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18章 功劳

第218章 功劳

        当年的玉门派,虽然有男有女,但是精锐主要是男子,姑娘们不过执行一些软任务,十有八九都是色诱。

        现在的精锐竟然都是姑娘们了?

        也是。

        之前在丰台那庄子上执行发号施令的,都是女子。

        之前一直心里惦记着苏落,箫誉没有精力去思考今儿晚上的事,但现在仔细想一遍,忽然觉得有些疑惑,他朝平安道:“你觉不觉得,那宫主和我说话的样子,像是认识我?或者,至少,认识我父亲或母亲中的一个?”

        平安点头,“这个,卑职也想到了,所以审讯的时候特意问了,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她们宫主,更没有和宫主说过话,所以并不知道。

        她是玉门派火弩营,火弩营并不是玉门派最精锐的部分,在火弩营之外,他们还有一个铁骑营和一个连弩营,都要比火弩营更受宫主的重视,宫主和那两个营的人更亲近。”

        “他们大本营在哪里?”箫誉问。

        平安道:“在津南蓟山,这山易守难攻,现在正是树木茂盛的时候,贸然上山胜算不大,尤其他们知道我们活捉了一个他们的人,可能会戒备更加严。”

        箫誉却皱眉,“蓟山?”

        平安正要应是,迎上箫誉的目光,忽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早些年,将军在蓟山练过兵!”

        这将军,指的就是箫誉他爹。

        在战场骁勇杀敌,计谋过人,他爹很快在战场上形成了自己的拥护势力,为了让自己的势力更加稳固,他曾经挑选了几百人送回京都,秘密安置在蓟山,由长公主出面,亲自在山上安排了秘密特训。

        后来这波人成了箫誉父亲的嫡系亲随,在军中不断壮大。

        最终他能成为一军主帅,离不开这些人的支持拥护。

        而这玉门派现在的大本营却就在蓟山?这不是太巧合了吗?

        现在去玉门派大本营查,必定是查不到什么,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安排人吧,去蓟山附近住下,不着急打听情况,做个小生意,先稳定住了,之后在寻机打听,能打听多少算多少,不要强求。”

        “明白。”平安道。

        箫誉道:“你回京都吧,那边什么事,你和刑部尚书商议决定就行,我陪她两天,在这边稳定稳定情绪再回去,另外把蓟山的情况和母亲提一下,让她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

        正说话,一个丫鬟急急过来,“王爷,王妃醒了,要见您,急的不行,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箫誉皱眉,立刻大步朝外走。

        平安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跟上箫誉。

        及至到了苏落住的正院,平安停在院中等着,怕有个三长两短这边没人照应,箫誉则大步进屋。

        “怎么了?”

        一进屋,箫誉立刻紧张询问。

        让这人给活活折腾了半宿,苏落全身疼的动弹不得,一动,腰酸软的就受不了。

        自己做的孽自己知道。

        箫誉眼见苏落有坐起来的意思,脸上上前,在床榻边坐了,大手垫到她的身后,在腰肢上稳稳托,扶着苏落坐起来之后,手没有离开,而是一下一下给她揉着。

        苏落一张脸让他啃噬的没眼看。

        一开口,嗓子哑的不像话。

        眼底带着幽怨飞他一眼,惹得人想到春波荡漾,难以自禁。

        “陈珩可能把顾瑶关起来了。”苏落喝了口水,清了一下嗓子,然而意义不大,依旧声音嘶哑,但顾不上那么多,正事要紧,“他和我说,府里再也没有能约束他的,他能光明正大的把我接回他的府中,他母亲没了,父亲病倒,但是顾瑶还在呢。

        他敢这样说,可见是丝毫不忌惮顾瑶的,顾瑶的爹爹是大将军,他如果对顾瑶不好,那将军必定不饶他,更何况,宫里还有珍妃娘娘。

        顾瑶若是受了委屈,珍妃娘娘也不依。

        他敢肆无忌惮把我接进去,只能说明一点,他控制了顾瑶,不怕顾将军知道,更不怕珍妃问责,那只能是他把顾瑶关起来了。”

        苏落昨儿就想和箫誉说这些。

        可昨天夜里,情况太特殊,她还没开口,箫誉为了安抚她,就给她来了一顿操作猛如虎,直接把她弄得神志不清,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

        她累的要死,可心里惦记着事情,硬是分出一根神经让自己挣扎着清醒过来。

        “现在陈珩出事,京都那边未必会顾及到顾瑶如何,我们也许能抢占一个先机。”

        抢占先机要如何,苏落不知道,政务的事她不懂,但是她怕错过什么给箫誉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苏落哑着嗓子说完,箫誉一愣。

        他真是没想到,陈珩竟然能疯狂到这一步。

        把顾瑶关起来?

        怎么想的?

        真当顾瑶的爹是吃素的!

        “幸好你说了!”箫誉一下捧了苏落的脸,啵儿的在她嘴唇上狠狠亲了一下,响声大的,估计外屋都能听到,亲完,起身就朝外走,“平安!”

        平安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应道:“在呢!”

        朝前急走两步。

        箫誉边走边从屋里出来,“立刻回京,用最快的速度回去,让母亲去陈珩家里把顾瑶接出来,务必让母亲亲自去!狗日的,陈珩把顾瑶关起来了,这可是咱们送了一份大礼!”

        平安闻言,一颗心放松下来。

        知道没事,“好嘞!”

        应了一声,转身拔脚就走。

        等箫誉话音落下从屋里出来,平安早没影儿了。

        箫誉:......你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平安:......说什么呢,男人能说快?

        吩咐完要紧事,箫誉折返回屋,“乖宝,再睡会儿,今儿我不走,在这边陪你。”

        苏落捧着小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喝了多半盏。

        昨儿夜里,箫誉不做人,逼着苏落这样那样,苏落嘴皮磨破不说,嗓子眼可能也给顶破了,疼的要命,咽一口水都费劲。

        把要紧事说出去了,此时心情放松,幽幽瞪着箫誉,“我嗓子疼。”

        箫誉嘴角勾着坏透了的笑,“知道撒娇了,可见昨天晚上我功劳不小。”