。”苏落幽幽道。

        箫誉哄她,“你确定?你这样,就算是回去,大家也能猜到咱们有多激烈多持久啊。”

        持久你个头!

        苏落咬牙切齿,“我就要回去,现在就回去。”

        箫誉原本留在这里,是想要陪着苏落稳定情绪,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昨天晚上十分给力,苏落的情绪已经稳定的七七八八了。

        回去也行。

        感觉苏落没有什么问题,箫誉便道:“行,那我安排人摆饭,咱们吃了回。”

        果然如箫誉说的那样,摆上来的,全都是寡淡至极的,不过苏落嗓子让磨得不行,勉强只能喝粥。

        喝一口粥,瞪箫誉一眼,箫誉就偏头亲她一口。

        喝一口粥,又瞪箫誉一眼,箫誉就偏头又亲她一口。

        两人你来我往的,一顿饭吃了半个多时辰,吃完,箫誉把自己的小王妃打横一抱,应苏落的要求,出门前给她带了个围帽,上车回京都。

        既是回了京都,陈珩的事,箫誉就不能完全交给刑部尚书那边。

        送了苏落回府,把人安顿好,箫誉离府。

        等箫誉一走,春杏和玉珠嗷的就朝苏落扑上来(好吧,主要是春杏负责扑和负责嗷,玉珠负责把差点绊倒自己个的春杏一把扶稳)

        “小姐,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春杏一着急,就不喊王妃又喊小姐了。

        可惜她家小姐现在有心无力安抚她,嗓子疼的不想开口,只能伸手摸摸春杏的脑袋,然而,手臂一伸,胳膊上露出来的肌肤就带了若隐若现的痕迹。

        春杏嗷的一嗓子,哭的声音更大了。

        “我苦命的小姐啊,让那个畜生给折磨成这样,挨千刀的玩意儿......呜呜呜,小姐你捂我嘴干什么!”

        苏落:......

        我怕你骂那个畜生断子绝孙。

        毕竟你骂的,这个畜生,是箫誉。

        不得已,苏落只得开口,“他已经死了,我们不要再提起他了。”

        春杏一听苏落的声音,一下哭的更凶了,“杀千刀的王八蛋,看看小姐,为了呼救,把嗓子喊成什么样了,奴婢诅咒他......”

        苏落又捂住春杏的嘴巴。

        “好了好了,我饿了,快给我弄点吃的。”

        春杏一听这个,不哭了,打着哭嗝儿道:“好,奴婢去给王妃准备,那什么,奴婢帮王妃把围帽摘了吧。”

        春杏说着话就上手。

        苏落飞快的抬手护住自己的围帽。

        “不用,我想戴一会儿......啊!”

        苏落因为胳膊疼,抬手动作缓慢了那么一点,真的,天地良心,就缓慢了那么一点点。

        结果春杏抢了先机。

        这丫鬟平时也没见这么眼疾手快动作灵敏的,今儿就跟鬼上身了似的,动作竟然快准稳。

        嗖的,就把苏落脑袋上的围帽给摘了。

        “戴着多热啊,这也.......啊!”

        春杏一眼看到苏落的脸,吓得手一哆嗦,直接把围帽扔了。

        震惊的看着苏落,倒吸一口冷气,朝后挪了一步,“啊这!”

        苏落:......

        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春杏舔了舔嘴皮,“你这脸,是让陈珩拧的?他心里这么变态?”

        苏落大松一口气。

        “呵呵呵呵,对啊,他就是个大变态,你快去弄饭吧。”

        春杏幽幽看了苏落的脸一眼,转头朝外走,“好,奴婢去给王妃弄饭。”

        走了两步,春杏忽然后背一僵,然后震愕的回头看苏落,面红耳赤,满面羞红,“王妃,你昨儿夜里,是和王爷在一起的吧!”

        苏落:......

        你怎么反应这么快!你脑子这么好用的吗?

        春杏:......

        你以为我愿意?

        我眼睛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